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看脸

第三百二十七章 看脸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承平二十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太子妃诞皇长孙,帝闻之大悦,亲赐名煊。

    程微翌日清晨离开皇宫时,太子妃产后脱力,仍在沉睡。

    她深深望了一眼雕龙画凤的白玉廊柱以及檐下随风摇晃的金红宫灯,转过身时,心情轻松中又掺着几分复杂。

    总算是母子均安!

    她抬脚缓缓走下台阶,忽听后面有人轻声喊:“三姑娘,请等一等。”

    程微转身,就见娟儿小步跑了过来,似乎来得急,脸蛋都是红的。

    “娟儿?”

    听程微道出她的名字,娟儿双眼晶亮,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布包递过去:“三姑娘,奴婢听说您今早要离宫,这个是奴婢送您的。”

    程微有些意外:“不用——”

    娟儿忙摆手:“三姑娘,您治好了奴婢那恼人的毛病,奴婢没有什么好报答的,这只是奴婢一点小小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

    程微一听,不再推辞,一边打开一边笑道:“那就多谢娟儿了。”

    布包里是一朵海棠绢花,浅红的花瓣层层叠叠,中间嫩黄花蕊仿佛沾着蜜粉,宛若真的一般。

    比这更好的绢花程雅曾赏过程微一盒子,不过一个小宫女能拿出来,足见其心意了。

    程微粲然一笑,随手把绢花别在发间,语气真诚:“我很喜欢。”

    娟儿一张俏脸腾地红了:“三姑娘喜欢就好,奴婢不耽误您工夫了。”

    小宫女一脸喜色扭身就走,到了廊柱后推人一把:“你们再不过去,三姑娘真的要走啦。”

    廊柱后几个小宫女你推我搡,呼啦一下围过来。

    不过是转眼间。程微手上就多了许多小玩意,几乎拿不下了。

    叫蝉儿的小宫女怯怯递过去一个柳条编的篮子:“三姑娘,奴婢没有什么可送的,您若不嫌弃,可以用这个装礼物。”

    程微提着一篮子小玩意往外走,嘴角的笑意直到见到长春宫大太监邓安身旁的程瑶,才收了起来。

    “让邓公公久等了。”程微客气打过招呼。目不斜视。

    邓安一边带路一边解释道:“霄姑娘想回伯府小住。娘娘让奴婢一起送二位姑娘回去。”

    程微颔首示意明白了,心中纳闷程瑶居然舍得离开皇宫回伯府去住,这才正眼看了她一眼。

    程瑶习惯性露出一个笑容。有苦难言。

    她万万没想到,太子食髓知味,竟如此胆大妄为,去长春宫越来越频繁不说。常常是一把拉了她随意挑一个偏僻之处就弄起来,有一次在贵妃娘娘眼皮子底下。就敢把手伸到她裙里去。

    程瑶这幅身子与众不同,经过几次人事后已是得了趣味,可她不是太子,如何能承受被发现的后果。权衡之下,只有回伯府暂时躲难。

    二人心思各异,在沉默中上了软轿。

    与程瑶同乘。程微有些憋闷,掀起帘子一角随意往外瞧。这一看,不由怔住。

    那道惊鸿一瞥的青色身影,不是二哥又是谁!

    程微忙把头探出去,却再不见二哥踪影。

    “咳咳。”走在轿子一旁的邓安轻轻咳嗽了一声。

    程微只得放下帘子,带着满心疑惑回了伯府。

    一进门,孟老夫人神情难掩激动站了起来:“太子妃和小皇孙如何?”

    “母子平安,小皇孙有六斤八两重。”

    “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孟老夫人闭目,喃喃念着。

    程微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

    老天何曾保佑过哪个人?

    “太子妃刚刚生产,正是需要调理身子的时候,你怎么今日就出宫了?”

    不待程微回答,程瑶就接口道:“贵妃娘娘说太子妃要生产,微表妹长住东宫多有不便,原就定了今日出宫的。”

    孟老夫人笑意一收。

    这样看来,定是微儿哪里惹得贵妃娘娘不喜了。

    “那霄儿你呢?”

    程瑶笑道:“霄儿想姨奶奶了,特意请贵妃娘娘开恩,回伯府小住。”

    孟老夫人这才展颜:“回来好,回来好。也不用去别的地方,就随姨奶奶一起住在念松堂吧。”

    “那霄儿以后就叨扰姨奶奶了。”

    那碎玉居,她是再不想踏进去半步。

    见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程微扯了扯嘴角,趁机告退。

    孟老夫人抬了抬眼皮算是允了,没了先前的热络。

    程微早已不是懵懂稚子,自是明白孟老夫人态度变化的因由,却发现连愤慨都懒于升起,抬脚去了怡然苑。

    与韩氏见面,自是一番关切询问,程微一一回了,问道:“母亲,我出宫时无意间看到了二哥,他不是在翰林院做事吗,怎么会一大早进宫?”

    提起这个,韩氏笑容满面:“爷们外面的事儿,我是不懂的,不过这事府上人都知道了。前几日皇上要选人给六皇子讲书,亲口点了你二哥。”

    给一个小皇子讲书不算什么,不过圣上钦点,意义就不同了。

    程微对皇宫莫名厌恶,一听此言,不由蹙眉:“皇子们不是有师傅吗,还有那些翰林院的侍读、侍讲,怎么会让二哥去?”

    韩氏轻拍程微一下,嗔道:“这话也是浑说的?”

    她声音不自觉压低了些,解释道:“除了太子和已经封王的大皇子,宫里就只有五皇子和六皇子两个。六皇子年纪小,听说是个贪玩的,不知气跑了多少师傅,皇上这才让你二哥每三日进宫去讲一次书。”

    “因为二哥学问好?”程微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大梁重文,有学问有资历的大儒不少,状元更不只二哥一个,怎么就轮到二哥了?

    韩氏一脸得意:“你二哥是状元郎,学问当然是好的。不过这样的人可不少,要说选你二哥的原因啊……咳咳,皇上亲口对人说,你二哥长得俊,六皇子说不定就能听得认真点。”

    昌庆帝原话当然不可能这么直白,传扬出来后,意思大家瞬间懂了,这几日来伯府门口闲逛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多了起来。

    长子长女如此争气,实在是人生快事。

    韩氏端起天青色的茶蛊轻抿一口,只觉浑身畅快。

    程微目瞪口呆。

    原来皇上也是看脸的!她更担心了怎么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