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裂痕

第三百九十三章 裂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直到程微揣着小匣子回到玄清观,脑袋还是晕的,关上门后第一件事,就是主仆二人一起数银票。

    数完,欢颜也晕了:“姑,姑娘,二公子哪来这么多钱!”

    程微眼神呆滞:“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那,那您要怎么花啊?”欢颜咂咂嘴。

    “怎么花?”程微睇欢颜一眼,一脸认真,“当然是留着给二哥娶媳妇了!”

    到时候他们要买一个大宅子,就挨着国公府,以后有了娃娃,随时可以领着去看望外祖母他们。

    程微美滋滋想着,被欢颜打断:“这是二公子给姑娘的嘛,姑娘这样,岂不是亏了……”

    这么多银票,能买多少好吃的啊,百味斋的羊肉羹、德胜楼的烤鸭……就是吃一盘扔一盘,也够她跟着姑娘吃几辈子了。

    姑娘太心疼二公子了,怎么能全留着给二公子娶媳妇呢。

    欢颜撅着嘴表达不满,被程微白了一眼:“你懂什么。”

    她不就是二哥未来媳妇么,这笔银子留着娶她,有什么不对?

    挨了训,欢颜不敢再有小情绪,悄悄看程微一眼,心道,姑娘的境界,她是越发看不透了。

    “行了,快把这小匣子好好收起来吧。”

    “收哪儿啊?”欢颜都快被为难哭了。

    一想到这么多银票,收哪里她都睡不着觉。

    程微扑哧一笑:“瞧你那点出息。别放在外面就行,这是玄清观,还能有贼偷了去?”

    听程微这么一说,欢颜才放了心,搂紧了小匣子找地方藏去了。

    只剩下一个人时。程微伸手抚了抚唇,悄悄笑起来。

    很快便到了晌午,做完午课用过饭,一个小道童奉了北冥真人的命来请程微。

    “师兄叫我来有什么事?”程微推门而入,跪坐下来。

    “师妹近来道法学得如何?”

    “道法还没怎么深入,符法有了些进展。”

    她时间总不够用,自从随着师父学习通阴阳之法。就沉迷进另一个玄妙的世界里。此外还要抽空钻研消渴症的治疗符水,哪里有时间学习道法。

    好在她没有修道的打算,更没想着去争什么国师法统。道法不精亦无大碍。

    北冥真人只是随口一问,很快说明了叫她前来的意图:“宫里送了信来,说明日一早太后前来上香。师兄想着由师妹出面接待更合适些,不知师妹的意思呢?”

    太后?

    程微对这位深居简出的太后几乎没有印象。或者说,就连京城那些顶级贵妇。近年来见过太后的都不多。

    她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点了头:“好。”

    程微对权势没兴趣,可绝大多数时候,真正能保护自己与家人的还是权势。出面接待天下地位最尊崇的女人。不求抱上大腿,结个善缘也是好的。

    退一万步来说,她如今尚算自由。可小皇孙还在皇宫里呢,要是这位曾祖母能对小皇孙照拂一二。他们这些牵挂小皇孙的亲人也能放心些。

    “师兄,太后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有什么避讳?”既是想着结个善缘,程微自然要多问一些。

    这话却把北冥真人问住了。

    “师兄都多年没见过太后了,印象里,太后有的时候很慈善,有的时候,咳咳,有些严肃。”

    程微便明白,这位太后性子不会太随和。

    见从北冥真人这里问不出什么来,程微干脆再次下山回到国公府,去问母亲韩氏。

    “你说太后啊?”韩氏有些意外,“好端端怎么会问起太后来?”

    程微就解释道:“太后要来上香,师兄要我出面接待。我怕犯了什么忌讳就不好了,所以来问问母亲。”

    母亲与皇后是手帕交,少女时常以陪伴太后的名义进宫去玩,想来对太后要比旁人了解。

    韩氏目光投向远方,闪过追忆:“太后啊,是个挺慈爱的人。太后对皇后很好,爱屋及乌,每次我进宫去,对我也很好。不过——”

    韩氏语气一顿,收回目光看程微一眼,才接着道:“自打皇后被幽禁,太后就不耐烦见人,我最后一次进宫探望她,提起了皇后,太后还发了脾气,很是吓人。”

    韩氏抬手替程微把有些凌乱的碎发往耳后抿了抿:“所以你记着,在太后面前万万不可提及皇后,最好是连与皇后有关的人事都不要提。除此之外,想来太后不会为难你一个小姑娘的。”

    程微点头:“我记下了。”

    “对了,太后喜欢吃红豆卷。”韩氏想起了什么,笑起来,“这还是皇后告诉我的。太后未出阁时喜欢吃红豆卷,进宫后渐渐喜怒不形于色,红豆卷又不是什么精细吃食,慢慢就没什么人知道了。”

    “多谢母亲。”程微心里有了数,便起身告辞。

    韩氏留她道:“等会儿就该吃晚饭了,用过饭再走吧。”

    程微摇头:“不了,等下天该黑了,山路不好走。”

    韩氏一听,不再留人,只是忍了又忍,这话到底只能跟女儿说说,遂拉她一下,小声道:“你止表哥昨日似乎与那狐媚子闹别扭了,这可真是新鲜事。”

    看着母亲一脸八卦的样子,程微不由莞尔,问道:“怎么呢?”

    “好像是你止表哥踢翻了那狐媚子的嫁妆,具体的就没人知道了。”韩氏毫不客气地嘲讽着,“呵呵,当初为了娶她,你止表哥闹腾得厉害。我还想着,这二人成亲后该如何要好呢,没想到这才多久,就开始闹别扭了。”

    程微便笑起来,跟着道:“是呀,万事哪有一成不变的呢,人心亦不例外。”

    程瑶的嫁妆,该是那两扇屏风吧。

    她既是忍到昨日才对止表哥说,又怎么会打毫无把握的仗。

    程瑶以孟宵的身份名扬去年重阳日,那两扇代表着她荣耀的屏风,又是出自宫里的物件,自然会被华贵妃赏下来当嫁妆。

    止表哥只要不是鬼迷心窍,认为程瑶放个屁都是香的,就会想法子求证她的左手字是否与鞋垫中白绫上的一样,那还有什么比去看一眼那屏风更快的呢?

    程微觉得这次下山收获颇丰,辞别了韩氏,高高兴兴回玄清观去了。(未完待续。)

    ps:感谢龙吉xiao仙打赏的和氏璧,粟子非打赏的香囊,唯乐hai、lillian00、李弘基萌萌哒、闯进明月光、苏慕艾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