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二十章 随他去

第三百二十章 随他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二公子被妹妹这一眼嗔得摸不着头脑。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

    他这被偷听的人还没生气呢,怎么偷听的人就生气了?

    “微微——”程澈抬脚追了上去。

    “好端端发什么脾气?”

    程微驻足,看着一脸莫名的兄长,忽地泄气。

    她在这里醋海翻天,可是二哥,却什么都不知道呢。

    也许那夜的山崖下,二哥那番话是她的幻听吧。不然二哥怎么会如此珍重方大姑娘,要与她夫妻结发,白首不离。

    少女一颗心酸酸涩涩,咬着唇就是不愿看程澈的眼睛。

    程澈抬手,搭上她的肩,柔声问道:“在宫里受委屈了?”

    “没有。”程微甩开程澈的手,“我就是看到大公主纠缠二哥,心里不高兴。”

    程二公子面上好不容易消褪的红晕重新爬上来,以平静的语气掩饰道:“你个傻丫头,为了这点小事有什么不高兴的。放心,二哥会处理妥当的。”

    “这点小事儿?”程微扬高了声音,“我都听到了,她要二哥当驸马呢!二哥,大公主不好,她养了许多面首。”

    “微微知道什么是面首?”程澈一脸吃惊。

    程微暗道一声糟糕,似乎一激动说漏嘴了。

    “微微,你又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本子?”

    听出兄长语气里的危险,程微忙咳嗽一声,摆出一副严肃面孔:“我是读史书时读到的呢。前朝有位青鸾公主在驸马在世时就养面首,驸马忍无可忍,提剑杀了青鸾公主。为此,皇上大怒,要斩杀驸马。百官求情,最终两名言官撞死在金銮殿上,才让皇上回心转意,这亦为后来恭贤王造反埋下了祸根,史称青鸾之祸。”

    程微一脸唏嘘:“二哥,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可莫要看大公主比方大姑娘貌美。还胸大。就被她迷花了眼。即便她招你为驸马,时日久了,定会故态复萌的。”

    “这个二哥自然知道。”程澈说完。才察觉不对劲儿。

    安阳公主貌美不假,胸大是个什么形容?

    “微微,以后好好说话,少用些乱七八糟的形容!咳咳。特别是谈论女子时,实在不雅。”

    程微一脸莫名:“我没有乱用啊。”

    她想了想。明白了兄长所指,不服气道:“我都看到了。大公主刚刚靠近二哥,把胸脯挺了又挺,唯恐二哥注意不到呢。哼。有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仗着年纪大罢了。”

    程微说完,垂眸扫了自己一眼。心道,等她再过十年。说不定比大公主的还要大呢。

    在心上人面前炫耀自身,把旁人比下去,是人之天性。小姑娘这样想着,不由挺了挺身子,得意又俏皮望着程澈。

    程二公子一张脸腾地好似着了火,几乎是落荒而逃,走出数丈才发现妹妹没有跟上来,有心不理她,偏偏又放心不下,只得硬着头皮返回,一把抓住程微手腕,警告道:“不许再开口,赶紧跟二哥回去。”

    “二哥——”程微站着不动,“我不想这么早回去,程瑶回来了。”

    程澈神色一冷,抬手指向不远处的茶楼:“那我们去喝杯茶吧。”

    程微这才点头:“好。”

    兄妹二人相携走进茶楼,远远的榕树下,安阳公主露出半边身子,自言自语道:“看来程二公子对妹妹倒是一副好脾气。”

    她离得远,听不到兄妹二人说了什么,可冷眼旁观,把一位兄长对妹妹的在意瞧得清清楚楚,完全不似刚刚对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然模样。

    对不相干的女子疏远有礼,对自家人温柔似水,她看上的男人,果然不错。

    程微不知道那位养面首的公主还在盯着她哥哥,喝了半杯茶水,问起新弟情况:“二哥后来又去程家庄了吗?新弟怎么说?”

    程微虽不是滥好人,非要把别人的错误往自己身上揽,可菊娘的死到底与她脱不了关系。

    若不是阿慧的无心之言,菊娘或许不会早产而亡,而阿慧若没有她,又哪里能够开口说话。

    夺回身体后,程微很快就进宫了,这才拜托程澈去看看新弟姐妹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新弟不愿跟二哥回府,说她要守着五堂嫂,能常常给她娘上坟拔草,我便顺了她的意思。放心吧,二哥给村上还有镇上的大夫都留下了银钱,又特意和九伯娘讲明,要好生对待新弟姐妹,她们姐妹的处境应该不会太糟的。”

    “那就好。”程微这才松了口气。

    眼看要到晌午,二人只得回府用饭。

    念松堂人到得齐全,就连程二老爷都特意从衙门赶了回来,两桌人挤得满满的,好不热闹。

    程瑶端了一杯果子酒,莲步走到程澈面前:“霄儿早就听闻二表哥才华无双,今日总算见到了。霄儿在此敬你一杯,以后霄儿住在府里,要请二表哥多多关照了。”

    程澈没有举杯,神色淡淡:“下午还要回翰林院,不便饮酒。至于关照,孟姑娘以后不是在深宫就是在内宅,亦难以关照到。”

    “澈儿——”孟老夫人不料向来温文尔雅的孙子会这样扫程瑶脸面,忍不住喊了一声。

    程澈看向孟老夫人,语气恭敬:“祖母有什么吩咐?”

    孟老夫人被问得一窒。

    去衙署不能饮酒没错,与远房表妹少接触同样没错,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真没有什么能指责的。

    韩止站了起来,举杯:“霄……霄表妹,听闻你医术出众,救了贵妃娘娘,止非常佩服,在此敬你一杯。”

    他竭力维持镇定的样子,目光温柔望着程瑶。

    程瑶顺着台阶而下,举杯一饮而尽:“多谢……止表哥。”

    “止表哥”三个字被她特意喊得如往常一般,韩止端着酒杯的手一抖,险些把酒液洒出来,忙抬手饮下掩饰失态。

    韩氏气得直翻白眼,若不是当着伯府这些人的面,恨不得拿鞋底子狠狠抽死这个不长眼的侄子。

    程微反而是见怪不怪,淡定吃菜。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拦也拦不住。

    既然止表哥愿意踩****,那就随他去吧。(未完待续。)

    ps:感谢轻轻说丶打赏的和氏璧,奴牛牛1、刘海贝打赏的香囊,夏日长9、觞之星、colabier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