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世(反求诸己的和氏璧)

第三百五十一章 身世(反求诸己的和氏璧)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二爷爷不是一个人来的,随他前来的,除了儿子胜叔,还有村上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都是宗族议事时说话有分量的,以及程九伯一家。

    念松堂的堂屋里,丫鬟们鱼贯而入上了茶点,孟老夫人问:“二堂兄怎么来了?您这把年纪,有事让小的跑一趟不就是了。”

    话虽如此说,孟老夫人心中却打鼓。

    好端端的,这些人来府上干嘛?莫不是庄子上祠堂要翻修,或是族学短了银子?

    按理说,怀仁伯府作为最有出息的一支,这些都是义不容辞的,可这段时间伯府没有一桩好事儿,前景黯淡,这大正月还没出就来讨钱,实在太膈应人了。

    孟老夫人抿了一口茶,皱眉道:“阿福,茶都凉了,怎么伺候的?还不重新换茶来!”

    “是。”阿福忙去张罗把茶水重新换过,心中明白老夫人这是不高兴了。

    不过这些日子,府上哪个主子有高兴的时候呢?

    罢了,且小心翼翼做事吧。

    二爷爷开了口:“五弟媳啊,茶水不忙着喝,怎么不见五堂弟他们?”

    孟老夫人扯了扯嘴角:“二堂兄还不知道,老爷他每日一大早出门,那是风雨无阻的,至于老大和老二,都当差去了,老三这个时候在医馆。”

    “那就派人叫他们回来吧,有件大事要和你们说一声。”

    “二堂兄有什么大事要说,现在不能和我先说说?”

    二爷爷面色凝重:“不是不能说,只是何必说两遭呢,就等人来齐了一起说吧。对了,几个媳妇也叫来吧。”

    孟老夫人听了更是不安稳。不动声色扫众人一眼,见几个老的皆神情严肃,而程九伯一家头也不敢抬,老老实实在下头坐着,心里就有了猜测。

    莫非是程九一家犯了什么事,惹了众怒,要被驱逐出村子?除此之外。她是想不出有什么事要如此兴师动众了。

    孟老夫人定了定神。吩咐下人们各自去叫人。

    先来的是怀仁伯夫人廖氏,不多时韩氏与冯氏陆续进来了,纷纷与长辈们见了礼。在下首坐着。

    约莫半个多时辰,在外头的男人们就回来了,只有老伯爷遍寻不着。

    孟老夫人便道:“二堂兄,我们老爷其实早已不管事了。主事的是老大,人差不多到齐了。有什么事您就说吧。要是等老爷回来,那说不准什么时候了。”

    二爷爷呷了一口茶,把茶盏放下,对程九伯道:“老九。你自己说吧。”

    被点名的程九伯脸成了猪肝色,大正月的天不停擦额头汗水,嘴唇翕动半天。愣是吐不出一个字来,到最后。求助般投向郭氏。

    这个时候,郭氏的泼辣劲儿早不见了,黄着一张脸犹豫了一下,扑通一声跪下来:“老夫人,是我们当年一时想岔了,对不住伯府,请您原谅则个吧。”

    孟老夫人眼神一紧,瞥一眼不住擦汗的程九伯,沉声问道:“郭氏,有话好好说,不要打哑谜。当年什么事?又原谅什么?你不说清楚,让这么多长辈陪你耗着不成?”

    郭氏跪在地上,飞快抬了头,满屋子人中竟独独扫了韩氏一眼,一咬牙道:“十三郎……十三郎其实不是我生的,是当年我们夫妇下地,在河边捡来的!”

    这话一出,石破天惊。

    韩氏失手就把手边茶盏碰翻了,茶水淋了一身浑然不觉,程二老爷则腾地站了起来,不小心把椅子带翻,发出惊天动地的响声。

    这声巨响,把众人神智拉了回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孟老夫人只觉脑袋突突地疼,好像有锥子在里面凿洞似的。

    程二老爷扶起椅子缓缓坐下,脸色铁青。

    事情很快就闹个明白,怀仁伯府二房过继来的嗣子,伯府准备倾尽资源在官场上培养的人,居然是个身世不明的野孩子!

    “这个事情,族中是如何知道的?”郭氏讲完,一片沉寂中,程二老爷缓缓开口。

    来的人都看向站在胜叔身后的小姑娘,新弟。

    新弟低着头跪下来,刻意与郭氏拉开了距离,小姑娘口齿还算清晰:“是小妹妹发了烧,我背去万爷爷家给小妹妹看病,在他家住了几日,因为太累睡着了,无意中说了梦话,恰好村子几位婶子去抓药……”

    新弟怯怯看郭氏一眼,道:“我以前捉迷藏躲在柜子里,听爷爷和奶奶说过十三叔的身世……”

    郭氏目光一斜,狠狠瞪了新弟一眼,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是她大意了,那短命鬼没了,就懒得管几个丫头片子。偏偏十三郎和微姐儿都对新弟另眼相待,她明知死丫头手里有些钱,也不好全要过来,竟给了她机会带着那小讨债鬼去瞧病。两个死丫头住在万大夫家,因为少了两张嘴吃饭,她也睁只眼闭只眼,不成想转眼捅出这般娄子来!

    到了如今,后悔也晚了,只求伯府饶过他们一家就好。

    想到这里,郭氏再顾不得脸面,跪着爬过去抱住孟老夫人大腿:“老夫人,我们两口子也不是有意这样,实是当年伯府要挑人,满庄子上属十三郎最出挑,漂亮得像观音娘娘身边的金童似的,又聪明伶俐,合该是要有出息的。像我家老大和老二,一个懒一个赌,要是送了来才是祸害人呢。”

    郭氏一边哭求一边抽自己耳光:“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求老夫人大人大量,莫要和我计较……”

    “够了!”孟老夫人手上青筋直冒,杵了杵拐杖。

    二爷爷咳嗽一声:“老九家的,你也莫闹了,你们的事,那是另说,族老们从庄子上赶过来,可不是管你这个的。”

    二爷爷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薄薄布包,道:“这里面是程家族谱,十三郎到底该如何安排,还要伯府拿个主意才是。”

    时下规矩,没有人家会过继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为嗣子,用玄妙点的话来说,连一丝血脉牵挂都无,将来祭拜先人,先人们都收不到的,过继来有何用?

    且怀仁伯府这一房其实不是没有子嗣,两个亲生儿子都不小了呢,这十三郎是记成养子,还是从程家族谱除名,就要看伯府的意思了。(未完待续。)

    ps:这一章,感谢反求诸己上个月打赏的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