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四十四章 心血一滴

第三百四十四章 心血一滴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澈迎上来,把程微拉至身旁,察觉她指尖冰凉一片,握得紧了紧,对邓安道:“有劳邓公公了,我带舍妹回去就好。 ”

    “那咱家就不送了。”邓安很是客气。

    程澈颔首以示谢意,拉了程微转身就走。

    邓安立在宫门口,望着兄妹二人相携而去的背影出了好一会儿神,才轻叹一声,默默回宫。

    马车就停在宫门外的不远处,车夫靠着墙角,冻得不停哈气,见二人过来,忙站了起来见礼。

    程澈拉着程微上了马车,里面登时就是另一番天地。

    银丝碳在车厢一角燃着,没有一丝烟火气,白玉盘里摆放着切开的香橙,水果的清香味让马车内气息清新可人。

    “微微,到底发生了何事?莫怕,有二哥在呢。”

    熟悉的语调,温柔的目光,程微终于从那寒冰地狱里爬了出来,猛然扑进程澈怀里:“二哥,我难受……”

    这一次,二哥帮不了她啦。

    若是她的死能换得家人平安,她是不吝惜的,她难受的是想要过好,为何就这样难?大姐姐不能说出素尘道长的事儿,她虽能理解,为何又堵得喘不上气来?

    这些不平、愤懑,最终转化为滔滔泪水,瞬间打湿了程澈的衣襟。

    程澈一言不发,一下一下拍打着程微的后背。

    马车里寂静无声,只有少女的低泣绵绵不绝,把程二公子一颗心都哭疼了。

    终归是不够强大,不能护着她,免她苦。免她忧。

    程微抬起头,一双眼红红的,喊一声:“二哥——”

    二人靠得很近,那声柔柔的呼唤,就把少女特有的芬芳气息带来,扑打在面颊上,痒痒的。

    这一次。程澈没有躲。而是拿出帕子默默替她拭泪。

    程微发泄完苦闷,把事情娓娓道来。

    程澈听完,暗暗咬牙。面上还是一派沉稳,拍拍程微的肩膀:“微微,既然皇上命你在家思过,那就在家先好好歇着。至于你的师父。二哥明日就去玄清观打听一下。只要确有此人,贵妃娘娘指责你学艺不精。胡乱给太子妃服用符水害了小皇孙的罪名就不成立。”

    “可是——”程微开口,声音已经哑了,“万一我师父在玄清观无甚名望,华贵妃依然会说我是庸医出劣徒。那我是不是再也不能进宫看望大姐姐了?”

    不能进宫,小皇孙的痴傻症就无法治好,那依然有一把利剑悬在亲人们头上。

    “傻丫头。”程澈抬手。揉揉她的头,“你也说了。你师父符术高明,又怎么会是无名之辈。你就安心等二哥的消息吧。”

    “嗯。”程微总算踏实几分,在程澈怀里换了个更舒适的姿势,这才想起来问,“二哥,这马车好像不是咱们府上的?”

    “这是长公主的车子。我见你被那位邓公公带进宫去,有些不放心,就去求了师母,请她进宫看看。”

    程澈解释完,见程微直直望着她,莞尔一笑:“傻看什么?”

    程微用脸颊蹭了蹭程澈手臂,喃喃道:“二哥,幸亏有你在。”

    程澈轻叹一声:“二哥也不是万能的,像后宫,就是半步踏不进去的。所以微微,以后那种地方还是少去吧,别让二哥担心。”

    “嗯。”

    兄妹二人回了怀仁伯府,才知道韩氏已经去卫国公府拜年了,这个时候还未回来。

    程澈很是无奈母亲的心宽,心知一场暴风骤雨即将来临,干脆一直和程微呆在一起。

    等到晌午时,未曾出去拜年的主子们都聚在念松堂用饭,程二老爷怒气冲冲从外面进来,一进门就喊道:“程微呢?”

