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八十六章 闭关

第三百八十六章 闭关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把银耳羹放这吧。 ”

    盼盼脚步轻盈走进来,轻轻把银耳羹放在高几上,一双灵动眸子看向韩止:“世子,您趁热喝,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韩止神色淡淡:“知道了,你出去吧。”

    盼盼抿了抿唇,一双眸子含了失望与哀怨,直白瞥了韩止一眼,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看着缓缓合拢的房门,韩止叹了口气。

    他并不迟钝,哪里不懂盼盼的意思,只是,既然决定一心对待瑶表妹,这个时候要是与盼盼在一起,岂不是让她伤心。

    韩止没有理会那碗银耳羹,任其慢慢变冷,手持书卷心不在焉看着,脑海中偶尔闪过盼盼那双欲语还休的美丽眸子,不觉有些心烦,把书卷一丢,抬脚走出书房透气去了。

    程瑶那里,丫鬟正在报信:“盼盼给世子送了羹汤便出去了。”

    “世子呢?”

    “世子过了没多久就出门了。”

    程瑶松了一口气,想起盼盼与硕哥儿,眼神冷厉起来。

    她才进门不久,出手整治那个通房和庶长子总不大好看,没想到那婢子是个胆大的,竟打着趁虚而入的主意!

    幸好,韩止一颗心还扑在她身上。

    以后……

    程瑶低叹一声。

    以后若是贵妃娘娘再传她进宫,委实是件头疼事。

    程瑶隐隐有些后悔,转而一想,若没有太子对她的别样心思,当时在清凉山就没那么顺利见到华贵妃,便把这念头抛开了。

    国公府这边风平浪静。怀仁伯府却跟打了鸡血似的。

    原因无他,宫中传出风声,要为太子选太子妃了。

    “彤儿近来规矩学得如何?”孟老夫人问已经升级为董氏的董姨娘。

    董姨娘穿着一身素纹锦缎裙袄,耳垂明月珰,显得素净又清丽,闻言忙恭恭敬敬道:“彤儿每日卯正起床,跟着教导嬷嬷学规矩。从不敢有半分懈怠。”

    孟老夫人点点头:“那就好。宫里有为太子选太子妃的打算了,彤儿身为咱们怀仁伯府的嫡女,希望很大。你这做母亲的可要盯住了,别因为她自己学不好,到时候丢人!”

    “儿媳明白,老夫人放心吧。彤儿向来懂事。”

    “嗯,几个孙女里。彤儿确实是个懂事的。”孟老夫人扫董姨娘一眼,眼神挑剔,“董氏,你以后也别穿这么素净。连点喜气都没有!”

    董姨娘笑容一僵,垂着头恭顺道:“是,儿媳知道了。”

    孟老夫人挥挥手。让董姨娘退下,叹道:“毕竟是个村女。上不得台面。”

    一旁的嬷嬷忙道:“老奴瞧着,二太太最是孝顺恭敬了。”

    程二老爷官居四品,董姨娘扶正后,原是可以请封诰命的,上头却压下来没批,到现在府上人只敢称董姨娘为二太太,而不是二夫人。

    孟老夫人挑着嘴角冷笑:“也就是这点好处了。嘶——”

    她扶额,神色痛苦。

    “老夫人又头疼了?”

    孟老夫人一脸阴沉:“这头疼的症状是越来越重了,以前还有三丫头按时给我调制符水,现在竟是只能生受着。”

    “老夫人何不遣人去玄清观找三姑娘,三姑娘走到哪里也是您的孙女,还能不管了不成?”

    孟老夫人想了想,点头。

    这边董姨娘回了莲皎居,直奔程彤那里,才走到门口,就听到一阵哭声。

    她忙推门而入,就见程彤扶着床柱抽泣,哭得梨花带雨。

    “彤儿,这是怎么了?”

    程彤抬头,扑进董姨娘怀里:“母亲,我真的熬不下去了。好端端的,为什么拘着我从早到晚学规矩?母亲您瞧。”

    程彤掀起裙摆,把脚伸到董姨娘面前:“我脚踝一直都是肿的。难道当嫡女还有这样的要求,以往我没见三姐学这些呀。”

    “什么三姐,程微早已不是咱们府上的姑娘了,以后你可不许这么叫。”

    程微若还是三姑娘,那彤儿算什么?

    董姨娘掏出帕子,动作轻柔替程彤拭泪,瞧着女儿肿起来的脚踝,虽然心疼,却只能放在心里,宽慰道:“彤儿啊,俗话说得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现在且辛苦些,将来就享福了。程微当初就算想学,哪有这样好的机会。”

    程彤听出点端倪来,擦了擦眼泪问:“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

    董姨娘想着女儿早晚会知道,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压低声音道:“宫里要给太子选太子妃了。你现在可是咱们府上适龄嫡女,再有那传下来的遗旨在,当选的机会还是很大的。彤儿,你怎么了?”

    董姨娘正说着,见程彤脸色忽然变得煞白,一副喘不过气来的模样,不由吓了一跳。

    程彤眼前阵阵发黑,几乎看不清董姨娘焦急的脸庞:“母亲,您说的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这孩子,就算是激动,也别这个样子呀。彤儿——”

    程彤一口气没上来,昏了过去。

    再醒来,屋子里已是不少人,就连孟老夫人都在场。

    “祖母——”

    孟老夫人一脸关切,按住程彤的手臂:“醒了就好,莫动。是不是这些日子学规矩太累了?那就先休息几日,身子骨是最要紧的。”

    “谢祖母。”半睡半醒间,程彤早已想个明白,在孟老夫人面前哀求哭泣,那是半点不管用的。

    得了许多安慰话,转眼间一屋子人散尽,程彤这才拉过锦被蒙住脸,无声哭泣起来。

    玄清观中,程微坐在银杏树下默默背诵招魂符的画法,同样换了一身道袍的欢颜立在一旁,挥手替她驱赶小飞虫。

    一个小道童疾步跑来:“太师叔祖,山下有人来找您呢。”

    程微睁开眼,眸中有些欣喜。

    二哥生辰马上要到了,莫不是想着与她一起过,所以来找她了?

    果然是心有灵犀呢。

    “什么人?”

    小道童道:“说是您祖母身边的嬷嬷,来找您要缓解头痛的符水的。”

    程微眼中笑意顿收,重新闭上了眼。

    “太师叔祖?”小道童一脸困惑,歪头打量着这位只比自己大了几岁的小太师叔祖。

    没有得到回应,小道童看向欢颜:“太师叔祖这是怎么啦?”

    欢颜一脸严肃:“闭关呢。”(未完待续。)

    ps:最近家里事情太多,婆婆又住院了。晚些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