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新身份表姑娘

第三百五十五章 新身份表姑娘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二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程微终于拧着眉问:“你是有事?”

    见程彤不吭声,她又问:“总不能是舍不得我?”

    程彤抿抿唇,忽然抱住程微的腰,抽抽搭搭哭起来。

    程微身子一僵,手动了动,很想把这爱哭鬼从怀里揪出来,又怕她哭得更大声,反而闹得不像话,只得叹气道:“程彤,你这是干嘛呢?”

    抱头痛哭什么的,为什么是程彤和她啊?

    程彤总算是松了手,红着眼抹泪:“我就是害怕——”

    “害怕什么?”

    程彤咬唇没有说,丢下一句“再会”,扭身跑了。

    程微一脸莫名其妙,摇摇头,转身上了马车。

    韩氏便问她:“程彤找你有事?”

    “并没有。”

    “那我怎么瞧着她抱着你哭呢?”韩氏皱了眉,“难道是为了让别人瞧见你欺负她,又闹什么幺蛾子?”

    程微无所谓笑笑:“都不算怀仁伯府的人了,纵是欺负了她,又能如何?”

    她说着挑开帘子,往前看了看,问:“母亲,咱们以后就在国公府长住了?像大姑母她们那样?”

    韩氏点头:“自然是要长住的,你莫非不高兴?”

    “没有,能和外祖父、外祖母在一起,再高兴不过了。”程微放下帘子,淡淡笑道。

    就是以后程瑶嫁过去,整日低头不见抬头见,实在污眼。

    没用多时到了卫国公府,府上众人早就等在段老夫人院子里。

    韩氏领着程微进去,段老夫人就一把抱住程微。哭道:“我的微儿又瘦了,可担心死外祖母了。”

    程微反抱住段老夫人,安慰道:“外祖母莫哭,我这不是没事么,以后就能天天在您眼前了,您莫嫌烦才好。”

    段老夫人是个爽利人,哭完一抹泪。笑道:“哪里会嫌。看都看不够。”

    说完,扫一眼韩氏,绷着脸道:“回来了?都料理清楚了?”

    “嗯。就是等三日后要大哥去拉一次嫁妆。”

    段老夫人几乎是长出了一口气:“这么些年,你总算是清醒了。”

    韩氏脸色讪讪的,没有吭声。

    三太太赵氏上前挽住韩氏,笑道:“大姐回来就比什么都强。老国公和老夫人整日盼着呢。还有微儿,以后府上姐妹多。也不会寂寞的。”

    韩四舅一脸严肃对程微道:“以后多疼你母亲,你母亲这些年不容易。”

    程微一直知道四舅和母亲关系最好,因为这个对她反而淡淡的,大概是嫌弃她一出生就拖累死了孪生兄长。没给母亲带来好运。

    经历这么多,程微早已学会不要太在意一些无关紧要的事……与人,闻言自是淡淡笑道:“四舅说的是。我会的。”

    韩四舅见了,反而觉得程微颇有几分大气。遂点点头,难得有了笑模样。

    “行了,明珠和微儿刚回来,先去安顿吧。陶氏你也累了,就让赵氏领你们过去。”段老夫人开口道。

    赵氏领着韩氏母女往内走,韩氏有些吃惊:“这是去蘅芜苑?”

    “是呢,早在前几日,老夫人便命人把蘅芜苑收拾出来了。”

    韩氏听了心中一暖,一直撑着的那股气险些把眼圈冲红了。

    蘅芜苑虽然占地不是最大的,却是整个国公府最精致的住处,当年她未出阁,就是住在这里。而这么多年来,这处最精致的院子,父母却一直为她留着。

    她原本拥有这世上最好的,却把自己弄成这般狼狈的样子,让女儿连个正常的家都没了。

    看一眼安安静静紧随其后的次女,韩氏忽然愧疚万分。

    “母亲?”程微有些不解。

    韩氏拍拍她:“等会儿收拾东西难免忙乱,你去寻表姐妹们顽吧。”

    程微摇摇头:“还是不去了。我还在禁足中呢,虽然现在国公府算是咱们的家,来了这不算违背皇上旨意,可到处闲逛总是不好。”

    赵氏笑看程微一眼,赞道:“微儿真是大姑娘了。大姐,有微儿陪着你,你可要多乐呵乐呵。在自个儿家啊,比哪里都舒服。”

    赵氏素来和韩氏交好,说的话让韩氏暖心不少,等到了蘅芜苑,见那奇花异草比往昔更繁茂,青石小路打扫得干干净净,笑意更真切了些,这才感到是真的回家了。

    说是收拾,其实屋里屋外已经打扫得一尘不染,只看几个房间的古董屏风摆设,还有床帏、帘子等物,俱是随着韩氏心意挑选。

    这样到了晌午,也就安顿好了,程微随韩氏去段老夫人那里用饭。

    因为她们母女才回来,段老夫人特意命人在厅里摆了三桌,各房人都到齐了,就连刚满五岁的五姑娘都被领了来。

    用完饭,长辈们留在屋子里叙话,小一辈就陆陆续续出去了。

    韩秋华拉着程微的手,笑道:“微表妹,去我那坐坐吧。”

    程微摇头:“不了,我还是回蘅芜苑吧,现在连自己住处还不熟悉呢,要不大表姐去我那坐坐?”

    “也好。”

    韩秋梦拉着韩秋静凑过来,问:“微表姐,大姑母真的和离了?

    韩秋梦逢高踩低的性子,程微再清楚不过,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多言。

    韩秋梦却不罢休,又问:“太子妃去了,是因为小皇孙吗?微表姐,皇上罚你闭门,莫不是与此有关?”

    程微脸色已经沉了下来:“三表妹,我大姐已经去了,这些话,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希望你也识趣些。”

    说罢,程微转身欲走,韩秋梦在后面恼道:“不过就是寄人篱下,又不是自己家里,不知道得意什么!”

    韩秋静拉了拉韩秋梦衣袖,韩秋梦声音更高:“我又没有说错,咱们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姑娘,她算什么?你有什么好怕的!”

    程微转回身来,因为比韩秋梦高出半头多,不用刻意,就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这些话,你有本事去对外祖母说,如果不敢,不如闭嘴!你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姑娘又如何,外祖母当成掌上明珠的,是我。”

    她说着,扫韩秋静一眼,抬了抬下颏:“你们且记着,想让我自怨自艾,自卑寄人篱下那是不能的。只要外祖母乐意,对我多好我都高高兴兴接着。至于你们,羡慕嫉妒恨都可以,只是别来我面前废话,不然下一次,我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说完,程微拉着韩秋华扬长而去,韩秋梦气得直哆嗦:“她,她这还叫好说话?那下一次她想怎么着?打人呐?我还不信了,她一个大家闺秀一言不合还会上拳头。”

    韩秋静小声提醒道:“其实也不是没打过,三姐你忘啦,那一年祖母赏了微表姐一根簪子,你不小心给折断了,她拿着半截簪子追着你跑,差点戳烂了你屁股……”

    “快住口!”韩秋梦气急败坏跺脚。

    姐妹二人原想着给这寄人篱下的表姑娘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反吃了一肚子气,满心憋闷走了。

    直到二人不见了踪影,假山后才绕出韩止与韩平来。

    韩平笑道:“本来是怕微表妹吃亏的,没想到是咱们多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