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八十章 敬茶(百歲的和氏璧)

第三百八十章 敬茶(百歲的和氏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新房里喜烛高照,新娘子坐在挂着红纱帐的罗汉床上,头上蒙着红喜帕,坐得笔直,一派端庄娴雅。

    门吱呀一声响,韩止推门而入,陪嫁的丫鬟见了,便识眼色的屈膝一礼,默默退下。

    门关好,韩止站在那里痴痴望着新娘,一时情怯,竟忘了如何抬腿。

    这是他梦寐以求的女子,不知此时,她的心里是否如他一般欢喜?

    定然是不及他的吧?

    韩止想起那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还有至今阴雨天时隐隐作痛的腰。

    那次坠马,为了瞒过祖父与父亲,他可没敢留手,使得是真真正正的苦肉计。

    不过,终于能有今日,一切便都值得了。

    韩止终于抬腿,一步步走向床榻,暗暗吸了一口气,拿起秤杆把喜帕挑了下来。

    都说新婚之日是一个女子最美丽的时候,程瑶自不例外。

    喜烛映照下,只见她黛眉修长,朱唇娇艳,原本清丽无双的眉眼在脂粉妆点下多出一分秾丽来,更是撩人心弦。

    韩止定定望着,忍不住道:“瑶表妹,你今日可真美。”

    若只论美貌,瑶表妹今日不输微表妹了。

    韩止脑海中晃过这个念头,随后哑然失笑。

    他这是怎么了,好端端如何拿瑶表妹与微表妹比较。她们原本就是截然不同的女子,瑶表妹令他倾心的从来不是容貌。

    程瑶抬眸,温柔一笑:“世子,以后还是叫我霄儿吧。”

    韩止在她身侧坐下,伸手握住她的手:“好,以后就叫你霄儿。只是。你是不是也该叫我夫君了,而不是世子。”

    程瑶嗔他一眼,素指纤纤指向喜桌:“尚未喝交杯酒,怎么就能叫……夫君呢。”

    韩止心中一荡,拉着程瑶走向喜桌,二人相对而坐。

    手持酒壶,满上两杯。韩止端起一杯递给程瑶:“霄儿。饮下此杯,从此我们就是夫妻一体了。以后我定会好生待你,矢志不渝。”

    程瑶接过酒杯。轻声道:“止表哥,我从未想过,咱们能有今日。”

    两只酒杯以彩带相连,二人各执一杯。自然不能相距太远,彼此间气息可闻。

    程瑶闻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浓浓酒味。便知韩止在外面已是喝了不少,心中当下更安定了些。

    二人举杯,各饮半杯,随后手臂交错。把剩下的一半喂对方饮下,至此算是完成。

    喜烛摇曳下新妇容颜如花,新郎早已心猿意马。握住程瑶的手道:“霄儿,咱们早些休息吧。”

    程瑶坐在那里。未动。

    韩止不由一怔:“霄儿,你怎么哭了?”

    程瑶垂眸,任泪珠无声滚落:“我就是在想,若是能以程瑶的身份光明正大嫁给你该有多好,而不是顶着这莫须有的名字过一辈子。”

    韩止听了大为怜惜,抬手替程瑶拭泪,柔声安慰道:“莫哭了,名字只是一个称呼罢了。在我心里,只要那个人是你,就足够了。”

    程瑶破涕为笑:“止表哥,你对我真好。”

    一声“止表哥”,更是让韩止眼中柔情更甚,简直要溢出来。

    程瑶起身,款款走至桌旁,抱起一个小小的酒坛返回来。

    “这是——”

    程瑶把那红绸封口的酒坛递给韩止看:“这是女儿红,小时候,我亲手埋在院子里桂花树下的。”

    程瑶眼神迷离,似是陷入了回忆,声音轻如飞烟:“那时我才刚懂事,听说家中生了女儿,待她满月时母亲便会亲手埋下数坛女儿红,等她嫁人时才取出来宴客。只是我出身卑微,没有这个福气,又总忍不住奢望,就悄悄埋了这一小坛。今日取出来,用来宴客是不够的,不过若夫君能与我同饮,就心满意足了。”

    她说完,把酒坛开封,浓郁的酒香就飘了出来。

    韩止在外面敬酒已是喝了不少,此刻正是意识清醒却有了几分酒意之时,闻到这酒香就忍不住吸了一口气,且听了程瑶这番话,心中更是怜惜,哪里还能拒绝,径直拿过酒坛倒满酒杯。

    几杯酒入肚,后来的酒是怎么喝完的,韩止已经记不大清楚了,程瑶见差不多了,扶着他走向罗汉床。

    一番宽衣解带,二人双双倒在新床上,大红的纱帐落下来。

    一夜芙蓉帐暖,合欢花开,再睁眼,天已大亮。

    “霄儿,我——”韩止坐起来,有些茫然。

    程瑶含羞低头:“夫君,该收拾一下,去给长辈们敬茶了。”

    韩止目光便不受控制落在大红床褥上铺的那块白绫上。

    一抹暗红瞬间让他脸微热,看向程瑶的眼神更加温柔:“霄儿,你……你可还好?抱歉,我昨日喝得有些多,不知道有没有伤着你……”

    韩止越说,心中越懊恼。

    他怎么就喝醉了呢,对花烛夜的印象只剩隐隐约约的*蚀骨,却忘了具体经过。

    “我无妨……世子,咱们快走吧,去迟了总不好。”程瑶含羞一笑,心中大石总算落了地。

    大厅里,卫国公府所有主子们都到齐了,众人瞩目看着一对新人敬茶。

    “请祖父、祖母喝茶。”

    段老夫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便随手放下,淡淡道:“既然已是国公府的媳妇,自此就要端庄自持,与世子一道孝顺长辈,友爱弟妹子侄,可记住了?”

    程瑶心中一跳。

    老夫人这话,听着总有些不对劲。

    她飞快抬眸扫了段老夫人一眼,却从其表情上瞧不出端倪来,只得作罢,恭恭敬敬应一声是。

    段老夫人把一个玉镯赏给了程瑶,

    程瑶接过,心中颇不是滋味。

    这玉镯水头极好,当然价值不菲,可她作为世子夫人,国公府嫡长孙的妻子,这份见面礼明显有些轻了。

    韩氏坐在段老夫人不远处,挑眉冷笑。

    嫌见面礼轻么?

    呵呵,还以为她是怀仁伯府的二夫人,想着家丑不可外扬?

    程修文与丫鬟生的种,做出未婚私通的事来,****何事?

    韩氏扫一眼段老夫人与陶氏,抿唇一笑。

    她已是够厚道了,顾着大嫂的面子,只讲与母亲与大嫂听,二嫂与三弟妹可都不知道呢。

    “请父亲、母亲喝茶。”

    卫国公端起茶杯喝过,给了见面礼,而陶氏则盯着一脸恭敬的新妇许久,没有端茶。(未完待续。)

    ps:加更感谢百歲童鞋前几日打赏的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