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一十六章 轿中

第三百一十六章 轿中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雅看了脚步轻盈的程微好几眼,终于忍不住问道:“三妹是有什么开心事吗?”

    她想不出,那样一顿食不下咽的晚饭之后,心情怎么好得起来。

    程微抿唇一笑:“开心的事情算不上,就是想到明日能见到二哥了,有些兴奋。”

    可惜不能与大姐姐分享晚饭时的好事。

    那根银针是再寻常不过的,程微不怕太子去查,一旦去查,程瑶是跑不了的。

    噩梦里,那一匣子刀剪银针明晃晃刺得人心疼,她是一辈子忘不了的。

    “你呀,大姐姐知道你和二哥要好,不过这话要是让母亲听见,该不好受了。”程雅无奈摇头。

    幼妹虽然变化很多,越发懂事了,可喜恶依然是明明白白,不愿掩饰。

    程雅忽然来了兴致,问程微:“那三妹是更喜欢二哥呢,还是更喜欢大姐姐?”

    程微被问得一怔,道:“都喜欢,这,这又不能比的——”

    “都是你的兄姐,如何不能比?”程雅觉得妹妹的反应很有趣。

    程微耳根悄悄红了,硬撑着道:“就是不能比,大姐姐是不是舍不得我明日出宫,才问东问西的?”

    当然是无法比的,大姐姐是她的姐妹、亲人,是她希望能一世安好的人。

    而二哥,不只是兄长,更是她的心上人啊。是今生无法在一起,来世再也不会放手的那个人。

    程微想得出神,说不清心头是喜是怨,姣好的容颜在灯光下镀上一层感伤。

    程雅以为她是想到了程瑶,伸手拍拍她的手:“莫想多了。程瑶不管换了什么身份,总不能明目张胆作恶。三妹处处小心,不要被她钻了空子就好。”

    “大姐姐,您说贵妃娘娘——”

    “这事不用再问,贵妃娘娘定然是知道程瑶真实身份的。”程雅仔细讲给程微听,“到了贵妃娘娘这样的地位,怎么会让来历不明的人留在身边。”

    “那怎么——”

    程雅笑了笑:“前些日子传出程瑶病故的消息。满京城都知道怀仁伯府的二姑娘没了。不管她是怎么从庄子上偷跑出去。又是如何救了贵妃娘娘,活生生一个人出现在众人面前,总要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贵妃娘娘只要与父亲说一声。程瑶上京投亲的表姑娘身份就可以落实了。”

    听程雅这么说,程微想明白了。

    程瑶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头再响亮,见过她的多是未出阁的姑娘们,再就是一些主母。她在清凉山出现。能认出来的本就不多,而就算有人认出来。谁又会和贵妃娘娘唱反调呢?

    “三妹,你可明白这说明了什么?”

    程微想了想,道:“说明贵妃娘娘很喜欢程瑶。”

    若是不喜欢,又何必给她一个光明正大重新站在世人面前的身份。

    “三妹说的不错。所以你不要明面上与她起冲突。”程雅欣慰点头,心思忽地飘到了别处。

    贵妃娘娘这样做,可不单单是喜欢呢。

    太子开始理事。认正值碧玉年华的程瑶为义女,这是在替太子寻左膀右臂呢。

    只是这些事。就没必要讲给三妹一个小姑娘听了。

    程雅悄悄抚了抚肚子。

    但愿腹中孩儿不会有什么事,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

    翌日天晴,程微与程瑶上了同一顶软轿,前往怀仁伯府。

    可以回府,程微心情不错,反而是以扬眉吐气之姿回去的程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看脸色,昨夜分明没有睡好。

    程微弯起了唇角。

    没睡好是应该的,太子恐怕还等着报那一针之仇呢。

    程微看得很通透。

    无论是太子还是平王,极高的身份地位早把他们一颗心扭曲变态,对女子哪来真正的喜欢与尊重。

    太子与程瑶之间是真爱,才见鬼了!

    “三妹。”程瑶忽然开了口。

    软轿外,是七月里的喧嚣热闹;软轿内,却诡异的安静。

    程微冷冷看向程瑶。

    程瑶身子前倾,靠近了程微,声音压得很低:“三妹,我又回来了,你怕不怕呢?”

    早在她被那个下贱的小厮糟蹋了身子,她就知道,在程微面前,那些姐妹情深是不需要再演了。

    这样也好。

    她现在是华贵妃的义女,她就是要看到程微惊慌失措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程微的表现却让程瑶失望了,她纹丝不动,只是斜睨着她:“你承认自己是谁,就不怕别人听见?”

    “呵呵。”程瑶笑起来,声音明明婉转悦耳,却好似有寒气一丝丝冒出来,“在这轿子里,谁能听见?谁能看到?是三妹么?只可惜,三妹就算说出去,又有谁会信,谁敢信呢?”

    就连她那个冷血心肠的父亲,在见到她成了华贵妃的救命恩人之后,别说她自称是那老太婆的表外孙女,就算说是他表妹,他恐怕都乐不得认下呢。

    这一刻,程瑶无比畅快,恨不得轿子再快一些,早早看到怀仁伯府那些人的表情。

    程微皱了眉:“你是说,在这里就无人能听见,无人能看到?”

    迎上程瑶的自得,程微莞尔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她把早已抓在手心里的绣花鞋从裙摆下抽出,运足力气,啪的一声打在了程瑶屁股上。

    程瑶疼得哎呦一声,满脸不可置信:“你,你怎么敢——”

    程微拨开程瑶伸过来的手指,施施然穿好绣花鞋,懒懒道:“我有什么不敢?这要感谢你提醒了我,反正我做了什么事都没人知道的。你总不能跑出去告诉别人,我打了你屁股吧?”

    见程瑶身子一动,程微板起脸,把十指按得咯咯作响,似警告又似挑衅:“我劝你量力而行,论打架,你能比得过我?”

    她可不相信程瑶这种人好意思披头散发出去。

    程瑶果然是被问住了。

    打又打不过,闹出去嫌难看,这口气竟只能硬生生咽下去。

    不过这又如何,只会动粗,早晚有死得难看那一日!

    “蠢材!”

    程微抬了抬眼皮,面无表情道:“你再逞口舌之快,我还会拿绣花鞋抽你的。”

    蠢材就蠢材吧,反正蠢材不用挨揍。

    程微甜甜一笑。

    程瑶气得咬了咬牙,不再开口。

    在一片沉默中,二人终于到了怀仁伯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