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事发

第三百四十一章 事发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长春殿里,暖如春日,鎏金双耳兽首香炉不紧不慢地喷着袅袅香气。

    程雅跟在太子身侧,腿脚却是软的,深一脚浅一脚仿佛踩在棉花上。

    随着内侍通传,程雅踩着雪白的狐皮毯子往内走,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华贵妃右手侧的素尘道长。

    程雅脚步一个踉跄,险些栽倒。

    太子侧头,绷着脸压低声音质问:“太子妃,你是怎么回事儿,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

    “臣妾有些虚,腿脚无甚力气。”程雅回头匆匆看一眼乳母怀中抱着的小皇孙,勉强镇定了心神。

    太子不耐地挑挑眉,大步走过去:“让外祖母久等了。”

    说完看向不远处的素尘道长,笑问:“道长也来了?”

    素尘道长这才起身,双手合十冲太子施了一礼。

    华贵妃道:“刚刚你外祖母说近来失眠得厉害,我请道长来瞧瞧。”

    华贵妃身旁盘腿坐着一个老妇人,六十出头的样子,穿一件酱色团花褙子,头戴镶绿宝福字不断纹抹额,头发虽花白了,脸上皱纹却不多,正是华贵妃的母亲,沐恩伯老夫人秦氏。

    秦老夫人一见太子等人进来了,直接从炕上下来,一叠声道:“快把瑜哥儿抱来让我瞧瞧。”

    华贵妃忙站起来拉秦老夫人坐下:“母亲,您快坐下,这不就把瑜哥儿抱来了。”

    太子扫一眼乳母,乳母忙小步上前,把容煊递给秦老夫人。

    秦老夫人把容煊抱在怀里轻轻摇着,满脸堆笑:“娘娘,瑜哥儿像你小时候呢。”

    “是么?”华贵妃凑过来看一眼。笑了,“才多大,母亲就能看出像我了。”

    秦老夫人喜滋滋的:“我看着就像。”

    她伸手,轻轻碰了碰容煊脸蛋:“瑜哥儿虽然早生了几日,长得倒是壮实。”

    华贵妃难得点头:“嗯,太子妃养得精心。”

    程雅手心捏着汗,闻言忙道:“母妃谬赞了。儿媳粗手粗脚。都亏您挑的乳母和嬷嬷有经验。”

    华贵妃牵唇笑了笑,气氛和乐融融。

    秦老夫人却没怎么理会程雅,脸色淡淡的。

    程雅不以为意。明白秦老夫人对她不假辞色的由来。

    当年,秦老夫人的嫡长孙女因为华贵妃拦着没进宫自尽了,转眼她就嫁给了太子,虽然不是她的错。被殃及池鱼是难免的。

    “嗯嗯嗯——”小容煊忽然出声。

    秦老夫人一脸惊喜:“娘娘,瑜哥儿冲我笑了呢。哎呀。小家伙笑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秦老夫人说着掏出帕子动作轻柔替容煊擦拭嘴角,擦了一阵子,帕子湿了大半,不由道:“瑜哥儿口水怎么这样多?”

    程雅心中一阵紧张。忙道:“瑜哥儿出牙了。”

    秦老夫人目光不离容煊,有些疑惑:“出牙也不该流涎不断啊。”

    婴儿流涎是正常现象,秦老夫人虽觉哪里不大对劲。并未深想,继续逗弄着容煊。

    “瑜哥儿。看这里,我是你曽外祖母呢。”

    秦老夫人渐渐觉得古怪,看一眼华贵妃。

    知母莫若女,华贵妃靠过来,端详着容煊。

    秦老夫人就道:“娘娘你瞧,瑜哥儿这眼神怎么不随着我转呢?该不是哪里不舒坦吧?”

    程雅脸色瞬间白了,张口想要解释,又怕引人怀疑,只得死死忍住。

    华贵妃仔细打量襁褓中的孙子,却瞧不出端倪来。

    太子和七公主虽然都是她养的,但任何事情都无需亲力亲为,自然没什么经验。

    华贵妃便对素尘道长道:“道长,您来看看小皇孙可有哪里不舒服。”

    素尘道长走近,仔细打量一会儿,忽然伸手按上容煊眼睑。

    “道长——”程雅大惊。

    素尘道长看程雅一眼,松开手,神情冷凝严肃。

    华贵妃收了笑容:“道长,小皇孙无事吧?”

    素尘道长环视众人一眼,没有开口。

    “道长但说无妨。”

    素尘道长沉吟良久,众人越发紧张时,终于开口:“贫道不大确定,请娘娘传御医来看看吧。”

    程雅腿一软,直接倒在若蝶身上,浑身不停地抖。

    气氛陡然低沉起来,低得令人发慌,华贵妃面上已经不见半点笑意,吩咐完大宫女去传御医,沉声道:“道长,您看出什么来就直说吧,也好让本宫心中有个底。”

    素尘道长轻叹一声:“贫道瞧着,小皇孙心智似乎有些问题——”

    “什么!”华贵妃脱口而出,震惊之余,生生把养得修长的指甲折断了。

    程雅只觉轰得一声响,已经听不到别人在说什么了,眼前阵阵发黑。

    太子大步上前,面上已是阴云密布:“道长这话是何意?”

    是什么意思,已经无需明说。

    当朝的第一位皇孙,太子的嫡长子,是个傻子!

    殿内立着的宮婢早已抖如筛糠,脸色惨白。

    程雅嘤咛一声,终于昏了过去。

    秦老夫人险些跟着昏了,死死抓着华贵妃的手,喃喃道:“天,这是怎么说的,这是怎么说的呀!”

    华贵妃声音狠厉:“把太子妃弄醒!”

    殿内一阵人仰马翻,只有立在华贵妃身后的程瑶从始至终一声未吭,垂首压下嘴角的笑意。

    她就说么,明明记得太子妃应该是难产而亡,小皇孙是个痴傻儿,怎么会有这么大变化?

    看来,虽然因为程微学了那劳什子符术救下太子妃一命,别的还是没变的。

    只可惜,她却没了取而代之的资格!

    程雅悠悠转醒,迎上的就是华贵妃有些狰狞的面庞,浑身不由一颤。

    “太子妃,你给我说清楚,瑜哥儿这样,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程雅看一眼依然无忧无虑的容煊,缓缓跪了下来:“儿媳不知道。瑜哥儿……瑜哥儿怎么会是痴儿呢——”

    说到这里,她再忍不住哭出声来,瘫软在地。

    华贵妃声音陡然拔高:“堂堂的皇长孙,居然是个痴儿,真是天大的笑话!传扬出去,太子颜面何存?皇室颜面何存?大梁颜面何存?邓安,去把当日给太子妃接生的稳婆、医女全部叫来!”

    “是。”大太监邓安擦擦额头冷汗,腰弯得低低的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