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三十五章 赐婚

第三百三十五章 赐婚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瑶意会到程微的威胁,自觉被深深侮辱了,很不甘心,趁着接连数位姑娘上场展示才艺气氛渐渐松弛下来,与华贵妃打过招呼,来到程微身旁坐下。

    “微表妹刚刚那一手投壶真是让人惊叹。”程瑶含笑看着程微。

    按着谈话的逻辑,程微该赞一句她的诗舞。

    程微确实有了反应,漫不经心扫她一眼,吐出两个字:“谢谢。”

    程瑶一窒。

    完全不让人好好说话怎么办?

    “就是这种场合,投壶似乎不大合适……”程瑶欲言又止,美目流转,扫一圈留意到这边的姑娘们。

    程微有些困惑:“你是说她们看了会害怕?”

    她问的直接,还带了点不可思议,旁听的姑娘们可不干了。

    谁害怕啊,投壶而已,又不是上战场,她们好歹是学了骑马射箭的贵女,有这么怂吗?

    众女瞄向程瑶,很是不悦。

    程瑶嘴角笑意一僵。

    她不大明白,程微一直不聪明,怎么现在说话会挖坑了?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有贵妃娘娘和太子在,还有这么多位夫人看着,展示一番琴棋书画更赏心悦目些,微表妹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程微直直盯着程瑶,忽然笑了:“我上场时却没想这么多。今日小宴,本没想到贵妃娘娘会让我上场,连节目都没准备呢,就是凑个热闹而已。哪里像孟姑娘精心准备,艳惊全场呢。”

    这话一出,众女脸色微变,看向程瑶的眼神古怪起来。

    是啊。先不提她那两首诗惊不惊艳,可这种场合,你身为贵妃娘娘的义女,出这么大风头要干嘛呢?难道还想跟着太子不成?

    什么?没这个意思?既然没这个意思,那这么图表现做什么?难道纯粹觉得把她们踩在脚底下有趣啊?这更可恶好不好!

    在各色目光下,程瑶坐不住了,匆匆告了别。返回华贵妃那里坐着。

    有那脾气不大好的少女轻轻呸了一声。好感爆棚问程微:“程三姑娘,那真的是你远方表姐啊?怎么看着不大好相处的样子?”

    “以前没见过,我也不大清楚呢。”

    另一个少女凑上来。亲热挽住程微的手:“哎呀,我就喜欢三姑娘这般实在人,以后咱们可要多亲近亲近。”

    程微抿唇笑笑。

    不挡着别人的路,可不就看着亲近么。

    一场菊花宴。程微收获了不少贵女们的好感,程瑶则隐隐激起了众女嫉妒。不过她那两首惊艳绝伦的诗还是迅速流传开来。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韩止在床榻上喃喃念着,猛然起身,“母亲。能写出这样诗句的姑娘,还看不出她的品性吗?求您成全儿子吧!”

    一看韩止起身,陶氏面色微变。按住他道:“你快好好躺着,扯动了伤口。又该受罪了!”

    韩止已是一头的汗,靠着床头歇了歇,拉住陶氏衣袖:“母亲,儿子自幼读书习武,何曾贪玩过?十七年来,更是从未干过出格的事儿。儿子唯一的不孝,不过是情不自禁喜欢上一个好姑娘而已。母亲,儿子明白,以往您不喜她是庶女出身,可是现在她已经是贵妃娘娘的义女,能够配得上儿子了。”

    说到这,韩止自嘲一笑:“更何况,儿子未曾成亲,通房就已经有孕在身。与赵侍郎府退亲后,母亲可见还有媒婆上门?”

    这话刺到了陶氏的痛处:“若不是你,若不是你……唉,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韩止一听有戏,忙牢牢抓住陶氏的手:“母亲,您就成全儿子吧,儿子就只有这么一个心愿而已。”

    他本来就消瘦得厉害,前不久刚挨了打,脸色苍白病弱,瞧着分外可怜。

    陶氏一颗心哪里还能坚持得住,长长叹一口气,道:“止儿,你是国公府世子,亲事不是儿戏。就算母亲同意,你祖父、祖母还有父亲不见得会答应。你姑母回来时可是对你祖母说过的,程二姑娘品行不端——”

    “母亲!”韩止显然很气愤这种说法,咬了牙道,“您还不明白么,瑶表妹一介庶女,姑母怎么可能认可她?要说她有错,不过是不会投胎罢了。母亲,品行不端的人,能够写出那般诗句么?”

    陶氏被问得说不出话来。

    韩止平复了一下情绪,正色道:“母亲,儿子知道,咱们家一直低调行事,和小姑有关——”

    “这话是怎么说的!”陶氏面色大变,“你这孩子,快别说胡话了。”

    “儿子小时候听到了。”韩止平静道,“当年祖父和父亲掌着兵马,犯了皇上忌讳。小姑倾城国色,犯了贵妃娘娘忌讳。母亲,若是儿子娶了贵妃娘娘的义女,这不是好事么?您就帮帮儿子,去和祖母他们求求情吧。”

    见陶氏沉吟,韩止心一横道:“母亲,儿子如今的名声,想娶高门贵女是难了。您若是不帮儿子,那儿子便守着盼盼所生的孩子了此残生吧。若是祖父他们不喜,就把世子之位让给二弟好了——”

    “住口!”陶氏气得浑身发抖,“你竟敢这么想,可对得起你父亲与我?”

    “母亲,儿子愿意当一个好儿子。可若不能娶瑶表妹为妻,儿子将了无生趣,您真的忍心看着儿子这样吗?”

    “让我好好想一想……”陶氏转身走了,脚步有些踉跄。

    韩止抬手按住心口,疲惫闭上了眼睛,嘴角却翘了起来。

    三日后,昌庆帝赐婚华贵妃义女与卫国公世子的消息传遍了京城。

    名花有主,让重阳节那日见识到孟霄姑娘才华横溢的贵女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怀仁伯府中,韩氏却暴跳如雷。

    她一把抓起茶蛊,狠狠掷在地上,几乎是在怒吼:“居然会赐婚,居然会赐婚!不行,微儿,你陪我回一趟国公府,我要问一问你大舅,他们是糊涂了不成!”

    程微抽出手来,摇头:“我不去。母亲,您也知道是赐婚,就算回外祖家问了又如何?再者说,止表哥不是一直对她情有独钟吗,两个人成了亲,说不定还少弄出些事来。”

    “你知道什么!”韩氏咬牙切齿。

    她想说那小贱人早已不是完璧,可一想与之有了私情的正是自己侄子,既不能对未出阁的女儿说,又不能对外人说,顿时有种哑巴吃黄连的感觉。

    “罢了,你不去,我自己去!”韩氏铁青着脸扬长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