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三百九十九章 更衣

第三百九十九章 更衣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其实是有些奇怪的,内侍虽和宫婢一样可以近身伺候嫔妃,可她一个宫外人,要去更衣肯定是由宫婢领着自在些。看小说最新更新来乐文小说网,http://www.lwxsw.org/し

    不过当小路子猛然在身后大力推了一把,把她推进一间屋子时,她瞬间就明白了。

    再眉清目秀的小太监,手劲也比小宫女要大!

    程微几乎要冷笑。

    华贵妃想得真周到啊!

    若是她没有提防,此刻不知道该有多惊慌失措。

    程微伏在地上,一声不吭。

    把门迅速关好的小路子听到门里重物倒地的声响,紧接着就是鸦雀无声,里面再无动静,心中便开始打鼓。

    这位姑娘个子高挑,他怕引起动静,手上劲头大了点儿,该不会把人推在地上摔出事了吧?

    这样一想,那落锁的动作就一顿,小路子试探喊着:“姑娘——”

    里面悄无声息。

    “姑娘——”小路子又喊了一声。

    里面还是寂静无声,只听到屋檐下鸟雀低鸣,挥动翅膀一飞而起。

    小路子脸色就白了,额角瞬间渗出细密的汗珠。

    那姑娘莫不是摔死了吧?

    要是这样,他小命不保!

    只要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做坏事时难免有几分心虚,而心虚的人在这种时候,绝大多数会选择一探究竟。

    小路子自然不会例外。

    他把锁头收起,缓缓推开了门。

    屋内光线比外面要暗,他一瞬间眯起眼,片刻后才看清室内情形。

    那身穿青色道袍的少女静静伏在地上,动也不动,道髻散开,青丝如水藻一般披散着,在这诡异情形下,妖娆又诡异。

    小路子舔了舔唇,缓缓走过去蹲下来。试探地喊道:“姑娘——”

    少女像是失去了生命的木偶,尽管是最精致的那一个,还是让小路子身上汗毛立了起来。

    好一会儿,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凑到少女鼻端:“姑娘——”

    就在这时,程微瞬间睁眼,早已捏在手心的安神符直接拍在小路子脸上,趁他眼神迷茫片刻,另一只手高高抬起。一掌劈在他颈间。

    于是,就和程微预想的一样,小太监白眼一翻,软软倒了下去。

    程微不放心,右手手指又捏出一道安神符补拍一记,这才从冰凉的青玉地板上爬了起来,大大松了一口气。

    安神符,顾名思义,安稳心神。她前不久才用在那位“嬷嬷”身上,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安神符可以这么用。还是程微刚刚趴在冰冷的地板上时才想到的。

    既然是安稳心神,那人在那一刻反应就会有瞬间迟钝,而她正好可以利用那短暂的瞬间收拾了进来的人。至于再补一道安神符,则是让人短时间内不要醒来。

    程微并不敢肯定能把小路子引来,她那几掌都是为太子准备的。

    不过现在,小路子先进来,那是再好不过。

    少女眼睛清亮,冷静得吓人,弯腰便把昏迷不醒的小路子拖起来,环顾四周。果断把人塞到了床底下。

    干完这些,程微已有几分气喘。

    她虽不算手无缚鸡之力,可毕竟是女子,力气先天不足。拖一个内侍还是有些吃亏的。

    不过她此刻不敢歇息,弯腰把小路子掉落在地上的锁头捡起来,想了想,走到门口把那锁头丢在了外面,然后重新趴在了地上。

    也许有人觉得太子见锁头落在地上,没有计划之中的上锁会心生疑惑。程微却并不在意这个。

    人会疑惑,就会好奇,一旦好奇必然会推门查看。

    当太子看到她趴在地上而小路子不见踪影时,定会觉得出了什么变故,又怎么会不上前查看情况呢?

    程微的想法很直接,却恰好是大多数人遇到突发变故时本能的反应。

    不久后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在门外停了停,紧接着便是推门而入的声音。

    程微闭目,其他感觉变得格外敏锐。

    她能感知到进来的人已经蹲在了她身旁,还有那淡淡的龙涎香味让她本能的反感。

    “三姑娘——”太子伸手探到程微鼻端,没有探到呼吸,脸色瞬间一变,仿佛是推门而入时的预感成真,让他下意识便低下头,凑得更近些。

    也就是这一瞬间,程微故技重施,一道凌空虚画的安神符拍在太子脸上。

    太子神情瞬间有些迷茫,迷迷糊糊感到后颈挨了一记,然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到这时,程微才算真的松了口气,使足了力气把太子拖到床榻上,紧接着弯腰伸手,把小路子从床底下拖了出来,同样塞到床榻上去。

    程微立在床头,居高临下看着太子与小路子头挨头脸对脸,亲密无间,便笑了起来。

    话本子上既然说男人与男人是可以乱来的,那么男人与内侍,亦是可以的吧?

    她转身欲走,想了想又回头,面无表情伸出手,费了一番力气把二人衣裳扒下来,直接丢在了青玉地板上。

    看着赤条条二人相拥而眠,少女一脸淡定,抬脚走了。

    等一会儿那位贵妃娘娘若是带人来看热闹,希望不要昏过去才好。

    至于那小太监什么下场,她亦管不了了。

    既然掺合进这件事里,总不能不许她这受害人报复。

    太清池旁,日头渐高,华贵妃就让贵女们去一旁凉亭休息,然后皱眉道:“玄微道长怎么还未回来?”

    两三个陪着华贵妃赏荷的嫔妃就道:“许是见其他地方景致好,耽误了?”

    华贵妃站起来:“罢了,这荷花已经赏过了,人亦看过了,你们便陪本宫去看看吧。玄微道长身份不同,自是不能出什么差池。”

    在场的几位嫔妃,有隐隐猜到华贵妃意图的,有华贵妃指东不敢往西的,自是纷纷附和。

    一行人不紧不慢走着,一位嫔妃便道:“奇怪,没有遇到玄微道长啊,莫不是还在更衣?”

    另一位嫔妃就笑道:“这么久了,什么衣裳都该换完了啊。”

    那嫔妃便道:“姐姐莫非忘了,玄微道长穿的是道袍,而咱们宫里哪准备了这个。她要是换上寻常姑娘家的衣裳,这头发要重新梳过吧,胭脂水粉要用吧,哪是一时半会儿能弄完的。”

    贵女们梳妆打扮最费工夫,这话说的有道理,华贵妃便道:“前面那间屋子就是为贵女们更衣准备的,过去看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