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八十三章 侍疾

第三百八十三章 侍疾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世子说那元帕的事?”程瑶满眼震惊,随后就是一副被羞辱的表情,望着韩止的眼神痛苦又失望,“世子这是怀疑我?”

    韩止心中一慌,握住程瑶的手:“不,我只是担心其中有什么误会——”

    程瑶背过身去,不言不语,肩头微微耸动。

    韩止心生愧疚,把她揽过来:“霄儿,我是不想咱们二人之间心生芥蒂,才问你的,真的不是疑心你。”

    程瑶抬眸,目光温柔凝视韩止,终于笑了:“止表哥,我就知道,你是信我的。若是连你都不信我,我真是太难了……”

    “对不起,对不起。”抱着纤弱的人儿,韩止愧意更甚。

    程瑶低头埋在他胸膛,唇角弯了弯,缓缓解释道:“其实,我是对父亲说过,我早与你私定了终身。”

    “嗯?”韩止有些惊讶。

    程瑶双手环住他的腰,揽得更紧了些:“傻瓜,我若不这么说,当时就被父亲嫁给那个县丞之子了。本来是权宜之计,结果被他们误会了。”

    韩止心头一松,嘴角现了笑意:“原来是这样。那我这就去与母亲她们解释清楚。”

    “别去。”程瑶拉住韩止,“这种事哪里是能解释清楚的。你越解释,说不定夫人她们越觉得是为我开脱。罢了,既然她们这样认为,那便这样吧。只要止表哥不乱想,咱们两个好好过,那就足够了。”

    韩止抬手,抚着程瑶白皙的面颊:“霄儿,委屈你了。”

    程瑶抿唇一笑,抬手环住韩止脖颈。柔声道:“能和止表哥在一起,怎么会觉得委屈。”

    佳人柔情似水,韩止心中一荡,忍不住凑过去,攫住那芬芳的唇。

    云消雨歇,荼蘼的气息久久未曾散去,韩止搂着怀中人一直舍不得放开。只觉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欢愉无比。心头那层阴影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去。

    新婚燕尔,如胶似漆,自是不消多说。传到陶氏那里却是勃然大怒。

    “世子与世子夫人,当真是每夜要数次水,夜夜不落?”

    报信的婆子把头垂得低低的,点了点头。心道难怪夫人发火,要是她儿子这样。她非急死不可。这人又不是铁打的,如此下去哪里受得了。

    陶氏垂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到底是丫头生的,没有一点庄重!“

    婆子忙把头垂得更低。

    这话夫人能说。她是不敢听的。

    那毕竟是少奶奶,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再如何不庄重。也不是她一个婆子可以非议的。

    “行了,你出去吧。”陶氏摆摆手。

    翌日。陶氏就病了。

    国公府请了朱太医过来看诊,朱太医只是开了几副常喝的药,叮嘱好生调养着。

    陶氏历来身子骨弱,要说大病是没有的,除了用心调养,还真没有什么好法子。

    不过这一卧床,当儿媳的便要侍疾。

    程瑶在众人印象里素来明理懂事,不用任何人提醒,当然是主动提出来了。

    当着众人的面,陶氏半靠在床头,有气无力赞了程瑶几句懂事孝顺,便默许了她尽孝的行为。

    夜里,陶氏翻了个身,喊道:“水——”

    打了地铺睡在陶氏脚底下的程瑶忙爬了起来,揉了揉眼,出去倒水。

    “夫人,水来了。”

    陶氏眼睛尚是闭着的,接过水杯抿了一口,尽数喷了出去:“太凉了!”

    程瑶被喷了满头满脸,那点睡意早就没有了,望着陶氏死死攥着拳头。

    陶氏这时睁开了眼,眼神恢复了清明:“是孟氏啊,我倒忘了,以为是青娥呢。”

    青娥是陶氏身边的大丫鬟,与另一个大丫鬟*一道,本该轮流守夜伺候陶氏的,可现在却安安稳稳睡在房里。

    程瑶想到这里,心中恨得不行,偏偏孝道的帽子压死人,明知道陶氏是有意折磨她,却只能受着。

    “孟氏,真是辛苦你了。”陶氏温和笑着。

    “不辛苦,那儿媳再给您端一杯水来。”

    程瑶转身出去,才掏出帕子擦了擦脸上水渍,想着这是从陶氏嘴里喷出来的,心里直犯恶心,转过屏风提了一壶热水倒满,奉给陶氏。

    陶氏接过在唇边凑了凑,并没有喝,放置一旁道:“这么一折腾,又不渴了,连点睡意都没了。孟氏,不如你陪我说说话吧。”

    程瑶眼前阵阵发黑。

    这个老妖婆,就是皇后娘娘,恐怕都没这么难伺候了吧!

    老妖婆当然不困了,白日里儿子过来侍疾就睡得香甜,到了晚上可劲折腾人,要水都要四五次!

    翌日一大早,韩止过来请安,陶氏便笑道:“止儿,孟氏是个孝顺的,夜里我有个什么事,她都提前替我想到了,恐怕就是女儿都没这么贴心。以后你可要好生对她。”

    韩止一听母亲对媳妇满意,大为高兴,咧嘴笑道:“儿子知道了。”

    陶氏心中膈应,面上一直挂着笑,心疼看程瑶一眼道:“就是辛苦她了。你瞧,这才几日,孟氏脸都瘦了。这万一我的身子还没好,孟氏再病了可如何是好?”

    韩止早把程瑶憔悴的模样看在眼里,哪有不心疼的,不过一想到母亲这一病竟缓和了婆媳关系,所有的心疼就只能暂且放到一旁了,笑道:“母亲身体最重要,儿子与媳妇给您尽孝,那是天经地义的。母亲放心,霄儿最有孝心,就是为了不让您忧心,也会好生照顾自己的。”

    说到这里,韩止看向程瑶,满眼的柔情想念:“霄儿,你说是不是?”

    是你妹啊!

    程瑶嘴唇抖了抖,都想爆粗口了。

    熬了这几日,她早就受不住了,今早刻意打扮得憔悴些,就是想让韩止看了心疼,替她求情免了这侍疾之苦的。

    实在不行,就昏倒在他面前。总不能儿媳妇累病了,还要爬起来侍疾吧?

    却没想到陶氏几句话就把她这条路堵死了,偏偏这个口口声声说爱她疼她的男人,不帮忙不说,还死命拖后腿!

    程瑶眼前发黑,连气带累,是真想昏了,奈何韩止才说了那番话,她这一昏无异于啪啪打脸,几日的辛苦就白费了。

    无奈,程瑶只得咬牙忍下来。

    陶氏这一病,就足足病了半个月才好,已经瘦成一道闪电的程瑶这才得以解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