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零二章 早知如此

第三百零二章 早知如此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说完松了手,抱紧软枕默默往回走,身影格外寂寥,仿佛大雨天被主人抛弃的小冻狗。

    程澈望着程微背影出神,心疼得厉害。

    若是可以,他多么希望能与微微同眠,就如这天下所有平凡的夫妇一样。

    只是他不能!

    细微的抽泣声传来,若不是以习武之人的耳力,根本听不到,可那轻如羽毛的抽泣声落在程澈耳中,却恍如惊雷。

    微微哭了?

    他忍不住看向通往里间的门口。

    里边夜灯熄了,显得格外黑暗。

    微微她……很害怕吧?

    程澈悄悄攥紧了拳,辗转反侧,最终还是忍不住下床,往里间走去。

    到了门口,他停下,里面抽泣声越发清晰。

    程澈再也忍不住,挑帘而入。

    床上空无一人,程澈心中一沉,借着外间洒进来的光线往一个方向看去,就见程微坐在墙角,头伏在膝盖上一动不动,分外可怜。

    程澈大步走过去,伸手落在程微头顶揉了揉,心疼又无奈:“怎么坐在这里?快起来,地上凉。”

    程微抬头,咬着唇:“一闭眼就怕——”

    程澈深深叹口气:“走吧reads;蛮尊。”

    “啊?”程微一怔。

    程澈又羞又恼,不知是气妹妹,还是气自己,冷冷道:“去外边睡!”

    话说完,只觉耳根火辣辣的,大步往外面走去。

    程微低头,抿着唇悄悄笑了。

    她就知道,她是二哥心上人嘛,二哥怎么会舍得她难过!

    装哭实在太费力气。还好屋里黑,二哥又别别扭扭的,没有仔细看。

    程微脚步轻盈走了出去,垂着头站在床榻边,软软喊道:“二哥——”

    程澈浑身僵硬坐在榻上,语气硬邦邦的:“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嗯。”程微无比乖巧。唯恐程澈反悔。赶忙就要往榻上爬。

    程澈腾地一下站起来,迎上程微费解的眼神,耳根发烧:“还是进去吧。这里睡不下。”

    就这么一个小榻,躺一人足够,要是躺上两人,哪怕一动不动也会肌肤相触。实在是太别扭。

    程澈走进里屋,看着程微。说不清此刻是个什么滋味,叹气道:“微微睡里面吧。”

    “嗯。”程微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脱了鞋子利落爬了上去。

    她知道把二哥逼狠了不好,老老实实往里面躺下。用薄被搭在身子上,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轻微的声音传来。

    程微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缝。就见程澈离得远远的背对她躺着,半个身子悬在外边。

    程微抿抿唇。

    二哥这样不怕半夜掉下去吗?

    是了。他这个姿势能睡着才怪呢,怎么可能掉下去。

    程微把薄被抽出一些,搭在程澈腰上:“二哥,当心着凉。”

    程澈整个后背都绷紧了,猛然把薄被掀开,声音是压抑不住的羞恼:“快睡吧,不用管我,六月的天怎么会着凉!”

    “二哥,你生什么气?”程微语气委屈。

    程澈一下子被问住,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声音恢复平静:“二哥没生气。微微快睡吧,二哥也困了。”

    “嗯,那我睡了。”程微心满意足闭上了眼睛。

    在她心里,今夜就是她和二哥的洞房花烛夜呢。

    只是可惜,二哥永远不会知道。

    程澈侧躺着面向外面,毫无睡意,等到另一个呼吸声渐渐均匀,身子微动,想要下床去椅子上坐一夜。

    他答应了陪微微睡,自是不会失言返回外间,可真的与妹妹同榻而眠,却委实做不出来。

    微微尚小,一团孩子气。他若仗着此点放纵自己,等到将来微微成亲有了夫君,想起这段过往,又该如何看他?

    程澈正欲起身,忽然一只素手搭在腰间,紧接着,一个柔软的身子靠了过来reads;武傲乾坤。

    六月过大半的天,本就燥热难耐,哪怕房间里摆着冰盆,程澈却觉后背瞬间着了火,骇得他一动不敢动。偏偏此时已经在最外边,身子悬着一半,是躲无可躲了。

    身后的人显然是睡熟了,喃喃喊了一声:“二哥,别走,我怕——”

    程澈一动不敢动,眼睛直直盯着屋顶蝙蝠帐勾。

    早知如此,他刚刚不该心软的,现在真是骑虎难下。

    程澈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不敢动弹,没过多久,身子已经麻了半边。

    偏偏这时,身后的人又往这边挤了挤,少女两团柔软紧紧贴着后背,程澈身子一僵,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这样不成!

    程澈伸手轻轻移开程微的手,把她往里面推了推。

    见程微老实翻过身去,一直翻到床那头,露出大半的空间,这才松口气,转过身来往里移了移。

    再不挪动一下,他就要掉下去了,但愿微微睡觉能老实些。

    只可惜程二公子念头才起,程微便忽然一个翻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进了他怀里。

    程澈整个人都惊呆了,那一瞬间,像是懵懂小童抱着烫手山芋,不知所措。

    程微埋在程澈怀里,悄悄弯了弯唇角。

    她就知道,她不主动,是别想二哥主动靠近的。

    还好她程微从来不是傻傻等待的人!

    这是她的花烛夜呢,连二哥一片衣角都够不着,岂不是太遗憾了。

    程微心满意足,闭上眼睛准备睡觉,可是头顶上方微乱的呼吸声在静谧黑暗的房间里清晰可闻,还有那熟悉的清冽气息,扰得她心头痒痒的,忽然不甘心就这么入睡了。

    程微佯作无知无觉,把手再次搭上程澈腰间,然后顺势下滑,停在结实挺翘的臀部。

    这下,总算可以了。

    程微嘴角含笑闭着眼,往程澈怀里挪了挪,蓦地发觉有个硬物抵在小腹处。

    这姑娘虽是虚心看过春宫图的,奈何纸上得来终觉浅,此时哪里能反应过来这是什么。

    她暗暗纳罕:二哥沐浴更衣后,难道还要带着匕首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程微把手往前一滑,很是自然地落到那处。

    咦,似乎不是匕首的触感。

    程澈俊脸通红,倒抽了口冷气,身子僵硬好似木头人。

    有一个词叫早知如此,还有个词叫悔不当初。

    程二公子统统都知道,只可惜他万万没想到会这么快同时用到微微身上。

    微微要是醒来可怎么办?(未完待续。)

    ps:大家好,这是可爱的存稿君,主人此刻在医院。如果这章还满意,请不要威胁存稿君寄刀片,因为存稿君只有一张,对这样的无理取闹是不会理会的。如果主人回来得早,能休息过来,会把我兄弟现写君放出来的,当然,现写君一向不是很靠谱,大家习惯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