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诗会

第四百一十九章 诗会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翌日上朝,众臣讨论起北地将领的人选来,几派林立,争执不下,一个个争得脸红脖子粗,和菜市场讨价还价的大婶并无多少区别。 樂文小说|

    昌庆帝面无表情端坐在龙椅上,心里早已是不耐烦。

    与其坐在这听这些废话,他还不如去御花园里烤鹿肉吃,至少吃饱了比气饱了好受多了。

    等到昌庆帝咳嗽一声,准备退朝,卫国公出列,主动请缨。

    众臣哗然。

    朝中百官谁不知道卫国公因伤退出军中,成了闲散国公,上朝时从来一言不发充当布景板的,怎么忽然之间就请缨出战了?

    “国公的手伤——”昌庆帝欲言又止。

    忽闻卫国公主动请缨,那一瞬间他是松了一口气的,旋即又费解起来。

    这不能使枪的卫国公,就如没了利爪的老虎,到时候两军对垒,总不能只靠嘴皮子吧?

    卫国公身姿笔挺:“回禀陛下,臣的旧伤已经痊愈了。”

    “痊愈?”昌庆帝面露喜色,转而目露疑惑,“朕记得当年数位御医会诊,都对国公的伤势束手无策,不知国公的旧伤是何时痊愈的?”

    卫国公回道:“其实这些年来,臣一直有意锻炼右手,渐渐就发觉居然有些效果。日复一日坚持之下,到如今臣的右手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昌庆帝大笑:“好,好,卫国公能够出征,是天佑大梁!”

    散朝后,卫国公伤愈挂帅出征的消息如插上了翅膀,飞到了各个府上。

    “这卫国公,明明赋闲多年。怎么这个节骨眼上伤就好了?”

    “呵呵,卫国公那手伤,是真是假还不好说呢。”

    “怎么说?”

    “你忘了十多年前的贩盐案了,宋国公满门两百余口是什么下场?宋国公一倒,咱大梁的开朝国公就只剩了两位,一位是卫国公,另一位是齐国公。可齐国公府是个什么光景谁不知道。这么些年族里就没有成才的。全靠着先祖余荫过日子。可那时候老卫国公宝刀未老,卫国公更是风头正盛,不急流勇退那可真是一枝独秀了啊。”

    “那卫国公这个时候站出来。就不怕上头那位多想?早不好晚不好,一有战事就好了。”

    “上头那位也是高兴的,总比吃败仗好。再者说,如今卫国公府老的已老。那位小世子据说武艺平平,走的是文官的路子。和十几年前大不一样了。卫国公啊,是聪明人。”

    卫国公请战,激起了众多猜测,而平王府上。平王却坐不住了,招了密探吩咐道:“去给我盯着卫国公府,特别是那位表姑娘。她的一举一动都要回禀本王。”

    等暗探退出去,平王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喃喃道:“本王不信旧伤说好就好了,说什么坚持锻炼,简直一派胡言!”

    若说锻炼,自从他跛脚之后,何曾懈怠过,可如今如何呢?偷偷养着的大夫亲口告诉他,若是继续练习,加重腿部负担,会比现在还糟糕!

    凭什么他日复一日锻炼就是加重负担,而卫国公就能好了?他半个字也不信!

    平王面容扭曲,冷笑一声。

    但凡有一点其他可能,他都不会放弃的,比如——那位程三姑娘。

    既然她能令人伤口瞬间止血恢复,那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思及此处,平王抬手按了按胸口,压下陡然灼热起来的心。

    程微没有想到,程瑶组织的这场诗会如此隆重。

    因为是作诗义捐,来的不只是各府夫人与姑娘,连这些人的夫君、父兄,只要那日有闲暇的都来捧场了。

    听雪林拉起长长的隔帐,一边是女客,一边是男客。

    诗会的规则便是女客这边作诗,匿名送到隔帐另一边,由男客根据诗的好坏捐出银两,最后这些筹集的银两都会购买御寒衣物支援边关将士,而诗会的魁首则可以把象征所集银两的红封亲手交给出征大将,以示京城女子对将士们的一番心意。

    诗会虽是程瑶发起的,主持诗会的却是卫国公夫人陶氏。

    一口气说完规则,素来病怏怏的陶氏精神头十足,一派容光焕发的模样,偶然与程瑶目光相触,难得颔首微笑。

    程瑶嘴角轻扬,把自得压在心里。

    对付陶氏这样的婆婆,就得对症下药。

    陶氏出身书香门第,自诩才女,还有什么比打着为将士们募捐名头的诗会更合她心意呢?

    她只是提出此事,就赢来了无数称赞,若能拔得头筹,就不信以后陶氏看她还不顺眼。

    与陶氏几番暗暗较量下来,程瑶渐渐想明白了,这男人对你再喜爱,当你成为他妻子后,他最多是在妻子与母亲之间摇摆,而不可能一味站在妻子这边。

    在这种时代,当婆婆的有意刁难媳妇,那是再容易不过了。只要陶氏不再与她为难,老夫人是不会对她一个孙媳妇指手画脚的,到时候还愁日子不惬意?

    更何况,魁首之位她势在必得,这场诗会过后,她在京中的名声就不再局限于闺阁之中了。

    今日程微没有穿道袍,一身打扮既不高调亦不刻意素淡,混在人群之中,毫不起眼。

    只可惜她如今名声在这里,容貌又太出色,便是想低调,还是引来许多目光落在她身上打转。

    程瑶见了,暗暗咬牙,走过去道:“微表妹来了,怎么坐在这里?那边特意给你留了位置呢。”

    程微顺着程瑶所指的方向看去,暗暗冷笑。

    程瑶真是看得起她,把二人的位置安排在一起呢。

    这是为了等会儿作诗时,又把她这个不学无术的拎出来作对比吗?

    程微站起来,不冷不热道:“既然大表嫂安排了,那我当然却之不恭了。”

    程瑶伸手去拉程微的手:“今日微表妹赏脸,我可真高兴,还以为你不会来呢。”

    程微毫不客气抽回手,似笑非笑问:“大表嫂为何这样认为?”

    程瑶一窒,随后笑道:“微表妹不是整日研究道法符术吗,我还以为无心理会这些俗事。”

    程微淡淡一笑:“大表嫂这话可说的不对。替将士们募捐,从来不是俗事,而是大梁子民该做的事,特别是我们这些平日得边关将士们护卫国土才衣食无忧之人。”

    说罢,她不再理会程瑶,径直走到座位坐下来。

    诗会正式开始。(未完待续。)

    ps:咳咳,不小心把存稿君带去检查了。感谢狗狗最爱的泡泡打赏的桃花扇,amiao喵、书友130901001016642打赏的香囊,lillian00、lillian00、浅浅酱0508、yingzi_19、夏日长9、龙吉xiao仙、涂墙、晓丹妮、天外幻想、天外幻想、莎莎爱禛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