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催产

第三百二十五章 催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直到程雅端起那杯近乎透明的符水,犹在忐忑。

    “三妹,喝下这个,就能今日发作么?那孩子会不会有影响?”

    “不会。”程微神色坚定。

    她知道,这个时候但凡有一丝犹豫,程雅就会退缩。

    “大姐姐,您腹中孩儿已经足月了,强行催产,虽不是瓜熟蒂落,却无任何影响。您想,我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亲外甥呢?”

    程雅与程微对视,握着水杯的手指骨节发白,终于下定了决心:“好,我喝。”

    她一仰头把符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时,指尖不停颤抖:“三妹,大概什么时候会发作?”

    “约莫两到三个时辰之间。大姐姐,发作之前这段时间您可以多走走,不要紧张,就像往常一样就好。”

    事已至此,程雅自然是听程微的,由一群宮婢簇拥着在园子里散步。

    她心中忐忑不安,面上却还算平静,程微悄悄松了口气。

    到了晌午,宮婢们摆好午膳,面对琳琅满目的菜肴,程雅却食不下咽。

    程微知道她心中紧张,碍于厅内伺候的宮婢,不好明说,于是拉住程雅的手,宽慰道:“大姐姐多吃些,吃饱了才有力气,小皇孙才会长得好。”

    程雅怔了怔,点头:“好,我多吃些。”

    她低了头尽量吃饭,饭桌上气氛有些凝重,不同于往日的轻松。

    程微紧了紧银筷,垂眸掩住失落。

    饭后,按例是程雅午憩时间,离开前,程微低声提醒一句:“大姐姐。生产时一旦不顺利,记得要把瓷瓶里的符水饮下。”

    她心知等程雅生产之时恐怕没有机会进产房,只能提前准备好助产符水让程雅收好。比起她被逐出宫去束手无策,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只要大姐姐依言照做,孩子顺利出生不会有太大问题。

    得到程雅的肯定,程微走出了门口。

    外面依然是阳光明媚。风平浪静。偌大的宫殿犹如沉睡的兽,明明悄无声息,却让人无法心安。

    程微仰头看着阁角飞檐。叹了口气。

    女子入了这宫门,真真是万事不由己。

    她回眸,看了一眼紧掩的房门。

    大姐姐命苦,早生了几年。就要一辈子呆在这吃人的牢笼里,她身为妹妹。唯有尽量相护。

    听着门外脚步声渐渐远了,程雅叹口气,由着宮婢放下纱帐,躺下后却无法合眼。

    这孩子。真的要马上出生了吗?

    一阵欢喜一阵忧,程雅辗转反侧,更多的是紧张不安。

    太医们要赶过来不知道要多久。稳婆们是不是随时待命,生产用的一些东西有没有纰漏?

    偏偏为了不露行迹。这些问题只能压在心里,程雅抚上高耸的腹部,长叹了口气。

    忽然一阵痛传来,程雅呻吟出声。

    “太子妃,您怎么了?”守在外面的若蝶掀起纱帐。

    程雅面色苍白,捂着肚子道:“本宫一阵阵腹痛,快,快去叫稳婆来!”

    若蝶毕竟是大宫女,闻言虽有些慌乱,行动却不慢:“奴婢这就派人去!”

    一阵兵荒马乱,太子妃要生产的消息传遍各处。

    长春宫里,华贵妃听到这个消息有些意外:“不是说八月初才生产吗,怎么这时就发作了?”

    两旁伺候的人不敢接话。

    “邓安,你去把太子妃发作的消息禀告太子,然后替本宫去东宫查看情况,有什么问题速速回禀。”

    “奴才遵命。”回话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内侍,面白无须,样貌清秀,正是华贵妃的心腹,长春宫总管太监邓安。

    太子由邓安陪着过来时,已经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产室房门时不时打开,宮婢们进进出出,俱是一脸紧张。

    太子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扫到程微站在产室外的廊下,抬脚走了过去。

    “三妹怎么在这里?”

    程微闻声转头,见是太子,有些头疼,施礼道:“见过太子殿下。臣女担心太子妃,就站在这里看看。”

    太子一笑:“三妹还未出阁,按理说是不能靠近产室的。来,陪本宫下一盘棋,有什么情况会有宫人来禀告的。”

    程微一张脸直接黑了。

    下棋?结发妻子在里面生产,这个男人居然有心思下棋!

    是了,人家是太子,不知多少女人等着给他生孩子!

    “臣女棋艺不精,而且心中牵挂太子妃,无法静下心来下棋,就不扫殿下雅兴了。”

    太子似笑非笑:“即是如此,本宫就不勉强了。听说三妹明日要出宫,以后记得常进宫来玩。”

    程微随意应了一声,目不转睛盯着产室门口。

    太子站了两刻钟左右,有些不耐,抬脚进了书房。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产室里传出一声惊呼:“不好,孩子是足先露!”

    这些稳婆都是经验丰富之人,不知接生过多少孩子,有的是头先露,有的是臀先露,还有的是膝先露,林林总总常见的有七八种,而这其中,最危险的便是足先露。

    这种姿势的胎儿,几乎是注定了一尸两命的结局!

    产室内所有稳婆都惊慌起来,一个个面色惨白。

    这可是太子妃,一旦出事,她们这些人恐怕都要陪葬!

    “这,这可如何是好?”有个年纪轻点的稳婆失声问道。

    看起来最沉稳的一个稳婆狠狠瞪了那人一眼,手下不停,沉声安慰道:“太子妃,您千万别慌,只有您沉住气,才能顺利生产。”

    程雅已是浑身湿透,脸色惨白,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问:“是不是……难产了?”

    “是有些困难,不过这种情况民妇以前处理过,只要您有信心,一定会母子平安的。”

    那稳婆口中安慰着,却悄悄打了手势,示意旁人出去报信。

    程雅早就有了难产的心理准备,心知这婆子只是无力安慰,闭上眼泪水直流。

    果然被素尘道长说中了,她果真胎位不正!

    “素尘道长……”神智迷糊之际,程雅喃喃出声。

    立在门口的若蝶高声道:“快,快去禀告贵妃娘娘,请素尘道长前来!”

    产室内又响起阵阵惊呼:“不好,太子妃昏过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