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震撼

第四百二十一章 震撼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一万两银票是什么概念?

    大梁一个正五品的官员,年俸不过两百石左右,折合银钱百两。?像章首辅这般大员,不算冰耗、火耗等额外收入,年俸也就是四百两银左右。由此可知,这一万两是个什么概念了。

    在场贵妇,一万两不是没见过,可这么一场诗会上,一个小姑娘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那实在是太震撼了。

    好一会儿,章夫人才开口,语气唏嘘:“表姑娘不愧是国师的弟子,真真是不同凡响。”

    她的幼女与程三姑娘年纪仿佛,这个时候还只知道拉着她的手讨要脂粉钱呢。

    陶氏愣了好一会儿,忍不住看韩氏一眼。

    早知道小姑子身家丰厚,可也没这么给女儿造的吧?

    韩氏小心肝得意地要飞起来,强压下上翘的嘴角,咳嗽一声道:“这些都是微儿治病救人,被治好的病人非要塞给她的。我一直说让她好好存着当嫁妆,她说银钱不过身外物,够用就成,多余的银钱自然是用在需要的地方。呵呵,如今看来那丫头不是说着玩的,还有什么比给保家卫国的将士们募捐更需要的呢?”

    几位夫人纷纷赞道:“表姑娘果然深明大义。”

    瞧着韩氏得意的模样,陶氏暗暗咬牙。

    这完全是拿钱砸人,哼,有什么可得意的!

    韩氏斜睨陶氏一眼,从袖中摸出一物递过去:“既然女儿都捐了,我这当母亲的当然不能小气了。大嫂,这些银票你也记下吧。”

    陶氏盯着那厚厚一摞银票,笑得勉强:“大妹,你就算想捐,也要等大家把诗作出来再说吧。”

    韩氏不以为然笑笑,把银票推过去:“大嫂知道,我呢,是不懂这些风花雪月的。等下让我品评也评不出好赖来,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再者说。这场诗会目的就是为将士们募捐,难道没有好诗,大家就不捐钱了吗?这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陶氏嘴角挂着僵笑把银票收下:“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给大妹记上了。”

    一旁的大丫鬟青娥把银票点过。不多不少,韩氏捐的同样是一万两。

    眼角余光扫着陶氏表情,韩氏大为畅快。

    怪不得昨晚微儿跑过来,要她准备一万两银子捐了,原来是在这里等着陶氏呢。

    这种花钱打脸的事她最喜欢干了。何况是把银钱花在有用的地方,她半点不心疼。

    回想起昨夜女儿试探她能捐多少银钱的情景,韩氏不由一笑。

    她韩明珠别的没有,就只剩下钱了,能为浴血奋战在前线的将士们出点力,还能扬眉吐气一番,有什么舍不得的。

    诗还未曾品评,韩氏母女就各捐一万两银子的事很快就传到了隔帐另一端,瞬间成为男客们议论的焦点。

    程二老爷身为少詹士,又自诩才子。自然没有错过这场盛会,隔着屏风帷帐恨不得把帐子盯出个洞来。

    两万两!他就是干到致仕也赚不来这么多银钱!

    这对败家母女,可怜伯府上下节衣缩食攒钱填补韩氏的嫁妆亏空,她们一出手居然是两万两!

    这不只是往他心口上插刀子,更是往他脸上甩耳光啊!

    果然一旁同僚就笑嘻嘻道:“程大人,没想到你这前夫人与女儿出手如此阔绰,怎么前日同僚们叫你去吃酒,你还推脱不去呢?”

    程二老爷被问得哑口无言,满脸通红,若不是觉得就这么走了更为丢脸。显然已经坐不下去了。

    他脑海中不由划过一个念头:若是他未曾与韩氏和离,今日捐出这两万两的就是他的妻女,那在场这些人该以何等艳羡的眼神看他?

    程二老爷万万没去想,若韩氏与他并未和离。这两万他是打死也不让捐的。

    那同僚鄙夷撇了撇嘴,扭头与一旁的人说笑起来。

    程二老爷总觉得那些窃窃私语是在笑话他丢了西瓜捡芝麻,如坐针毡,腊月的天豆大的汗珠从额角滚落下来,迷糊了视线。

    “程大人,程大人。你怎么了?”见程二老爷身子微晃,一旁的人问。

    程二老爷按了按太阳穴,站起来:“抱歉,在下去一下净房。”

    他前脚才走,后面声音就响了起来:“噗,这位程大人该不会心疼的去净房哭一哭吧?”

    另一人低笑道:“现在肯定是没立场心疼了,不过肠子定然悔青了。啧啧,我要是有这样的妻女,那还不当宝贝捧着,眼睛被屎糊了才放着好好的一等国公府嫡长女的妻子与国师弟子的女儿不要,把个姨娘扶正呢。”

    “呵呵,说不准那位姨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本事呢……”

    男人们独有的会意笑声响了起来。

    程二老爷几乎是狼狈而逃。

    角落里的程澈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

    好友林琅凑过来,挤挤眼睛,低声道:“咳咳,清谦,这样的媳妇,你确定将来能养得活?”

    程二公子一脸淡然:“我岳母有钱!”

    林琅……

    这理由,他竟然无言以对!

    好基友林大侍卫长缩回角落里,忿忿喝闷酒去了。

    他怎么没有个这么有钱的岳母,没有个又漂亮又能干的小妹子当媳妇儿呢?

    真的没法好好做朋友了!

    众女开始提笔作诗,程微面前空无一物,自然而然退下来,挑了个人少不起眼的位子坐下,悄悄看丫鬟塞给她的纸条。

    纸条很小,上面只有四个小字:稍安勿躁。

    程微一眼就认出,这是二哥的笔迹。

    她忍不住望向隔帐,想着二哥就在另一端,说不准也正望过来,心中一暖。

    二哥果然把她说的话记在心上了,看来她的准备可能用不上了。

    怕自己贸然出手反而影响了二哥的布局,程微决定暂且静观其变。

    她把小纸条一点一点揉碎了,趁人不注意丢进火盆中,这才松了口气,捧着一盏热热的奶浆喝起来。

    香炉里,线香燃尽了最后一截,陶氏朗声道:“时间已到,请诸位停笔吧。”

    有那太过紧张而没作完诗的年轻姑娘眼圈顿时红了,险些哭出来。

    程瑶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含笑看侍女小心翼翼取走她的诗作。(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150824173856217、紫苏苏苏、月影*洛衣、又软又易推倒の萌y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