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八十八章 留宿

第三百八十八章 留宿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饭后,程微忧心忡忡,时不时偷偷瞥程澈一眼。

    二哥把一碗红烧肉都吃了,烧得糊焦辣臭那一种,该不会拉肚子吧?

    被妹妹担心会拉肚子的程二公子已经不动声色灌了第三杯茶,开口道:“微微,二哥送你回国公府吧。”

    “噢。”程微看看天色,很想说留下来,到底是没好意思开口。

    程澈站起来,去拉程微:“那就走吧,我看天有些阴,说不准过会儿就要下雨了。”

    咦,要下雨?

    程微淡定抽回手,握住茶杯:“二哥,菜有些咸了,我喝杯茶再走。”

    程澈没有多想,重新坐了下来:“好。”

    于是程微捧着一杯茶,足足喝了小半个时辰。

    就听外面风骤起,雨点啪啪落了下来。

    程微把茶杯放下了:“二哥,外面好像下雨了……”

    雨势不小,把窗前一丛芭蕉打得凌乱,屋檐下已是雨帘一片。

    “雨好像不小,家里有伞吧?”程微站了起来,抬脚欲往外走。

    程澈拉住她。

    “二哥?”少女半抬着头,一脸无辜。

    程二公子表情微赧,好一会儿才轻声道:“留下吧。”

    “嗯?”

    “雨太大,打湿了会着凉。”

    程微便露出个羞涩的笑容来:“二哥既然要我留下,那我便留下吧。”

    程二公子嘴角笑容有些僵硬。

    微微这话怎么让他觉得自己是个趁人之危的登徒子?他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

    程微压住嘴角的笑,故意问道:“那我住哪呢?”

    “跟我来。”程澈带着程微走出起居室,沿着狭窄的游廊走到东厢,推门而入。

    程微其实早就来过这里了,此时却像头一遭进来。指着墙上一副雪日梅景图道:“这幅画是我喜欢的。”

    然后又赞那烟青色的窗幔帷帐:“这个颜色也好看。”

    程澈脸微热,清了清喉咙,板着脸解释道:“想着你与母亲偶尔许会过来,就预备着了。”

    程微弯弯唇角,心中暗笑。

    二哥又口是心非了,那雪景图,还有帷帐的颜色。分明是她喜欢的。关母亲何事呢?

    罢了,二哥要这样说,她就不揭穿了。

    程澈站在明显是按照少女闺房布置的房间里。耳根悄悄红了,忙道:“天色不早了,微微,你早些休息吧。”

    程微便冲着程澈笑:“可是。二哥,我还想沐浴呢。”

    沐浴?

    程澈表情有些呆滞。好一会儿才道:“这净房还没收拾好,洗起来不大方便,微微不如明日回国公府再沐浴吧。”

    “好吧。”程微遗憾叹口气,心想。二哥怎么忽然又这么老实了呢,完全没有了玄清观中银杏树下的霸气嘛。

    程澈却真的呆不住了。

    二人已经明确了心意,却无媒无聘。他当然不能再放纵自己胡来,不然岂不是轻贱了微微。

    “二哥。我还睡不着,不然咱们说说话吧。”程微手疾眼快,一把拉住转身欲走的程澈。

    难得见面,这就放二哥走,她才是傻瓜呢。

    程澈被程微推着坐下,听她问:“二哥近来在忙什么?我听素梅说,你总是回来这么晚。”

    翰林院是清贵之地,当然更清闲,要说忙碌,程澈自是有其他事要忙,不过之所以****晚归,却是为了躲那安阳公主。

    当然这个事,他是不打算对程微说的。

    “最近在修订前朝史书。”

    程微对这些不大懂,亦不感兴趣,便又讲起道观的生活来。

    比如每次吃饭前,一群道士要跪着做功课,约莫跪上半个时辰才可以用饭,她身为青翎真人的弟子亦不能例外,于是到了开饭时,要比往常多吃一个馒头。

    比如有个小道童偷偷去后山烤麻雀吃,被发现后险些被赶下山去,还是她开口才留了下来。转日那小道童就孝敬了她一串烤得金黄流油的麻雀,她勉为其难吃了。

    还比如……

    程澈认真听着,窗外雨声零乱,室内烛火温柔。

    程微渐渐没了声音,抬眸与程澈对视。

    程澈便回过神来,问:“怎么不说了?”

    “说完了。二哥,不如咱们干点别的吧。”

    程澈心生不妙的预感,少女一张比桃花还要鲜妍的面庞忽然凑近,笑盈盈道:“二哥亲亲我可好?”

    轰的一声,程二公子脑海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就斥道:“胡闹!”

    程微委屈又惊讶:“可是那日,二哥分明亲了我两次!莫不是亲完就不认了?”

    这是什么话?

    程澈脸色通红:“那不一样。在成亲前,二哥不能再那么对你……”

    说到这里,顿了顿,语气加重:“傻丫头,你就不怕被人瞧见,影响了你清誉吗?”

    程微咬唇不语。

    在二哥的小宅子里,能被谁瞧见?二哥就是老实得令人气恼。

    程澈自觉说重了,又缓了语气,低声道:“等成了亲,二哥……自是什么都依你……”

    说罢,他几乎不敢再看程微一眼,抬脚走出厢房,冲进雨幕中。

    程微目瞪口呆。

    有游廊连着正房,二哥好端端去淋什么雨?

    她脱了鞋躺在床上,想着程澈临走前说的那话,便悄悄揉了揉脸,傻笑起来。

    翌日,天放晴,程澈穿好青色官袍,叮嘱程微:“不要到处乱逛,直接去国公府。”

    程微满意地打量着兄长,连连点头:“知道了。二哥今日早些回来,我们几个要来给你庆生呢。”

    程澈颔首:“嗯,今日我进宫讲读,只有半天,午后就回了。到时候或许会带朋友来。”

    二人分别,程微带着欢颜选好了礼物,径直回了国公府。

    见她回府,段老夫人笑容满面,自是好一番询问,随后挥退了旁人,当着韩氏的面道:“微儿,宫里预备替太子选太子妃了。我和你母亲想着,还是早点把你的亲事定下来妥当。”

    “亲事?”程微像是被人迎面打了一拳,有些发懵。

    “不错。”韩氏接口道,“再怎么否认,你身上流的也是程家的血。上头心思莫测,万一看中了你该怎么办?我是不想再把一个女儿送进火坑的。”

    “祖母和母亲的意思是——”

    韩氏便笑起来:“前两日谢府又来人问过了。微儿,你觉得谢哲如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