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父皇难为

第三百二十九章 父皇难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朱洪喜带了人前来救人,昌庆帝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这御花园里怎么会出现马蜂,还钻进皇子读书的南书房,昌庆帝自是吩咐人去彻查,而他对新科状元郎的兴趣又大了几分。

    这状元郎竟然是会武的?他果然是慧眼如炬,就说当时若是点了探花委屈那年轻人了。

    朱洪喜最是会看眉眼高低,一见昌庆帝心情愉悦,凑趣道:“皇上这下可以放心了,程修撰文武双全,有他来讲书,六皇子今后定会用心向学的。”

    “嗯。”昌庆帝颔首,似是想起什么来,问道,“朕记得,程修撰是程少詹士的嗣子吧?”

    朱洪喜对这些入了昌庆帝青眼之人的来历背景了然于心,闻言立刻回道:“回陛下,正是如此,程少詹士当年赴任途中下落不明,程修撰是从远房过继来的嗣子。”

    “呃,倒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程少詹士好福气。”昌庆帝语气淡淡,挑起一边眉毛。

    朱洪喜有些诧异。

    皇上这意思,是不高兴了?刚刚明明还好好的,怎么就不高兴了?

    这一次,任朱洪喜玲珑心肝,却死活琢磨不透了。

    昌庆帝当然不高兴。

    他大儿子,小时候文武也是得过师傅们夸赞的,眼见能长成一个文武全双的大好青年,结果脚跛了。二儿子、三儿子早夭不必多提,五儿子刚刚十二,目前尚瞧不出出彩的地方,六儿子只求别再气跑先生就已经是万幸了。

    至于太子——

    昌庆帝面对太子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思。

    儿子肖母,这本不是什么缺点。可太子面貌未免太过秀气,总担心他将来威严不足,压不住那些老家伙们。

    没有一个十全十美的儿子,可真真是恼人啊。

    好儿子怎么总是别人家的呢?

    罢了,不想了。

    昌庆帝摇摇头。

    别人家的儿子再好,到头来还不是给他儿子做事的。

    这样一想,昌庆帝又舒坦多了。

    朱洪喜低着头。嘴角抽了抽。

    怎么皇上见过程修撰后。比晚上翻牌子表情还喜怒不定呢?

    嘶——

    朱洪喜倒抽了口冷气。

    程修撰芝兰玉树,样貌一等一的好,皇上不是吧?

    朱洪喜一颗小心肝激动地扑通直跳。忍不住拿眼角偷瞄昌庆帝。

    昌庆帝扫他一眼:“怎么?”

    朱洪喜心中一凛,忙道:“皇上要不要喝水?”

    “朕不渴。”昌庆帝觉得今日朱洪喜有些蠢,咳嗽一声,问。“程修撰可有婚配?”

    朱洪喜想了一下,道:“奴婢听说程修撰是与忠定侯家的嫡长女定的亲。”

    “忠定侯家的嫡长女?”昌庆帝沉吟一番。猛然想了起来,“朕记起来了,去岁圣寿节,忠定侯夫人带了一个姑娘来给太后贺寿。就是他家嫡长女是不是?”

    朱洪喜一脸惊讶:“正是。陛下真是好记性,让奴婢们都无地自容了。”

    昌庆帝清清喉咙,摆出高深莫测的表情没有吭声。

    他那不是记性好。任谁满屋子环肥燕瘦的美人儿,忽然冒出一个大众脸来。都会有印象。

    “这忠定侯家的大姑娘——”昌庆帝本想说不大出挑,转念一想,女子以德行为重,他身为帝王随意置喙姑娘家的容貌,传扬出去可不大好听,就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真是可惜了。

    昌庆帝嗟叹一声,不再多言。

    程澈只需讲读半日,中午南书房是管饭的,吃完,整理了一下物品,这才由内侍领着出宫去。

    宫门口,安阳公主一脸惊喜:“二公子,这么巧?”

    “微臣见过公主殿下。”

    程澈一脸平淡的样子让安阳公主有些心虚,解释道:“许久不曾入宫,今日是来给父皇请安的,没想到就遇到了二公子。”

    给程澈引路的小内侍退至一旁,不敢抬头,心道,南书房在乾清殿西南,这个时候进宫给皇上请安,能在此处巧遇,才是稀奇了。

    “那微臣就不耽误公主工夫了。”程澈说完,冲安阳公主客气一笑,趁她愣神之际,抬脚就走。

    程二公子一双大长腿走得飞快,可怜小内侍使出吃奶的力气才勉强跟上。

    等安阳公主回神,二人全都不见了踪影。

    “岂有此理!”安阳公主轻轻跺脚,一甩衣袖往养心殿走去。

    “皇上,安阳公主求见。”

    斜倚榻上的昌庆帝起身,有些诧异:“宣。”

    片刻后安阳公主进来,一身天青色衣裙让昌庆帝眉头舒展。

    对这个女儿,昌庆帝颇有些无奈。

    他子嗣稀少,难免就对孩子疼宠些,尤其是长女,因为是他头一个站住的孩子,更是宠爱万分。

    却不成想,这份宠爱养成了长女随心所欲的性子,明明寡居,却总爱穿一身红裙到处闲晃,别人碍于公主身份不敢多言,他当爹的,脸面可不大好看。

    这一次,长女倒是懂事了。

    等等,该不是有事求他吧?

    昌庆帝眯起眼,不动声色地问:“安阳怎么这时候进宫了?”

    “有些日子没有见到父皇了,儿臣想念得很。”安阳公主走过去,跪坐下来,自然而然替昌庆帝捶腿。

    被女儿这么一哄,昌庆帝一点戒心先飞了大半,老生常谈道:“不要总是由着性子来,即便有什么爱好,也要适可而止,至少不要让人闹起来。”

    万一女儿强抢民男闹出人命来,御史们还是会在金銮殿上和他吹胡子瞪眼的。

    侍立一旁的朱洪喜死死低着头,悄悄翻了个白眼。

    皇上啊,这可真是您亲闺女,养面首这么出格的事儿,您都能说是爱好。

    “父皇,您就不要数落儿臣啦。儿臣如今府上可是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偌大的一个公主府,就住着儿臣一人,连那园子里的花都没有御花园的鲜亮,儿臣就想父皇了。”

    “呃?”昌庆帝不由看向窗外。

    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为了公主养面首的事儿,他不知痛斥过多少次。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总不能把闺女掐死,到最后只能摸着鼻子认了。

    现在,女儿居然告诉他要改邪归正了?

    昌庆帝警惕看着安阳公主。

    该不会有什么大招等着他吧?

    安阳公主羞涩一笑:“父皇,儿臣在宫门口遇到程修撰了呢。”(未完待续。)

    ps:大排畸没有预约到,简直哭死,看来今年生宝宝的太多了。晚些还会有一更,等不及的可以明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