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四十三章 欲加之罪

第三百四十三章 欲加之罪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此话一出,殿内静了静。

    家学渊源,这个大家都知道,只是程家符术后继无人已经上百年,忽然冒出个学有所成的符医,还是个小姑娘,那才是奇怪了。

    至于师门——

    华贵妃眯着眼问:“什么师门?太子妃,本宫怎么从未听闻你妹妹拜了什么师父?”

    “她——”

    程微不欲程雅为难,朗声道:“臣女乃玄清观弟子。”

    她心中补充一句,虽是记名弟子,但也不算妄语了。

    “玄清观?”华贵妃不可思议地挑眉,看向素尘道长。

    素尘道长身穿银白色道袍,宽衣广袖,一副出世高人的模样,平静地问:“不知三姑娘师父是何人?”

    “师尊道号青翎。”

    “青翎?”素尘道长平静的脸有了丝笑意,转头看向华贵妃,“娘娘,我玄清观并无青翎此人。”

    程微一怔。

    怎么会没有?

    师父说待她及笄,就正式在玄清观行拜师礼的,而这段时间以来她潜心研究师父留下的小册子,并不认为师父是坑蒙拐骗之人。

    华贵妃大怒:“果然是满口胡言的东西!来人——”

    程微只觉两耳嗡嗡作响,看着面无表情的素尘道长,大声道:“道长就能肯定玄清观没有青翎此人?”

    不待素尘道长说话,华贵妃就怒道:“住口!素尘道长乃是北冥真人的入室弟子,玄清观数得上的得道之人,难道会不清楚有没有你那所谓的师父?太子妃,你程家教养出这般胆大妄为又满口胡言的女儿,可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了。说到底,不过是不敢担下害了小皇孙的责任罢了!”

    “贵妃娘娘,您说这些,臣女不认!”到了此时,程微知道辩解无用,却不愿低头。

    她好歹是勋贵之女。父亲在朝为官,就算贵为贵妃,亦不能在这宫里动用私刑。要她承认华贵妃指责的罪名,那是绝不能的。

    “好!”华贵妃闭了闭眼。压下汹涌而出的怒火,显然在这宫内说一不二惯了,已经鲜少见到敢这般顶撞她的人。

    她深吸一口气,冷冷看着程微:“你不是宫里人,本宫不会动用刑罚。来人。把程三姑娘送到宗人府去!”

    “母妃——”程雅忍不住喊出来,“求您开恩啊,我三妹年纪还小,不能被送到那里去啊!”

    一旦因为犯错进了宗人府,先不说会不会受刑,一个姑娘家的名声就全完了。

    华贵妃看也不看程雅一眼,扬声道:“你们都是死人吗?本宫的话听不到?”

    “是!”两个内侍上前来拖程微。

    素尘道长就在程微不远处,面无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而一直如隐形人般的程瑶在这一刻终于笑了。

    程微脑子里一片空白。

    她知道宗人府那种地方不能去。可是面对绝对的权势,根本不是她几句分辨就能留下来的。

    出于小姑娘依赖至亲的本能,她扭头看了程雅一眼。

    程雅涕泪直流,狼狈扑到太子脚边,哀求道:“殿下,求您劝劝母妃吧,我三妹才十四岁啊!”

    太子低头看着程雅,嫌恶地皱眉,声音毫无感情:“太子妃,你这样成何体统?”

    这时程瑶走过来。俯身去扶程雅:“太子妃,太子殿下说得对,您可不能失了太子妃的体面。”

    程雅迷迷糊糊被扶了起来。

    程微默默看着,抿了抿唇。

    太子目光投来。冷眼瞧了那表情倔强的少女一眼,张口道:“母妃——”

    华贵妃蹙眉:“太子认为,对害你儿子痴傻的程三姑娘,该如何处置?”

    太子眼底升起的那一点莫名怜惜就压了下去,淡淡道:“自是听母妃处置。小皇孙是儿子的嫡长子,出了这种事。绝不能轻轻放过。就是父皇那里,亦要禀明一声。”

    华贵妃疲惫扶额:“你父皇那里,我早已派人去禀明了。程三是姑娘家,你父皇交我全权处置。”

    “那就都依母妃所言。”

    “带走吧!”华贵妃摆摆手。

    两个内侍上前去拖程微,程微一把推开:“不必,我自己可以走!”

    她回身,冲着程雅的方向欠身施礼:“大姐姐,我去了,你莫担心。”

    宗人府问案,也要讲究证据,她不会认下这个罪责,那些人要么就把她打死交差,要么,就拿出她的助产符水是害小皇孙的明确依据来。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程微心里清楚,小皇孙痴傻一事,皇室难以接受,是必然要找个人担责的。找替罪羊而已,哪里会在乎有没有证据呢,她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屈打成招。

    她不愿认罪,唯有死路而已。

    程微不再看殿内的任何人,挺着脊背一步步往外走,忽听内侍喊道:“皇上驾到——德昭长公主到——”

    华贵妃脸色瞬间一变。

    片刻后,一道明黄身影出现在殿门口。

    昌庆帝看一眼昂首走过来的程微,脚步一顿,表情颇为复杂。

    殿内拜倒一片,昌庆帝才回神,淡淡道:“平身。”

    华贵妃迎上前来:“皇上怎么来了?”

    昌庆帝闻言,不由看了紧随其后的德昭长公主一眼。

    能不来嘛,他耳朵都快被这个妹妹拧肿了。

    “皇孙有恙,朕怎么也该来看看。那位就是怀仁伯府上的三姑娘吗?”

    “正是。太子妃生产之际,她胡乱给太子妃喝符水,导致小皇孙心智不全,人证确凿。臣妾命人送她去宗人府,请大人们审判。”

    昌庆帝忍不住再看程微一眼,淡淡道:“程三一个姑娘家,宗人府就不必去了。瑜哥儿这事,实则很难寻个原因。不过程三给太子妃服用符水,确实不妥,就命她在家思过吧,让她父兄好好管教她!”

    “皇上——”

    昌庆帝面对华贵妃,难得板起脸:“贵妃,要是把程三送到宗人府去审判,天下侧目,难道要让天下人都议论瑜哥儿吗?”

    华贵妃紧紧抿唇,几乎要咬碎银牙。

    她就知道,皇上一旦见到程三面容,哪里还舍得重重处置!

    “臣妾明白了。邓安,还不送程三姑娘回去。”

    程微身心俱疲,随邓安往外走,才出宫门口,就见那熟悉身影立在松树旁,眼角不由一热。(未完待续。)

    ps:  有童鞋说微微没有理由害小皇孙,贵妃当然也不会认为她故意害的,而是认为她自不量力胡乱给太子妃喝了符水,嗯,可以理解为医闹。这一段虽然憋屈,却是情节必须,很快会过去的。推荐好基友leidewen的书《洒金笺》,欢迎大家订阅收藏:

    简介:说什么前世恩深,今生爱重,怎么看他都还是那个薄倖小侯爷

    小侯爷:上辈子陪死,这辈子陪你弄死他们,卿虽怨我,我却知足

    呸,她那是没得选!

    卿儿,死约会,不见不散哟~

    你给我候着,这辈子换我薄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