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醉酒

第三百九十一章 醉酒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收回目光,心有所感,回眸看向院门口,就见程澈不知何时立在那里,身后跟着个眉清目郎的青年。

    见她回头看过来,程澈嘴角含笑走过来。

    程微提着裙摆迎上去:“二哥回来了。”

    语气亲昵自然,仿佛是这院子里的女主人一般。

    她说完,看向程澈身旁的青年,脱口而出道:“这是林大哥?”

    林琅不由深深看了程微一眼,悄悄捅捅程澈,眨了眨眼。

    程澈同样有些疑惑。

    微微如何识得林琅?

    他不记得二人打过照面啊,莫非哪次见过没留意?

    压下心中疑惑,程澈给二人作了介绍,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大家都来了?”

    “嗯,都在屋子里喝茶聊天呢。二哥放心,我已经交代好厨房了,外祖母和母亲还命人送了许多吃食来,招待大家是足够的。”

    程澈走进屋,与众人打过招呼,把林琅介绍一番。

    都是年轻人,随着酒端上桌,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

    林琅趁人不注意,悄悄问程澈:“清谦,你是不是在你妹子面前常提起我啊?怎么,想要我当妹夫不成?”

    他一脸认真点头:“这个我一点意见没有。”

    好友能为之不顾生死的妹妹,人品定然是没有问题的,至于容貌,咳咳,他就不必多说了,要是能娶到这样一个媳妇,做梦都要笑醒了。

    程澈沉着脸,扫好友一眼:“我有意见。惜瑾,不许你打我妹妹的主意!”

    微微年纪越大,容貌越招人。看来以后要多注意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林琅把酒给程澈斟满,笑嘻嘻道:“咱俩可是至交,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程澈一口酒差点喷出来,掩唇咳嗽起来。

    “别激动,别激动。我知道你宝贝你妹子。可再宝贝。也得让妹子嫁人不是?与其嫁给那不了解的,哪有我知根知底。”林琅含笑说着,举杯与程澈碰了碰。

    程澈知道好友是借着开玩笑试探他的意思。又是无奈,又是憋屈,一口把酒喝完:“反正我妹妹的主意你不要打,除了你。自然有更合适、更知根知底的。”

    “还有谁啊?”林琅便熄了刚刚冒出来的那点心思,笑着问道。边问边环视一圈,不得不承认在场的这些少年都很出众。

    这时韩平等人过来轮番敬酒,话题就抛在了一旁。

    屋里地方不大,两桌酒席是摆在院子里的。程微她们这一桌喝的是果子露,程澈等人喝的却是实打实的好酒。

    好酒香醇醉人,这些年轻人都是亲朋好友。没有大人约束一个个很放得开,一来二去。就全喝了不少,连一贯不饮酒的和舒都沾了几口,双颊一片酡红。

    待散席时,众人不出意外喝高了,连程澈亦不例外。

    程微便对韩秋华道:“大表姐,我看二哥喝了不少,今日就留下照顾他了。”

    韩秋华没有多想便点了点头:“那行,要是有事儿,微表妹就派人去府上说一声。”

    虽是离国公府很近,韩秋华还是派人回去叫了马车,把几个喝多的扶上车,另叫了一辆车子专门送林琅、谢哲二人。

    和舒在马车面前停住脚:“大表姐,我与程微说几句话就走,你们稍等。”

    程微见和舒走来,就命八斤先扶程澈进去,然后问道:“怎么啦?”

    和舒是这些少年中最清醒的,脸颊虽红,眼神却格外清亮,凑近了低声问道:“你今天留下,不会做坏事吧?”

    “嗯?”

    什么叫做坏事?程微抽抽嘴角。

    “比如亲亲什么的——”

    真是够了!

    少女黑了脸,抬手拧住少年耳朵,咬牙切齿道:“你小孩子家,操心的太多了!“

    和舒大怒,偏偏不敢让旁人听到,脸憋得更红了,压低了声音有些结巴地道:“我,我都查过了,亲亲会生出娃娃来的!”

    程微呆了呆,脸瞬间通红,气急败坏道:“我比你明白啦,才……才不会乱来生娃娃呢。你快走吧,再耽误下去,是不是要大表姐知道啊?”

    她只是亲亲,又没有像小册子上那样!

    和舒一听,以为程微不会玩亲亲,这才放了心,转身走向马车。

    程微立在院门口,等马车不见了踪影,这才松口气,转身回屋。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舒表弟学坏了啊!

    毫无带坏表弟自觉的少女进了屋,见八斤正拧干了软巾替程澈擦拭嘴角,便道:“我来吧。”

    八斤把软巾递给程微,随口道:“今天公子喝得有些多了啊。”

    程微动作轻柔,一边替程澈擦拭一边道:“是呀,还是头一次见二哥喝多。”

    八斤便笑嘻嘻道:“公子定然是高兴的呗。”

    那怀仁伯府对公子来说,何尝不是牢笼一般,公子从牢笼里走出来后的第一个生辰,有三姑娘这些人陪着,当然会高兴了。

    程微目光落在程澈面上。

    男子因为双目微闭,显得更加清俊冷凝,就如高岭上一抔不染纤尘的雪。

    她目光更加柔和,吩咐道:“去煮些醒酒汤来。”

    “嗳。”八斤关好门,屁颠屁颠出去了。

    宅子里的下人只有八斤和素梅在主子面前有体面,旁人是没有资格进这间屋子的。

    八斤出去后,程微便放了心,抬手落在程澈脸上,轻轻描绘着他的轮廓。

    那眉、那眼、那唇,一寸寸,一点点,都是她喜欢的,只要这么看着,就满心欢喜。

    程澈忽然睁开了眼,声音有些嘶哑:“微微?”

    程微低头,看看被抓住的手,没有吭声。

    程澈就轻笑起来:“原来是做梦。”

    说完,重新闭上了眼睛。

    程微忍不住抿唇一笑。

    没想到二哥喝多了,也会这般迷糊。

    那双眸子忽地重新睁开,少了往日的寒星明朗,多了一层朦胧月华。

    程微以为程澈已经醒过神来,刚要开口笑他,却一下子呆住。

    那人低头在她手背印下一吻,喃喃道:“许久没做这样的梦了。”

    说罢,手上略一用力把早已目瞪口呆的少女往怀里一拉,轻车熟路翻身把人压在身下。(未完待续。)

    ps:感谢龙吉xiao仙、刘海贝、书友130901001016642打赏的香囊,lillian00、无欲乘风归去、唯乐hai、、李弘基萌萌哒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