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五十章 乱起

第三百五十章 乱起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假的啊——

    程微有一点点失望,又明白这才是正常的。

    只是,说假话哄哄她又不会少一块肉!

    她悄悄白了程澈一眼,又问:“母亲愿意与父亲和离,府上应该是乐见其成母亲带我走的,那二哥要怎么办?”

    二哥可是前途无量的状元郎,以祖母与父亲唯利是图的性子,会舍得放二哥走?

    再说,二哥虽是嗣子,那也是正式过继来的,无论是在族谱上还是世人眼中,就是父亲正儿八经的嫡长子,谁家夫妻和离,能把嫡长子带走的?

    程微就想起陈家的瑞泽表哥来。

    当初大姑母和离,陈家只是京郊普通富户,比之出了太子妃与少詹士老爷的怀仁伯府来,家世天壤之别。饶是如此,以大姑母泼辣的性子,还不是只得把瑞泽表哥留在陈家,只带着陈灵芸回了伯府。

    要是她随母亲走了,二哥还留在这个泥潭里,甚至兄妹二人以后连见面都难,那该如何是好呢?

    程微越想越头疼,眉都皱了起来。

    程澈笑着拍她的肩:“不要担心,事情都会解决的。”

    回到飞絮居,骤然静下来,失去至亲的痛苦慢慢弥漫上来,程微坐在窗边,一坐便是一下午。好在没了先前空洞洞令人心惊肉跳的状态,欢颜等人虽担心,却不敢来扰。

    用画眉的话说,任谁遇到这样的事,伤心都是难免的,与其憋在心里熬坏了身子,不如让姑娘宣泄出来。

    快到傍晚时,韩氏过来了。

    “微儿。你怎么坐在这里。”韩氏走过来把窗子关好,一摸程微的手,果然冰冷冷的。

    程微回了神,眨了眨有些发疼的眼睛:“母亲,您过来啦。”

    母女二人对视,皆是双目红肿,连原本秀气的脸庞都有些浮肿。

    不管母女二人多年来如何离心。这一刻的伤心。却是同样的。

    程微忽然就忍不住,一头扑进了韩氏怀里:“母亲,我总觉得大姐姐还在呢。”

    活生生的一个人。前一日还会拉着她哭,拉着她笑,一眨眼怎么就能不见了呢?

    韩氏闭了闭眼,拍着程微的头。因为母女二人从未这般亲密过,动作显得有些僵硬。

    “是啊。母亲也觉得你大姐姐还在。”

    母女二人又是一番伤心,哭声止了,接过画眉递来的温热帕子拭泪。

    画眉收拾好用过的帕子,悄悄退了出去。

    抱头哭过。母女二人无形中就亲密了一些,韩氏揽着程微肩膀道:“莫哭了,其实我未尝没有想过你大姐姐的将来。她从一进宫就惹了太子的厌。虽有太子妃的名分,那日子比寻常人家的媳妇要难熬得多。如今……如今未尝不是解脱。只可怜你还不到半岁的小外甥,将来可怎么办啊!”

    韩氏这样说,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但在这种时候,对于一个失去女儿的母亲来说,只有自欺欺人想着女儿得以解脱,说不定去了天上过逍遥没有束缚的日子,才能熬得过丧女之痛。

    韩氏又问:“微儿,你说能治好瑜哥儿的病,可是真的?”

    “符医这方面,我从不乱说。”

    韩氏长叹一声:“可是你惹了华贵妃的厌,被皇上亲口下令闭门思过,将来是没有机会进宫了。”

    说到这里,韩氏险些又落下泪来:“我可怜的瑜哥儿,该怎么办呢?”

