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卫国公

第四百一十七章 卫国公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第一任卫国公,是跟随太祖打天下的八大开国功勋之一,到如今八大国公或因无后或因夺爵只剩其二,卫国公府就是屹立不倒的其中之一。

    卫国公府掌管的韩家军声名赫赫,曾立下无数战功,早些年虽因卫国公受伤交出兵权,可韩家在军中的影响还是不可低估。

    昌庆帝颇为苦恼。

    当初卫国公手腕受伤不能再拿枪,退出军中时他是有几分窃喜的,没想到被韩家军打怕了的北齐蛮子一年比一年胆大起来,到如今战事一起,竟没有合适的将才可用。

    “诸位爱卿先行解决北地将士御寒衣物的事,至于合适的主帅,朕再仔细考虑一二,各位有合适的人选,亦可向朕推荐。”

    御书房的动向自然是很快就传了出去,京中年关将至的祥和气氛下,人心思动。

    程微自冬至后就被叫回了国公府小住,习惯了玄清观中的宁静日子,想着至少要住到出了正月才能回去,她不由有些头疼,拿了医书窝在屋子里从早看到晚。

    韩氏自从那次被段老夫人数落不够关心女儿,就对程微上了心,见她整日不出来,终于忍不住过来说她:“你才十五,整日窝在屋子里看书,不嫌闷吗?外面虽冷,可天是好的,多穿一点出去走走也好。”

    程微把书随手一放,摇摇头道:“二哥近来不知在忙些什么,总见不到人,出去也没什么好玩的。”

    韩氏白她一眼:“谁说让你出门了,就在府上园子里透口气也好,那听雪林的梅花已经开了呢。”

    一听听雪林,程微表情更淡,拿帕子遮了脸道:“没兴致。”

    韩氏奇怪:“你不是挺喜欢梅花的吗?”

    程微撇嘴:“我是喜欢梅花,但不喜欢听雪林的梅花。特别是那位大表嫂浑身上下散发着梅香,我现在连梅花都开始膈应了。”

    提到程瑶,韩氏冷哼一声。拉着程微道:“微儿,你莫非没听说,那狐狸精又开始折腾了。”

    程微拿下帕子,这才有了几分正色:“怎么。她折腾什么了?”

    韩氏嗤笑一声:“折腾什么?还不是卖弄她的才学呗。北地将士不是因为御寒衣物不够保暖,许多都冻病了,吃了败仗吗?朝廷正在准备御寒物资。程瑶昨日就以卫国公世子夫人的身份广发邀请帖,请各府夫人姑娘们来听雪林赏梅,还要作诗搞什么义捐。”

    说到这里。韩氏冷笑一声:“她这帖子一出,京中各府都在盛赞卫国公世子夫人明理大义。这个狐狸精,哪来这么多手段!”

    “作诗义捐?”听到“作诗”二字,程微就一阵恶心。

    以往她厌恶程瑶,却不得不承认那人惊才绝艳,可自从知道那些诗都是抄袭的之后,就只剩下作呕了。

    “微儿?”韩氏推了程微一下。

    程微回神:“母亲?”

    “我是问你,这赏梅宴你想去凑热闹吗?”

    程微弯了弯唇角:“自然要去的,不然整日窝在屋子里岂不是要发霉了。”

    当初二哥说揭穿程瑶抄袭诗词一事交给他处理,可是眨眼都过去一年了。依然没有动静。也不知道二哥是忘了此事,还是有所布置。

    这次赏梅宴,就算没有二哥的帮忙,她也一定要扯下程瑶“才女”的那层光环!

    程微斗志一起,医书顿时看不下去了,遂听了韩氏的话披上斗篷出去溜达。

    昨夜才下了雪,雪不大,洋洋洒洒似盐粒子,今晨树梢草叶都结了一层白霜,日头一出。白霜凝成水珠簌簌落下,地上湿润了一层。

    程微跺了跺脚,把水汽蹭干,向听雪林走去。

    听雪林不少梅树都开了花。稀疏有致,风骨天然。

    程微行走其间,随意压低一枝梅轻嗅,不由笑了笑。

    是她想岔了,梅林何其无辜,她犯不着为了讨厌的人迁怒它。

    渐行渐深。梅花仿佛开得越发好,程微吸了吸鼻子,侧头问欢颜:“有没有闻到酒香?”

    欢颜深吸一口气,点头:“闻到了,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想着这是在国公府的听雪林里,自然不会有什么外人,程微便道:“走,过去看看。”

    穿花拂叶,暗香幽幽,程微一眼就看到了红梅树下的人。

    那人卧坐在树下石椅上,手中酒壶举得高高,正用壶嘴对着口喝酒。

    “大舅?”程微有些意外,示意欢颜站在原处,抬脚走了过去。

    听到动静,卫国公抬头,一见是外甥女走过来,忙把酒壶放于一旁,坐直了身子。

    只是他显然喝得多了,望着程微的眼神酒意朦胧:“是微儿啊,来坐。”

    程微走过去,在石椅上坐下来,仔细端详卫国公一眼。

    卫国公便笑了。

    许是有了几分酒意,卫国公的笑容显得肆意:“微儿这样看着舅舅做什么?”

    程微沉默了一下,问:“大舅,您是不是有心事?”

    卫国公一怔,摇头:“舅舅哪有什么心事,不过是看这红梅开得好,来了喝酒的兴致。只可惜微儿不会饮酒,不然还能陪舅舅喝一杯。”

    程微没有理会卫国公的话,认真道:“大舅就是有心事。您心中的愁苦,已经反映到脸上来了。若是再积压于心不得宣泄,是要生病的。”

    “哪有这样的事。”卫国公大笑,迎上外甥女冷然中带着关切的表情,渐渐止住笑容,笑着问道,“那微儿说,舅舅能有什么烦心事?”

    以卫国公的身份,自是不会与才刚成年的外甥女吐露烦恼。

    程微心念急转,想到近来京城形势,灵光一闪:“大舅可是因为皇上选北地领帅的事不开心?”

    卫国公一怔,随后语气多了几份感慨:“微儿果然长大了。”

    他下意识抬了抬手腕。

    因为多年养尊处优而白皙光滑的手腕上,一道僵白扭曲的疤痕显得越发狰狞。

    程微目光落到卫国公抬起的手腕上,了然。

    大舅就是因为手腕受伤不能再用枪,这才黯然回京的。

    她抬眸冲卫国公一笑:“大舅,您手腕的旧伤,我或许可以试试。”(未完待续。)

    ps:  感谢卡卡酷奇、峰青冰晶、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哝哝公主、一个人丫打赏的香囊,唯乐hai、夏日长9、月影*洛衣、书友140911091928774、龙吉xiao仙、一池萍醉、honeylion、书友141104230555285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