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零四章 留宿东宫

第四百零四章 留宿东宫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东宫里,因为少了太子,陡然安静下来,就连花园里争奇斗艳的花在艳阳的照射下都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程彤盯着程微递进宫来求见的帖子,落款“玄微”二字让她瞧着有些刺心。

    玄微——

    能躲进玄清观里,避开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可真是好啊。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嫉妒程微了,甚至有时候会忍不住想,若是程微依然在伯府,那么如今在这皇宫牢笼里的会不会就不是她了呢?

    程彤是明白的,若程微依然是怀仁伯府的三姑娘,那进宫的人一定不是她。

    就算是太子良娣,也不是她一个庶女能当的。

    旁边的宫女小心翼翼问:“主子,递帖子的内侍还等着回话呢,您是见还是不见玄微道长?”

    程彤回神,睇宫女一眼,淡淡道:“见。吩咐下去准备好茶点,等玄微道长过来时用。”

    说到这里顿了顿:“对了,玄微道长喜欢吃枣糕,不加枣。”

    “是。”

    宫女退了出去,留下程彤坐在空荡荡的厅里,叹了口气。

    嫉妒又如何?说到底,程微能进玄清观,是凭自己的本事,而她除了一个怀仁伯府姑娘的身份再无其他,任人宰割又怨得了谁呢?

    迁怒抱怨,只会让她更不堪、更狼狈!

    程彤站起来,缓缓走到梳妆镜前,坐下后拿起黛螺,细细描起眉来。

    既是见人,总要打扮得精精神神的。

    于是程微见到程彤时,曾经的庶妹,如今的太子良娣。就是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样。

    不过程微是谁,一个符医,从面部观察人的身体状况是基本功,她只扫了一眼,就知道程彤这光彩照人的模样不过是一层面具罢了。

    “三姐,请里面坐。”程彤带着程微走进里间,二人一同坐在了矮榻上。

    “三姐是来看瑜哥儿的吧?”

    “来看瑜哥儿。也来看看你。”

    程彤一怔。随后嗤笑:“我有什么好看的,左不过这个样子。”

    说完,她吩咐宫女:“去叫乳母把小皇孙抱来。”

    不多时容煊被抱进来。程彤从乳母手中接过,抱给程微看。

    小容煊眼看要一周岁了,眉眼已经长开,与程雅很像。白白净净高鼻梁,瞧着就庄重气派。只可惜嘴角一直有口涎在淌,眼神也是直直的。

    到了这个年纪,小皇孙和其他婴儿的不同,就渐渐明显了。

    程彤拿了柔软的帕子替容煊擦拭嘴角。容煊无知无觉,却伸了小手握住程彤手指。

    程彤眉眼便柔和下来,对程微笑道:“以前还没反应呢。现在就知道抓我手指了,可见没白疼他。知道我是他姨母呢。”

    她进宫有些日子,只在刚开始三日太子留在她屋子里,把她折腾得苦不堪言,后来再没来过。

    她便知道,这是无宠了。

    太子喜欢的,似乎是高挑明艳的美人儿,比如那位资历最老的孙良娣。这次去清凉山避暑,太子带去的就是孙良娣,还有去年重阳节后进宫的一位良媛。

    程彤其实并不在意。

    反正太子不喜欢她,她心里不也藏着别人么。

    只要把瑜哥儿照料好,在这东宫里站住脚,平平静静过日子就够了。

    人一旦对某人、某物上了心,不管最开始的动机如何,渐渐就会投入感情。程彤此刻对傻乎乎的瑜哥儿就有了几分真心。

    真心假意,程微是能分得出来的。

    她着实没想到,比她还小一些的程彤对瑜哥儿居然是真有几分疼爱的,甚至不嫌弃他的痴傻。

    程微从不吝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当即便抓了程彤的手,恳切道:“程彤,多谢你了。”

    程彤抽回手,冷哼一声:“怎么,你觉得瑜哥儿与你比与我更亲近些?所以巴巴对我道谢?”

    “不是,我是觉得就算在宫里的是我,对瑜哥儿的照顾恐怕还不如你周到。”

    程彤白她一眼:“不会说好话,还是别说了。”

    程微讪讪地笑,哄了一会儿瑜哥儿,净了手,吃宫婢端上来的茶点。

    白玉盘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枣糕让她一怔,不由看向程彤。

    “宫里枣糕比府上做得好。”程彤有些别扭地道。

    她才不是照顾程微口味,不过是见她进宫一趟,好让她瞧瞧哪怕她如今在宫里,照样可以过得很好。

    “确实比怀仁伯府的厨子做得好。”程微小口小口吃完枣糕,又喝了茶,一来二去小半日就过去了。

    程彤拿眼角瞄她,提醒道:“好像天色也不早了。”

    这人,难道还等着她管晚饭不成?

    程微看看窗外,一脸惊讶:“没想到过得这么快,真的不早了呢。”

    程彤端了茶,正打算送客,程微笑盈盈道:“既然这么晚了,干脆我就住下吧,正好陪你。”

    呃?

    程彤端着茶盏的手一顿,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程微。

    什么时候起,她和程微感情好到可以同榻而眠了?她怎么不知道?

    程微却觉得这或许是天意。

    尽管她惋惜程彤的进宫,但正因为有程彤在东宫,她才可以找到借口留宿。要知道想替程雅招魂,是必须选在子夜的。

    “我不习惯和别人同睡。”程彤捏了捏粉彩茶蛊。

    “睡睡就习惯了嘛。”程微舔着脸道。

    程彤目瞪口呆。

    这么流氓的话,程微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什么叫睡睡就习惯了,她,她不会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见程彤一脸警惕,程微叹口气:“其实,我是想大姐姐了,想在她去的地方给她烧烧纸,上几柱香。”

    程彤大惊:“宫里是不许这样的!”

    “我知道呀,可是老人们都说,若想给故去的亲人送纸钱,在她坟前或者故去的地方是最好的。大姐姐埋葬在皇陵,我更是没机会去了,一想大姐姐走了我都没见到最后一面,将来更是连个拜祭的地方都无,心里就难受得很。”

    听程微这么一说,程彤反而放下心来。

    她就说,想和她一起睡什么的纯粹是借口嘛。

    这个认知,莫名让程彤有些不快。

    哼,她才不稀罕呢。

    “四妹,你就帮我一次吧。”程微拉拉程彤衣袖。

    犹豫一会儿,程彤勉强点头:“好吧,不过你可要小心些,不能让别人发现了。先要说明,我是不陪你去的。”

    罢了,趁着太子不在,她就当一次好人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