    程微这个时候已经平静多了,站起来道:“父亲,我在。”

    程二老爷一个箭步冲过来,手高高扬起就要打下去,被程澈一把抓住手腕。

    “父亲,正是过年的时候,有话何不好好说。”

    孟老夫人放下筷子:“澈儿说的不错。老二,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如此气恼?”

    程二老爷气得嘴唇白发:“母亲,这个孽障竟然没对您说?”

    “说什么?”孟老夫人看向程微。

    程微一脸平静:“原想着等父亲、母亲回来,一道禀明的。”

    她隐下程雅喝素尘道长符水的事,把上午在宫里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孟老夫人听完猛然站起来,眼前阵阵发黑,手指着程微怒骂:“孽障,你这是要把伯府的名声败光啊,满天下还有哪家女儿是让皇上开口下令思过的?你,你还有脸吃饭,给我滚回屋去,别再出来丢人现眼!”

    “母亲,只让她回屋怎么行?今日要是不能好好教训这个孽障,满京城都要说我教女不严了,以后儿子哪能抬得起头来!”

    “那你说如何?”

    程二老爷看程微一眼,冷冷道:“就让她去家庙清修吧,以后别再出来丢人现眼!”

    孟老夫人点点头。

    程澈平静的声音响起:“若是这样,那儿子愿意陪三妹回庄子,去守家祠。”

    “澈儿,你这是何意?”程二老爷一脸不可思议。

    程澈一掀袍摆,单膝跪地:“儿子不孝,就是父亲想的那个意思。”

    “你是在要挟我?”

    “不是要挟,只是妹妹在庙里清修,身为兄长,如何安心为官?”

    “你,你这是胡闹!”

    “儿子心意已决。”

    这时,门口的婢女忽然喊道:“二夫人来了。”

    韩氏风风火火冲进来,一见屋内情景,愣了愣,随后扑到程微面前:“微儿,外面传的可是真的?小皇孙他,他真的是——”

    见程微抿唇不语,韩氏身子一晃,死死抓着她的手问:“那你大姐姐呢,她如何了?有没有被天家怪罪?”

    程微缓缓抽出手,道:“怪罪是难免的,不过大姐姐毕竟是……无辜的,皇家总不能因此就废了她。”

    韩氏怔了怔,抬手拍拍程微的肩:“这是你大姐姐命中有此一劫,不怪你——”

    “不是这个孽障胡乱给太子妃喝符水,事情会闹成这样?”程二老爷怒吼。

    韩氏瞪了回去:“微儿的符术我知道,断不会是微儿的原因!”

    “你这是不明是非!”

    孟老夫人头一阵阵疼,摆摆手道:“罢了,罢了,既然皇上命三丫头思过,就让她回屋去,以后莫出门见人了。你们吵得我头都大了。”

    怀仁伯府鸡飞狗跳,皇宫大内同样人心惶惶。

    华贵妃问素尘道长:“小皇孙的病,真的毫无办法?”

    “办法贫道倒是知道一个。小皇孙此症,乃是爽灵有失。需要至亲之人以一滴心血为引,才有可能补全爽灵。这个至亲之人,要男性。”

    “太子?”华贵妃不由看向一旁的太子。

    太子毫不犹豫开口:“那就请道长一试吧,如何取这心血?”

    “左手中指一滴指尖血即可。”

    “请道长放手施为。”

    素尘道长取了太子一滴心血,画符制水,当场喂容煊喝下,目不转睛盯了许久,摇摇头:“失败了。”

    “那该如何?”

    “想以此法补全爽灵,本就万分困难。不过——”

    “道长但说无妨。”

    “不过天子乃真龙之体,心血蕴含了先天龙气,若是取天子心血替小皇孙治病,成功几率就大多了。”

    “万万不可!”华贵妃豁然起身。(未完待续。)

    ps:今天还会有一更,补以前的打赏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