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零五章 招魂(絶鈑貨的和氏璧)

第四百零五章 招魂(絶鈑貨的和氏璧)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很快就入了夜,程微悄悄起身,拨开青纱帐,穿好鞋子下了床。

    她摸摸腰间缠的东西,替大姐程雅招魂的器物都在这里。

    入宫携带东西不易,能把这些东西带进来,她也算绞尽脑汁了。

    程微抬脚往外走,绕过紫檀山水屏风,吓了一跳:“程彤,你怎么在这里?”

    程彤披着件家常外衫,显然也是才起来不久,眉心紧锁问:“三姐,你真打算一个人去给大姐姐烧纸钱?”

    “是啊,这不是早就说好的嘛。”

    “深宫大院,又是子夜,你就不怕?”没有烛火照耀,只有外面皎洁的月光与一直燃着的灯光透过窗棂洒进来,衬得程彤的脸有几分苍白。

    怕么?

    程微悄悄叹了口气。

    就算她是世人眼里神秘的符医,可毕竟是个姑娘家,深更半夜在东宫花园里招魂,岂有不怕的。

    可是,有些事哪怕再怕,亦是必须要做的。

    于是程微笑盈盈道:“不怕啊,我祭拜大姐姐呢,大姐姐一定会保佑我。”

    程彤冷哼一声:“死鸭子嘴硬。”

    她顿了顿,道:“不然我叫贴身宫女陪你去吧。”

    她与大姐程雅关系一向淡淡,又最怕黑,是断断不会去的,可一想到只有程微一个人前往,到底是不放心。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多事呢,尽给她添乱!

    “不用。”程微断然拒绝,见程彤小脸瞬间绷紧,伸出手拉住她微凉的手,“你不是也说了么。宫里最忌讳这些的。你的贴身宫女毕竟不是从小陪你长大的丫鬟,这宫里的人,到底是谁的眼线,又怎么好说呢。这个事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未免引起无端的麻烦,还是我自己去吧。”

    “可是——”

    “没有可是啦。你看我这身高,这手劲。东宫里不是女子就是太监。难不成谁还能把我怎么样吗?”

    “哎哟,你快放开,捏得疼死啦!”程彤甩开程微的手。白她一眼,“谁说只有太监与女人,宫门外也是有侍卫把守的。你去烧纸便好好烧,可别不小心失了火。到时候引来侍卫查探,那乐子就大了。”

    “好了。好了,我都明白,你且放心吧,再耽误时间天都亮了。才照顾了瑜哥儿几日就变得这般婆婆妈妈。这样可不好。”程微抬手,捏捏程彤的脸颊。

    程彤一把拍开,恼道:“好心当成驴肝肺。你快走吧,别吓得丢了魂回来才好!”

    待程微走了。程彤悄悄返回罗汉床上,却是左一个翻身又一个翻身,跟烙饼似的睡不着。

    她就说,程微是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夜深人静,天上不知何时飘来了云,把月亮挡住了。星光稀疏,只有远远的檐下挂着的宫灯有些亮光,传到花草茂盛的园子里时,光线已经很微弱了。有的地方草木高大浓密,就几乎是漆黑一片,那枝桠花条好似是鬼魅干枯的手臂,让人瞧着心里打鼓。

    程微行走其间,不敢提灯笼,就连脚步都放得极轻,心中不停为自己打气,后背却渐渐被冷汗湿透了。

    借着微弱灯光磕磕绊绊,总算找到记忆里那株海棠树。

    程微伸手,扶着海棠树干。

    夜很静,只能听到风吹过海棠树的枝叶摇摆声。

    程微闭目,声音喃喃几乎要被夜风吹散了:“大姐姐,我来了,希望您保佑我,招魂之术能够顺利施展。”

    书禁科是符医十三科里最玄妙的一科,学起来更是复杂,更多的时候,想要学成一项符术只有刻苦不够,往往更需要一瞬间的明悟。

    程微学到现在,招魂术勉强学了五成,成败五五之分。

    可她却等不得了。

    招魂成功的几率,还受一个限制,那就是被招魂之人故去的时间长短。

    随着离世时间越长,能成功招魂的几率就越小。

    程微算来算去,这个时候替大姐程雅招魂,是平衡下来最好的时机了。

    更何况她与被招魂者还是至亲。

    招魂术还有个讲究,替至亲招魂,成功率会提高的。

    缓了缓神,程微在海棠树下蹲下来,从腰间把所需物件一一取出。

    三只白瓷小碗,是插线香用的,一只青玉小碗,则是用来盛符水。

    盘膝而坐,程微并没有急着画招魂符,而是闭目静心,直到内心一片宁静,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手抬起,指尖一滴鲜血凌空划动,带起道道流光。

    这幅场景很玄妙,很奇异,周遭的花鸟鱼虫仿佛都看痴了,天地一片安静。

    终于,最后一笔收起,流光尽数没入青玉小碗中,碗中的净水早已有纯净无暇转为淡粉色。

    程微端起青玉小碗,高举至额头,拜下去,随后把符水小心翼翼洒在海棠树下。

    接着,取线香三柱点燃,插入白瓷小碗中,神态虔诚的少女改为跪坐,双目微阖,口中念念有词:“一柱返魂香,径通三界路……再柱返魂香,直透幽冥府……三柱返魂香,飘渺通十殿……”

    风乍起,海棠树的枝叶猛然摇晃起来,程微耳畔尽是呜咽哀鸣。

    她猛然睁开了眼,眼神却是空洞洞的,落在前面那道熟悉的身影上。

    那身影披了大红披风,还是冬日的打扮,脚不落地,直直往前飘去。

    程微不假思索,立刻追了上去。

    她追着那女子到了太子书房。

    女子见太子不在,就绕到书架后,随手取了一本书倚着书架看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传来动静,紧跟着太子与华贵妃走了进来。

    “母妃有话便说吧。”太子声音很冷,可以听出对华贵妃极为不满。

    “琛儿,你可是在怪我?”

    太子激动起来:“当初表妹进宫是这样,现在替瑜哥儿治病还是这样,母妃,您到底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二人似乎吵得厉害,程微反而听不真切了。

    她知道这是招来的魂难以完全呈现那日情景,便耐心等着。

    华贵妃最后那句话终于真切起来:“你知道什么,你知道什么!琛儿,萱儿与你是堂兄妹啊!”

    程微大惊,书架背后的人同样大惊,手中书卷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未完待续。)

    ps:加更感谢絶鈑貨前几天打赏的和氏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