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好意提醒

第三百三十七章 好意提醒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澈伸手,把程微抱住,吩咐吓得目瞪口呆的画眉:“去打水来。 ”

    “要,要请大夫吗?”一贯口齿伶俐的画眉说话都结巴起来。

    程澈目光不离程微左右,沉声道:“不必,三姑娘是累过头了。”

    不多时,画眉端着面盆软巾走来,站在门口处,脚步一顿。

    程澈已经把程微放到榻上,挨着她背对门口而坐,二人双手紧紧握着,有种旁人插不进去的感觉。

    画眉摇摇头,甩去心头的异样感觉,端着面盆走进去:“二公子,水来了。”

    她说着把软巾浸入八宝纹珐琅面盆,拧干后探身上前,要给程微擦脸。

    程澈伸手把软巾接过来:“我来吧。”

    画眉就站在原地,默默看二公子拿着软巾一寸寸替姑娘擦脸,神情专注,动作温柔,简直让她们这些伺候主子的人汗颜。

    程澈替程微擦完脸,又拉起她的手,仔细擦拭掉上面的墨迹,这才转身看向画眉,吩咐道:“去准备一些甜汤热着,等三姑娘醒了端过来。”

    “是。”画眉端着面盆往外走,站在门口忍不住回头,总觉得那幅画面太过温馨,温馨得让人有些异样。

    若是,若是将来的姑爷能像二公子这般对姑娘好就好了……

    呸呸呸,她在胡思乱想什么呢,姑爷对姑娘的好,当然和二公子这种好不一样!

    可是,到底哪里不一样呢?

    画眉有些困惑,又莫名不敢往深处想,端着面盆匆匆出去了。

    门关起,天地都仿佛安静下来。只闻彼此的呼吸声。

    程澈凝视着榻上人的睡颜,不知枯坐多久,终于忍不住伸手,修长手指顺着她眉骨一点点往下,描绘着早已熟悉到骨髓里的容颜。

    到最后,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唇畔停住,刚刚触到少女柔软冰凉的唇。就好似被火星溅到一般。仓皇缩了回去。

    程澈脸色冷凝到有些吓人,咬了咬唇,终究没再有旁的动作。似是逃离般起身来到书桌前,捡起铺满桌案的宣纸看起来。

    屋内渐渐暗下来,画眉吱呀一声推门而入,见程澈没有转身。轻手轻脚走到烛台旁,点燃了灯。

    室内顿时亮堂起来。反而显得更加静谧。

    画眉看一眼仍在熟睡的程微,又悄悄看一眼不知在书桌旁立了多久的程澈,悄无声息退了出去。

    当关门声响起,程澈仿佛如梦初醒。大步走回程微身旁,烛火映照下,表情有些阴晴不定。

    微微该不会又被鬼上身了吧?

    虽然昏睡前的神态还是他熟悉的模样。可是,怎么解释这些令人惊艳的诗词?

    关心则乱。程二公子越想越不对劲,狠下心,伸手一掐程微人中。

    程微一连写了数个时辰诗词,铁打的人都熬不住,此时睡得正沉,忽觉有些痛,眼皮却重得睁不开,迷迷糊糊喊了一声痛,挥手去打。

    程澈反手一抓程微手腕,急切道:“微微,快醒醒!”

    朦朦胧胧间听到熟悉无比的声音,程微顿时找到了安全方向,一个滚身,直接滚入一个温暖的怀里。

    这下子,总算踏实了。

    少女喉咙间发出舒适的咕哝声,就如胖鱼撒娇时那样。

    程澈本来是坐在榻边,此时手脚僵硬,整个人都懵了,偏偏怀里的人还不安分,又用脸蹭了蹭他手臂,似乎是找到了舒适的地方,脸也不肯挪走了,就搁在那处睡得昏天暗地。

    轻轻浅浅的呼吸,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手肘处。

    程澈登时感到一股电流划过脊背,一直往下。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

    程微失去了倚靠,猛然往下栽去,眼看脸就要着地,程澈动作比脑子反应还快些,一把把她捞进了怀里。

    程微顿时睁开了眼睛,直直望着程澈。

    程澈一时忘了该干什么,傻看着程微,面无表情。

    程微回神,眨眨眼睛,开口时,声音有些嘶哑:“二哥,你抱着我干嘛?”

    那嘶哑的声音好似小火花,让本已消失的电流再次窜起,不听使唤的往不该去的地方窜去。

    程澈一开口,声音低哑得吓人:“你刚刚差点掉下来了……”

    程微环抱着程澈的腰,回忆了一下,恍然道:“对了,我好像睡着了。二哥,我睡多久了?”

    见程微一派坦然,程澈羞惭难当,又隐隐松了口气,把她放回榻上道:“不到一个时辰。”

    他扯过一叠犹散发着墨香的宣纸:“说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儿?”

    程微没有立刻回答,蹙眉寻思了一下,问:“二哥,你生病了吗?声音好奇怪。”

    “是么?”程二公子耳根迅速红了,故作平静道,“可能是早晚天气变化大,嗓子有些不舒服。”

    “这样啊,那我让欢颜熬些秋梨膏给你吃吧。”程微伸手,抚上程澈额头,“脸也是红的,莫非发热了?”

    程澈一把挥开程微的手,迎上她诧异的目光,脸紧紧绷着:“二哥没事,就是……就是有些穿多了。”

    他说着,掩饰般扯了扯领口,却因为慌乱中手劲过大,直接把衣领扯开了。

    程微目光下移,落在那突出的喉结与精致的锁骨上,一时有些呆了。

    程澈整个人都不好了,石化般定在那里,一时忘了如何反应。

    程微顿时陷入了沉思中。

    二哥居然在她面前解衣袍!她,她该怎么办?

    总觉得什么都不干很对不住自己的样子。

    可要是干了,二哥恼羞成怒怎么办?

    但二哥这样主动,分明就是期盼她干点什么吧?

    程微鬼使神差,摸上程澈喉结,完全掩不住登徒子本色:“二哥,你这里和我不一样……”

    “程微!”程澈豁然起身,迁怒般斥道,“女孩子家怎么什么能随意乱摸!”

    他猛然转过身去,深深呼吸,试图尽快平复身体的异样。

    糟糕了,二哥真的恼羞成怒了,可她什么都没干啊!

    “二哥——”程微喊了一声程澈,见他依然不理,好心提醒道,“你再不把衣襟系好,画眉她们进来看到会觉得很奇怪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