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七十章 试探

第三百七十章 试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雅的死,是程微心中一根刺,从始至终,她都不相信程雅会自尽。

    瑜哥儿还那么小,是大姐姐万分期待才来到这世上的孩子,若说旁人嫌弃瑜哥儿的痴傻,做母亲的只会更担心、更放不下才是。

    更何况,她明明白白告诉过大姐姐瑜哥儿有治愈的希望。

    大姐姐死于皇宫,她没有办法从寻常路径探寻真相,那就通过招魂,亲口问一问吧。

    “想学招魂之术呀?”青翎真人没有意外。

    他们这场师徒缘分,就是从一场招魂术开始的,小徒弟对此有兴趣,就不足为奇了。

    “可以。你刚拜入玄清观中,既然要随为师学通阴阳之法,就暂且在观中住下吧,等入了门再回家中去。”

    “是,多谢师父。”程微原还担心书禁科太过高深,师父暂时不打算教她,却没想到如此顺利。

    仔细一想,她对书禁科的印象全是来自阿慧那里,阿慧对此避讳莫深,自然给她留下这种印象。现在看来,是阿慧不愿她对书禁科有所了解才对。

    “好了,你且出去,对家人说一声吧。”

    “那弟子告退啦。”程微恭恭敬敬行礼,从静室退了出去。

    从静室前往客房的道路两旁栽了许多银杏树,高大挺拔,如今还未展叶。因为路径偏僻,又正逢吃饭的时候,此时路上便只有程微一人。

    她行走其间,心情便不自觉朗阔许多,对在道观居住的日子开始期待起来。

    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让她脚步一顿。

    那人站在一株格外高大繁茂的银杏树下,青色直裰衬得他背影高大挺拔,如一株生机勃勃的白杨。虽然劲瘦,却透出百折不挠的风骨来。

    程微快步走过去,脚步轻盈,伸手捂住那人的双眼。

    她其实知道瞒不过二哥,就只是想这么做。

    手被一只温暖宽大的手掌捉住,好似带了电流,从指尖游窜直全身每一个毛孔。让她心弦一颤。

    “微微。”程澈转过身。含笑望着穿玄色道袍的少女,语气满是宠溺,“又调皮。”

    程微便收回手。叹道:“二哥要是没有习武就好啦,总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真没趣。”

    程澈一怔,随后表情有些复杂地问:“微微。这么说,你喜欢不会武的人?”

    谢家表弟貌似请过武教习。据说没有什么天赋,只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

    谢家表弟既不会像寻常书生那样弱不禁风,又不会像他这般耳聪目明,岂不正是微微喜欢的类型?

    程澈这句反问让程微也怔了一下。才笑道:“我当然喜欢二哥这般文武双全的。”

    程澈耳根便不受控制的红了。

    他的耳朵生得好,轮廓精致,耳垂饱满。好似一对学会害羞的元宝,总是不听主人使唤。

    “是么?微微刚刚还觉得没趣。”

    程微侧头望着程澈。理所当然地道:“瞒不过二哥才没趣呀。要是别人,我才不会去蒙他的眼。”

    程澈脚步便顿了一下,凝视着程微,表情复杂。

    他是一日比一日更清楚,对微微的心思越发难以自控了。

    特别是当母亲和离,他与两府从律法上没了任何干系,身上又无婚约束缚时,原本死寂的心就如未曾彻底熄灭的灰中落下了一个小火星,只是那么一点,就迅速成了燎原之势。

    姻缘不顺,身世曝光,是不是老天怜惜,在今世给了他那么一点点机会?

    若是如此,哪怕刀山火海,万夫所指,只要不伤害到微微,他愿意一试。

    只是,微微是怎么看他的?

    若是从头至尾,只把他当做纯粹的兄长,察觉他的心思后认为他龌龊不堪,他该如何自处呢?

    程澈目光温柔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少女,心想,他可以很勇敢,也可能很懦弱,只看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姑娘,究竟是需要一位兄长,还是一个男人。

    “微微,若那个别人是你夫君,你也不会吗?”程澈忽然身子前倾,气息几乎可以喷到少女桃花般娇艳的面颊上。

    少女便不由自主红了脸,双颊开出层层叠叠的粉红花瓣来,一直堆叠到雪白修长的脖颈上。

    程微忽地不敢看程澈的眼,半低着头抬脚往前走,好一会儿才低声道:“我不是只有二哥,哪有什么夫君啊。”

    这话又可以理解成好几种意思,程二公子便傻了眼。

    他忍不住想相信微微对他同样有特别的感情,却不能轻易捅破那层纸,直白地问出来。

    因为一旦挑明,若微微只把他当做兄长,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偏偏因为从小到大二人太过亲昵,一步步试探之下,微微那些反应反而让他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

    程澈停住脚步,心中一声轻叹。

    “二哥?”程微有些疑惑。

    程澈抬手,替程微拂去滑落下来的发丝。

    清俊如修竹的温润男子,眉眼温柔含笑,长长的睫毛如蝉翼,轻轻挥动着翅膀,让程微心头痒痒的。

    “微微已经及笄了,自然很快就会有的。”

    又提什么夫君,二哥心里明明有她,难道承认一下会死吗?

    程微心中有些恼,抬眸笑盈盈看他:“那二哥高兴吗?”

    “自然……替微微高兴。”程澈语气一顿,把薄唇抿紧。

    程微目光下移,落在那形状优美的唇上。

    不同于她的唇色鲜艳,二哥的唇有几分苍白,让她就忍不住心中一荡,想起那几次的大胆来。

    难道只有那样,二哥才会老实,而不是近来怪怪的,总是让她无所适从,偏偏又抓不到头绪?

    程微不自觉踮起脚。

    程澈后退半步,眼神一紧。

    微微她……又要亲他?

    是小姑娘家的好奇,还是,还是只愿意和他这样?

    于是程澈又不动声色上前半步。

    他很想知道一个答案呢。

    程微脚尖踮起,忽地抬手搭上程澈的肩。

    程澈浑身一僵,一动都不敢动。

    “有片叶子落在二哥肩上了。”程微指尖夹了一片侥幸残存至今的枯叶,晃了晃。

    “呃,我都没发现呢。”程澈微笑,心中却莫名有些失落。

    程微仰头看他:“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二哥没有发现。”

    “什么事?”程澈声音有些低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