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七十九章 韩止大婚

第三百七十九章 韩止大婚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和舒望着那张与自己相似的面庞,有些出神,直到劈啪一声爆响一个烛花,才咬了咬唇,问道:“你与澈表哥,是怎么回事儿?”

    “嗯?”程微一怔,随后便明白过来,“你看到了?”

    和舒有些意外程微的平静,心中更恼,沉着脸道:“是。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白日时他们都在蹴鞠,我上不了场,又有些头疼,就想先回屋子里歇会儿。走到假山处,无意间听到了你与澈表哥的谈话。”

    说到这里,和舒神情激动起来,雪白的面庞爬上红晕:“程微,你和澈表哥……你和澈表哥不是我想的那样,对不对?一定是我误会了,对吗?”

    程微抿着唇,好一会儿,伸手一指:“和舒,你先坐。你这样激动,对身子不好——”

    和舒断然打断程微的话:“你先说,是不是我误会了?”

    程微便笑了:“不,你没误会,就是你想的那样。我心悦二哥,二哥也心悦我,我们会成亲的。”

    “你——”和舒上前一步,喉咙一痒,大声咳嗽起来。

    “和舒,都说了,你不要这么激动——”

    程微上前替和舒拍背,被他一把推开:“你别管!”

    “若是不管,你就要咳死了!”

    和舒身子前倾不住咳嗽,闻言抬眸看程微一眼,咬牙道:“我情愿死了的好,也省得日后看着你糟心!”

    程微彻底怔住,喃喃道:“和舒,你说什么赌气话。就算我与二哥相爱不容于世,也不必说这些死啊活啊的话——”

    “程微,你是不是想。这与我不相干?”和舒显然是气狠了,一声冷笑,“是,是我多管闲事了!”

    他抬脚就走,走到门口回头一看,见程微就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一跺脚转回来。伸出手抓住她肩膀:“你想都别想。你是我表姐,就关我的事!”

    程微抬手扶额。

    小表弟这么自相矛盾,他此刻心情到底有多错乱啊?还是不刺激他好了。

    “程微。你那是什么表情?怎么无理取闹的那个人反倒成了我?”和舒咬牙喊道。

    程微叹道:“和舒,你若不想等会儿被欢颜扛回去,尽管继续激动好了。”

    和舒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被小丫鬟欢颜扛在肩头,趁月黑风高夜匆匆赶路的画面。

    程微说得对。他要镇定,镇定!

    “好了。我现在不激动了。程微,你是怎么想的?你和澈表哥是兄妹啊!今日是被我瞧见,你想过没有,万一是被别人瞧见。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外祖母若是知道你与澈表哥……非要气死不可!”

    程微很平静:“我没有怎么想。在这种事上,我若能想,就没有你今日看到的那样了。二哥更是如此。我与二哥,男未婚女未嫁。彼此视为唯一,我们也在想办法尽量降低给旁人造成的困扰。那么,和舒,你要我怎么办?”

    她可以想见,这样的事被人知道,第一个反应就是无法接受。正因为如此,说她厚脸皮也好,无耻也罢,她只能表现得更淡定,更无所谓。

    试问,若她自己都一副见不得人、做了丑事的姿态,别人又怎么可能会有真诚的祝福呢?

    “你怎么办?就非是澈表哥么?”见程微如此平静,和舒反而没了指责的力气,喃喃问道。

    程微直视着和舒的眼睛,没有任何迟疑:“是,非他不可。若不能与二哥在一起,我情愿一辈子不嫁人。”

    说到这里,语气更加坚决:“不是情愿,是一定!我是青翎真人嫡传弟子,玄清观最有资格争取国师法统的人之一,本来就有不嫁人的权利。和舒,比起我与二哥在一起,你更乐意见我终身不嫁吗?”

    和舒咬了唇,气得双颊鼓起来:“你,你个无赖!”

    他到底是没了先前惊涛骇浪的怒气,沉默良久,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偷偷摸摸下去吧?”

    “什么偷偷摸摸!”程微渐渐红了脸,“二哥说,再给他两年时间,就算到时候还是会有风言风语,至少不能让外祖母他们像你这般,一听了恨不得把我浸猪笼。”

    “我不是,我只是气急了——”和舒脸微红,别过眼去。

    程微伸手,拉住和舒衣袖:“和舒,你会祝福我吧?”

    和舒看着程微,脑海中想起二人很多过往,最终轻轻点了点头:“嗯。”

    不祝福,他还能如何呢?

    室内光线渐暗,一片静谧。

    许久,和舒轻声问:“程微,亲亲是很好玩的事吗?”

    “咳咳咳咳——”这一次,换程微剧烈咳嗽起来。

    和舒抬手替她拍了拍,耳根同样是红的:“我,我就是好奇——”

    程微抬眼看他,霞飞双颊:“等你小成年礼后就知道了,小孩子家,这么好奇作甚!”

    和舒大怒:“什么小孩子,我只比你小一岁!”

    程微抬头挺胸:“但我成年了,你离加冠还有六年!”

    和舒拂袖而去。

    再也不要理这个无赖了,从小到大只会气他!

    翌日,天大亮。

    卫国公府灯笼高挂,红绸缠枝,里里外外焕然一新,就连那枝头欢叫的鸟儿羽毛仿佛都比往日光鲜许多。

    迎亲的队伍绕着西城敲锣打鼓走上一圈,程瑶坐在轿子里,心头悲喜难辨。

    兜兜转转,她还是嫁给了卫国公世子。

    卫国公夫人陶氏,看着娇娇弱弱,却是面甜心苦,当她的儿媳妇,可不轻松。

    不过,她怕什么,只要韩止对她够好,调养几年身子再生几个孩子,就站稳脚跟了。

    就陶氏那身子骨,什么都不好说呢。

    程瑶垂眸,从大红并蒂莲盖头下看着自己涂得鲜红的指甲。

    如今首要的,是要把花烛夜应付过去。

    想起这个,程瑶是有些恼的。

    太子实在是缠她缠得紧,让她身子越发敏感了,恐怕到时候只弄些鲜血对付,是不好瞒过去的。

    不过对上韩止,她还是有把握的。

    大红花轿抬到了卫国公府,待到吉时,新人拜堂之后,新娘被人扶着送入新房,新郎官则被一群人留住喝酒。

    韩止一想起等在新房里的新娘子,哪有心思应付这些,使了个眼色给韩平,终于找了个机会溜回新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