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手帕

第三百七十六章 手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对听雪林的回忆显然不怎么好,不过这个邀请,她略想了想便点头应了。

    谁让她已有好些日子没见到二哥了呢,昨日下山回到府中,外祖母特意设了小宴,二哥与她也没机会多说几句话就匆匆出府了。

    听雪林这个时节没有什么好景致,只在东南一角有几株桃树开得繁茂,宴席便设在那里。

    国公府的小一辈包括和舒,景王府容昕与容岚兄妹,谢家兄妹,还有国公夫人陶氏的娘家侄子陶跃然、陶心怡二人都聚在了一起。

    其他人还好,都住在京城,陶跃然兄妹却是为了韩止的婚事特意赶来的。

    宴席不是常见的圆桌形式,而是长条矮案接在一起,两头对坐。

    程微去的晚,才刚到,容昕便热情招手道:“程微,我特意给你留了位置,快来坐这儿。”

    他这么一喊,众人目光便都集中在程微身上。

    程微险些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走过去扯着嘴角笑笑:“多谢世孙了,我坐二哥身边就好。”

    于是程微光明正大坐在了程澈身旁。

    谢哲收回落在容昕身上的目光,弯唇笑了笑。

    岚郡主抚了抚额。

    哥哥这么厚脸皮,还被人家姑娘毫不留情拒绝了,身为妹妹,她觉得好丢人呀!

    岚郡主便想起近日兄长与母亲闹腾的那几次来。

    最近一次,程微被传说中的国师大人收为弟子后,母亲口风似乎松动了?

    岚郡主侧头,看一眼头戴白玉冠、身穿紫色云纹锦缎袍的兄长,怎么看都有种孔雀开屏的味道。

    大哥这么高兴。貌似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啊。

    “微表姐,跟我们讲讲,你是怎么被国师收为弟子的?我真是好奇死了。”谢晓笑盈盈问道。

    微表姐很可能成为她未来嫂子呢,怎么那景王世孙表现得颇热切?她可要替大哥看住了。

    “就是机缘巧合吧,我常去济生堂,无意中遇到过师尊一回,他觉得我有些天赋。就收了我为徒。”对于这些事。程微不愿多提,便简单说道。

    这时韩平开口道:“明日就是大哥的大喜日子,今日大家可不能轻饶了他。来。大哥,弟先敬你一杯,祝你们以后夫妻和睦、恩爱美满。”

    他这样一说,众人注意力便从程微这里转移。端起酒杯纷纷打趣起韩止来。

    谢晓悄悄打量着韩平,便忍不住红了脸。

    近来两府有些意向。她不聋不瞎,当然是得到一点消息的。

    这位平表哥虽然面貌寻常,但举止颇沉稳,这一点。和大哥有些相似呢。

    程微见不再是众人焦点,悄悄松了口气,侧头抬眸。与程澈视线相触,便忍不住甜甜一笑。

    “微微在山上可还习惯?”程澈夹了一块程微喜欢吃的枣糕。放入她碟子中。

    “还好,每日早起早睡,许多事要亲力亲为,感觉身体都轻健不少。”程微一本正经回答兄长的话,长案下手却悄悄伸过去,捉住他手指。

    少女手指修长柔软,总是能撩拨起人心头涟漪,只是这种长案毕竟不同于圆桌的隐秘,程澈在甜蜜之余,有些无奈,悄悄用力抽回手,警告瞪程微一眼。

    程微不动声色吃着枣糕,空出的那只手又百折不挠缠上去,指尖一点,在程澈手心写字:虽然早睡,可是每日躺下都想二哥想得睡不着。

    程澈一双耳朵便又红了。

    程微再次写道:二哥想我没?要是没有,我便伤心了。

    程澈垂眸捏着酒蛊,没看程微,好一会儿低声道:“嗯。”

    程微便心满意足笑起来。

    “程二哥。”

    少女娇柔的声音响起,程微不由抬眼,就看到陶心怡双颊微红,望着程澈。

    程微心一堵。

    岚郡主说过,陶心怡倾慕二哥呢。

    “陶姑娘有事?”程澈温和问道,长案下的手猛然被那柔嫩的手指掐了一下。

    “无事。”陶心怡飞快垂下眼,心砰砰直跳。

    她一直喜欢程二哥这个样子,无论是早几年的处境艰难,还是中状元后的风光无限,永远是一派温和淡然。

    这样的男子,将来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会是最好的依靠。

    她马上要十七岁了,家里人开始频繁提起她的亲事,今日总要找个机会,试探一下程二哥的意思。

    便是不成,那至少没有遗憾了。

    “我看程二哥有些上脸,可是不胜酒力?”

    “呃——”程澈刚一开口,就被程微狠狠掐了一下。

    程微冲陶心怡莞尔一笑:“二哥是有些喝多了。二哥,那边通风,我扶你去那里醒醒酒吧。”

    程澈哪还敢多说一个字,老老实实点头:“好。”

    都是年轻人聚在一起,又是彼此熟识的,一旦开始喝起来,气氛很快就格外热闹,谁也顾不上谁了。

    程微扶着程澈去醒酒,陶心怡咬了咬唇,一脸郁闷。

    “心怡,你怎么啦?”岚郡主凑过来问。

    陶心怡叹口气:“郡主,我觉得程微比瑶姐姐难相处多了。”

    岚郡主以前不大喜欢程微,可后来渐渐转变了看法,加上自家那不靠谱的大哥明显看上程微了,哪里还愿意说她不好,当下便道:“却也不是这样,程微性子直,要是能入了她的眼,她便会掏心掏肺对你好。”

    “呃,是么?”难道是她以往对程微太冷淡,那丫头才有意阻挠?

    “心怡,你到底怎么啦,瞧着魂不守舍的。”

    陶心怡拉住岚郡主的手,低声道:“郡主,你和程二哥比我熟悉,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陶心怡借着衣袖的遮掩悄悄把一方帕子塞过去:“你把这帕子替我转交程二哥,看一看他的意思。”

    岚郡主捏了捏那方雪白帕子,一脸疑惑:“这帕子里什么都没有啊。”

    陶心怡低声道:“程二哥见了,会懂的。”

    “可是,这岂不是私相授受……”

    见无人注意,陶心怡眼一垂,声音已是哽咽了:“好郡主,求你帮帮我吧。我就只想看看程二哥的意思,若他无意,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就死心嫁人去了。我,我不试试总不甘心的。”

    “那好吧,我找机会问问看。”岚郡主把帕子收了起来。(未完待续。)

    ps:昨天去检查,有一个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尿检发现有尿蛋白。因为生第一个宝宝时就是严重的妊高症,最后是在宝宝八个月时紧急剖出来的,所以对我来说,这是比前期一直出血还要担心的事。我不确定能不能顺利到孕晚期,所以心情无可避免受到很大影响。不过目前身体状态还不错,我知道保持乐观的心情,才可能不会变得更糟。希望我能好运,无论是凝聚了我心血的竹马,还是肚子里的宝宝,都能有一个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