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窃

第三百三十六章 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氏含怒而去,程微坐在书案前,提笔写下两首诗,心情却更不平静了。 %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这首诗,不仅让人惊叹,还讨好了大舅母,抛去品性不谈,这世上怎么会有程瑶这般兰心蕙质的女子呢?

    是了,她总是井底之蛙,这世上天资卓绝之人何其多,不说远的,就说阿慧,听她讲述往事就可以得知,阿慧的一身符术竟是无师自通的!

    “程微,你总算又想起我了。”镯子中传来阿慧有些急切的声音。

    曾经她呆在程微体内时,是能主动与之沟通的,可再次困在镯子里,被那几碗黑狗血和鸡头折腾的只剩两成魂力,就只能等程微主动想起她了。

    “阿慧?”程微神经绷紧。

    察觉此点,阿慧忙道:“程微,你何必如临大敌?我现在只是一缕残魂,困在镯子里什么都不能干。咱们好歹相识一场,偶尔与我说说话,不行么?”

    “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

    阿慧一听是没有什么指望了,语气刻薄起来:“既如此,你好端端想起我作甚?情绪波动还如此剧烈?”

    “我——”程微张张口,莫名有了倾诉的**。

    这世上,要说最清楚她和程瑶因何反目的人,当属阿慧无疑。

    鬼使神差之下,她开了口:“阿慧,这世上是不是有天赋绝伦,无师自通之人?”

    阿慧没想到程微会问这个,懒懒道:“天赋绝伦么?或许有。不过无师自通却不可能的,那还是人吗?”

    “可你的符术,不就是无师自通?”

    阿慧怔了怔,似是不愿再提起过往,冷冷道:“你别胡思乱想,我那是另有机缘罢了。”

    “原来如此。”程微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更加压抑,喃喃道,“可我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啊。”

    “你说谁?”阿慧反问一句。声音变了,几乎是恶狠狠质问,“是不是你那二哥?”

    天杀的,居然知道用全阳黑狗血泼她,那小子是要逆天啊!

    程微一怔。随后有些哭笑不得:“不是的。呃,我二哥确实很优秀,但……怎么说呢,他和程瑶不一样。二哥虽然能把每一件事做好,可我能看到他的努力,比如二哥的好枪法,是他日练不辍换来的。可程瑶却不同,她给我的感觉,那些本事好像天生就会一般。”

    程微干脆把那两首诗念了出来。

    阿慧沉默片刻,喃喃道:“竟然是老乡啊……”

    “你说什么?”

    “没什么。程微。你不必再给自己压力了,程瑶写出的那些诗词,不过是剽窃罢了。”

    “剽窃?”程微抬高了声音,万万没想到这种可能,“怎么会,她以前还做过很多诗,每一首都是佳作,传扬出去当世大儒们都交口称赞的。要真是剽窃而来,世人会不知道?”

    那些诗一旦面世足以流芳百世,如何能瞒得过世人?

    阿慧语气有些意兴阑珊:“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就是因为每一首诗都惊艳绝伦。才不可能是一个人作出的。你想想,历朝可曾有过这样的诗人?一个诗人,总有高氵朝低谷之时,就算没有。至少有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怎么会像程瑶那样,每一首都让人震撼?”

    趁程微发怔之际,阿慧干脆随口念了几首诗。

    程微终于如梦初醒,连连道:“对,对。就是这样的好诗。你刚刚念的《白梅》,程瑶去年冬作过的!”

    “如何,我没有骗你吧?”

    在阿慧有些嘲讽的语气里,程微出离愤怒起来,全身都忍不住抖。

    怎么会有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她那一夜夜的苦读,一次次的自惭形秽,岂不是可笑?

    程微深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平静下来:“阿慧,那些诗,你也会,是不是?”

    “不全记得。不过春花秋月,凡是世人喜欢入诗的,都能说出几首。要不要我都念给你听?”

    阿慧满是恶意。

    凭什么同是老乡,她就落得如此下场,那个程瑶却混得风生水起?

    她就是见不得别人好了,爱咋样咋样吧。

    “好!”程微铺开宣纸,提笔,“你念,我记。”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就到了晌午。

    “姑娘,该用饭了。”

    程微头也不回:“出去!”

    欢颜退了出去,满心焦灼找画眉商量:“姑娘好好的,怎么就闷在书房里不停写字呢?瞧着好吓人。”

    画眉同样脸色难看:“可不是,姑娘这样都快两个时辰了,不成,这样下去怎么受得了。今日好像是沐休的日子,我去瞧瞧二公子在不在。”

    画眉跑了一趟又一趟,最后干脆去大门口守着,直到日头西斜,才见程澈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八斤,抬脚走进来。

    “二公子,您可算回来了,快去劝劝我们姑娘吧。”

    一听画眉这话,程澈心口好似被一个小锤敲了一下,一阵心慌:“三姑娘怎么了?”

    “姑娘从一大早就在书房里不知写什么,连午饭都没顾上吃,到现在还在写,就好像……好像中邪了似的!”

    程澈脸色登时变了。

    “中邪”两字或许是画眉为了强调事情严重性随口说的,可是听在程二公子耳里却不同了。

    要知道,他可是一碗黑狗血把被鬼上身的妹妹救回来的!

    一阵风疾驰而过,吹得画眉裙摆都飘了起来,等她回过神,早已不见了程澈身影。

    画眉呆呆托了托要掉下来的下巴。

    二公子,说好的云淡风轻、不动如山呢?

    “微微——”

    书房的门猛然被推开,秋风灌了进来,把满桌宣纸吹得一阵晃动。

    程微转身,一脸迷茫:“二哥?”

    程澈大步流星走进来,劈手夺过程微手中笔搁到一旁,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才隐隐松了一口气,抬手替她擦去脸上墨迹,看着妹妹青白的脸色,斥道:“听丫鬟说你从早到现在关在书房里写字,到底还顾不顾自己身子了?程微,你再这般,是要二哥把你绑在身边,才放心吗?”

    程微写了数个时辰的诗词,脑子都是混的,听程澈这么一说,一时转不过弯来,傻傻伸出双手:“绑吧。”

    语毕,双眼一闭,累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p:  感谢龙吉ia仙、tangta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