    程澈先前的开解,让程微找到了主心骨,反过来安慰韩氏道:“将来总有办法的。”

    如果她的师父真是国师,华贵妃强行泼到她身上的污水自然能够洗清。如果师父只是普通道士,她就更努力一些,早日成为名扬天下的符医,同样有机会替瑜哥儿诊治。

    这世上,只要是努力就能办到的事,她就不怕了。

    韩氏以为女儿只是随口安慰,跳过这个令人伤心的话题:“今日下午,你大舅、大舅母,还有三舅他们都来了。”

    韩氏便把下午来了什么人,说了哪些话,一一讲给程微听。

    其实无非就是一些关切哀痛的话,并没什么实质意义,可韩氏说得停不下来。

    人在极度悲痛的时候,总是不敢静下来的。

    程微因为被昌庆帝亲口下令禁足,来了亲友是绝不能出去见的,便也听得认真,待韩氏讲完,问:“母亲,那外祖母怎么样了?”

    韩氏一窒,才道:“你外祖母自然不好受,非要亲自过来的,被你大舅他们死活劝住了。”

    卫国公老夫人险些犯病的话,韩氏没敢跟程微提。

    “你外祖母要进宫替你求情,被你大舅拦下了。你大舅说得对,现在贵人们正是恼怒的时候,去求情反而无益。待过上一段时日,我陪你外祖母一道进宫去,无论如何要解了你的禁足令。”

    好好一个姑娘家,被一国天子下令禁足,也算是名扬京城了。

    韩氏想到次女马上要提上议程的亲事,心头掠过一层阴影。

    怀仁伯府就在阴影重重中沉默度日,连府上下人的脚步声都轻了许多。

    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转眼到了正月十五,天子携宫妃在天重楼赏灯,与百姓同乐,自是叫了看得顺眼的大臣们相陪,年轻英俊的新科状元郎赫然在列,却因为言行不当,惹恼了皇上,被好一顿训斥,当即被赶下了楼。

    几乎是一夜之间,怀仁伯府二公子遭皇上厌弃的事就被有心人们都知道了。

    忠定侯府,侯夫人刘氏哭红了眼:“侯爷,您看怀仁伯府那些糟心事,咱们容儿该怎么办呀?”

    忠定侯同样一脸苦恼,抓了抓头发道:“能有什么办法,容儿马上就要出嫁了,总不能退亲吧?”

    刘氏撇撇嘴:“便是退亲,容儿随便再找一个也比现在强。状元郎又如何,三年出一个,又不是祥瑞,遭了皇上的厌,还能有好前程不成?至于怀仁伯府,就更别提了,当初看中他家,纯粹为了那二公子而已。老爷,我都没跟您提,去年重阳节带容儿进宫,贵妃娘娘专门赞了容儿娴雅大方呢,要是当初容儿没定亲,那太子良娣哪里轮得到马侍郎家的女儿。”

    “这话快别说了,水已成舟,还是安心给容儿备嫁吧。”

    忠定侯虽如此说,却不由想起某一日昌庆帝无意中感慨,若得程修撰为婿,实乃幸事。

    再想想安阳公主看中程修撰的传言,忠定侯当时就擦了把冷汗。

    他家该不会是和皇上抢女婿了吧?就算现在皇上厌了原来看上的女婿,可对于敢和他抢的臣子,能看顺眼才怪了……

    难怪,难怪今年天重楼赏灯,皇上都没带着他!

    这门亲事,实在是让人头疼。

    “侯爷,在想什么呢?”

    忠定侯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没。别东想西想了,这是容儿的命。”

    程二老爷最近连门都不想出了,可惜出了正月十五还是要上衙,明里暗里不知听了多少风凉话,一肚子气无处发,回府后不是寻韩氏的晦气,就是训斥儿女,弄得府中气氛更是低沉。

    正月底,程家庄代族长二爷爷忽然上了门。(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更,继续补打赏欠更,趁着目前身体状态还可以,尽量多补一些。感谢李弘基萌萌哒、stayhigh打赏的香囊,龙吉xiao仙、夏日长9、老猫yaoyao、走神公子16岁、、书友151102193955468、弯弯月小小船、joy_chen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