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零五章 淑妃有请

第三百零五章 淑妃有请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昭纯宫是淑妃所居,平日里鲜少与东宫有交集。 % し

    论起来,太子妃是地位仅次于太后与皇后之人,可实际情况当然不会这样。

    身为四妃之一的淑妃,且生育了大皇子,程雅不可能扫这位庶母的面子,只是听了来人的请求,她亦为难地蹙眉,往窗外看了看:“这个时候么?”

    东宫在皇城之北,去昭纯宫可不近,皇宫里最是惊险,程雅当然不放心幼妹天色将晚还要出去。

    来者是淑妃的心腹嬷嬷,客客气气道:“还望太子妃体谅,淑妃娘娘实在是不舒服,一听闻三姑娘有此本领,老奴就厚颜替淑妃娘娘前来请人了。”

    程雅看了一下天色,犹豫着松了口:“那好吧,若蝶,你陪三姑娘过去,早去早回。”

    “是。”

    程雅叫来程微,低声嘱咐她:“去别的宫里处处谨慎,替淑妃娘娘看完了病不要耽误,立刻就回来。”

    怕吓到幼妹,程雅又宽慰道:“不必太紧张,淑妃娘娘人很好,平日里吃斋念佛,与人为善,你只要谨言慎行就是。去吧,大姐姐等你回来。”

    “嗯,大姐姐,您不必惦记我,我都明白的,这就去了,等回来再用晚膳,大姐姐可要给我准备好吃的。”

    “去吧,心心念念想着吃,还跟个孩子似的,明年你可就要及笄说婆家了。”程雅笑道。

    程微心轻轻抽痛,面上却不动声色,抿唇笑道:“大姐姐莫取笑我,我才不嫁人,就陪着母亲过。”

    在小姑娘心里。她心悦二哥,二哥心悦她。两情相悦,即便不能相守,她却没法说服自己再嫁给别人。

    别人再好,也不是她的二哥。更何况,她和二哥已经同床共枕过了。

    想起那一夜,程微心中涌上丝丝的甜。那忽起的苦涩就散了。

    程雅自是认为程微在说笑。嗔她一眼:“别贫嘴了,快去吧,再耽误天更晚了。”

    程微由若蝶陪着离开东宫。往昭纯宫而去。

    一路宫墙绿柳,雕栏玉砌,自是不必赘言,行了约莫小半个时辰才到昭纯宫。那嬷嬷进去通禀,有小宫女给程微奉上茶水。

    程微喝着茶。静静等待。

    若蝶立在程微身后,见她神情淡然,不急不躁,暗暗点头。

    看来三姑娘不只心善。比起同年龄的姑娘,还很沉稳,不愧是太子妃的嫡亲妹妹。

    程微却不是沉稳。而是有底气。

    术业有专攻,她对妇科相关的病症已经胸有成竹。淑妃娘娘既然是找她看病,自是没有什么可惧的。

    等了约莫一刻钟,那位嬷嬷出来:“淑妃娘娘请三姑娘进去。”

    程微起身往里走,那位嬷嬷把若蝶拦下:“若蝶就陪我喝杯茶吧,省得打扰了三姑娘给淑妃娘娘看诊。”

    若蝶知道宫里不少忌讳,只得老老实实坐在外头等着。

    程微才进门就闻到淡淡的檀香味传来,绕过屏风,看到一位中年女子端坐在床榻上,打扮得很素净,面貌慈祥,手腕上缠着一串佛珠。

    在大梁,道教兴盛,信佛的并不多,程微不由多看了一眼。

    “你就是太子妃的妹妹吧?”淑妃缓缓开口,语气温和。

    程微下拜:“臣女见过淑妃娘娘。”

    “不必多礼。明净,给三姑娘看座。”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宫娥搬了锦杌放在淑妃床榻不远处,过去邀程微:“三姑娘请坐。”

    程微并不怯场,大大方方走过去坐下:“多谢娘娘赐座。”

    淑妃垂眸,轻轻抚摸了一下已经被摩挲得光润通透的佛珠,这才抬眸,仔细打量程微一眼,赞道:“三姑娘生得真好。”

    “娘娘谬赞。”

    “本宫听闻,三姑娘是擅长妇科的符医?”

    “是。”程微抬起头,与淑妃平视。

    谈及符术,她不愿谦卑。

    不论病人身份地位如何,给病人信心,才是医者该做的。

    淑妃怔了怔。

    在程微进来之后,她心中是有些动摇的。

    这位三姑娘,委实太年轻了。

    不过现在,她莫名有了些信心,斟酌片刻开口道:“本宫请三姑娘过来,是听到宫内近日来的一些传闻,想要试一试。实不相瞒,这病症烦扰了本宫多年,请来御医们调理过,总不见好。”

    说到这里,淑妃顿了顿,郑重望着程微:“不论三姑娘能不能治,还望离开昭纯宫后不要对他人多言。”

    程微一笑:“娘娘请放心,不对旁人谈及病人的私事,是医者的本分。”

    她扫淑妃一眼,轻声道:“若是臣女没有看错,娘娘应是带下之症。”

    淑妃抚摸佛珠的手一顿,诧异看向程微。

    到这时,她已经信了八分,这位三姑娘是确有本事之人。

    多年之前,她就带下绵绵不断,量多腥臭,折磨得苦不堪言,别说服侍皇上,就是日常生活都没了心气,唯有寄托于吃斋念佛,日子才好过些。

    程三姑娘还是第一个没听她自述,就一口道出病症的医者!

    淑妃想到最初几年请御医来看,忍着耻辱道出病症的往事,不由唏嘘。

    她张了张口,声音干涩:“那三姑娘觉得,本宫这毛病能否治好?”

    程微认真打量淑妃面部,数息后颔首:“娘娘放心,您这症状,臣女可治。”

    “当真?”在宫中人眼里平和淡然的淑妃娘娘语气难掩激动。

    任谁被那样难以启齿的毛病折磨多年,一听治疗有望都不可能心静如水。

    程微笑着宽慰淑妃:“臣女自是不敢妄言。不过娘娘这病症由来已久,不是一日就能根治的。”

    “不知要多少时日?”淑妃心中打鼓。

    这位三姑娘毕竟不是宫里人,最多等到太子妃生产就要离宫了,要是替她治病耗费时日太久,就不那么方便,说不得要去请示太后了。

    请示华贵妃也是可以的,只是,她并不想。

    淑妃正寻思着,就听程微道:“至少要七日工夫。”

    淑妃心下一松:“那就请三姑娘放手施为吧。”

    这带下症比较复杂,程微花费小半个时辰才把符水制好,递给宫娥伺候淑妃喝下。

    她婉拒了淑妃留饭的邀请,起身告辞。

    正在这时,外边忽然响起一道惊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