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大丑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大丑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那声音娇娇柔柔,却如平地一道惊雷乍响,顿时把所有视线都吸引了过去。@樂@文@小@说|

    说话的少女清秀宜人,正是岭西总督之女池依莲。

    许多人不识得这位初到京城的少女,不由面面相觑。

    “这是谁家姑娘啊?”

    “没见过,瞧着眼生。”

    有眼力好的少女就对一旁的人道:“你看她那身衣裳,瞧着不起眼,其实是十样锦的,我母亲压箱底的好料子里就有这么一匹,说是等我出阁时裁了做衣裳穿,平时碰也不许碰呢。”

    旁边少女忙道:“你瞧见她髻间那颗珠子没有,那是‘上清珠’呢,是西姜贡品。”

    不过一个打量间,在场众女对少女的身份心中就有了个数。

    非富即贵,还是在她们这些人中的非富即贵。

    “小女姓池,是岭西总督之女,才随着父亲到京城来,没想到京城的诗会如此有趣。”

    池依莲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物,那用来包裹的绸布光滑柔软,可见对其中之物的珍视,众人目光不由落在那里,就见她揭开绸布,露出一本书来。

    那书边角处已经起皱,可见是被反复看过的。

    池依莲扬起唇角对徐嘉福露出一抹微笑:“徐大姑娘,你来瞧瞧,这是不是你说的那本书?”

    徐嘉福大步走过去,扫一眼书名,连连点头:“不错,正是这本《拾珍遗录》!”

    池依莲把书递给徐嘉福。

    徐嘉福一愣。

    池依莲柔柔笑道:“徐大姑娘不拿给主持诗会的夫人瞧瞧?”

    “对!”徐嘉福回过神来,忙接过书,给了池依莲一个赞许的眼神,转身走到陶氏面前,双手把书奉上。顽皮笑道:“陶夫人,您快看看这书,看完了可要向我娘解释清楚啊,我才没有胡言乱语。”

    陶氏面色苍白把书接过。手微抖翻开了第一页,上面写着:余每思代王朝焚书坑儒,致诸多孤本奇书断绝,不由痛心疾首,跺足长叹。余数年前偶宿孤山寺。得残破古籍一本,竟有旷古奇诗百余首,如获珍宝之余,反复推敲填补所缺,终成此书,以待后人……

    陶氏迅速翻阅,一首首千古奇诗从眼前晃过,素来痴迷于此的人却丝毫读不进心里去,目光最终定格在咏梅篇。

    咏梅篇第一首,开头便是: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

    等读到最后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陶氏一张脸血色尽褪,猛然看向早已呆若木鸡的程瑶。

    旁边的夫人们见陶氏脸色异常,早已围过来把她手中书读了,再看向刚刚大出风头的世子夫人,神情就格外古怪起来。

    以古人诗词充作自己所作,这是最令人不齿的事,也因此,反而让这些夫人们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反应。

    “你给我过来!”陶氏厉声道。

    程瑶如坠寒冰。脚仿佛踩在棉花上,都不知道是如何走到陶氏面前,开口道:“母亲,您听我解释——”

    陶氏劈手把那本书砸过去。喝道:“那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到最后,她声音高亢,眼前是无数张似笑非笑的面庞,耳旁的窃窃私语仿若化作蚊蝇在眼前乱飞,心中陡然泛起恶心来。

    “陶夫人。陶夫人您怎么啦?”一旁的人手疾眼快扶住陶氏,见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显然是闭过气去了,不由惊呼。

    陶氏这一昏,场中不由乱作一团。

    韩氏原本还被这突然爆发的抄袭事件震得回不过神来,场面一乱,猛然惊醒,大步走到陶氏面前把她扛了起来,吩咐一旁的侍女道:“还愣着干什么,快去请大夫!”

    又指挥两个婢女道:“快把国公夫人扶进屋里去歇着。”

    两个婢女忙从韩氏手中接过陶氏,把人扶进屋里去了。

    韩氏这才定定神,环视众人一眼。

    自知肚子里墨水有限,这种场合她向来敬而远之,可眼下主持诗会的陶氏昏了,身为卫国公府的大姑奶奶,就不得不主持局面了。

    这个陶氏,关键时刻一晕了事,真够不要脸的!

    韩氏腹诽完,清清喉咙道:“各位夫人实在对不住了,大家喝杯热茶压压惊吧。”

    章夫人便淡淡道:“压惊就不必了,只是这诗会魁首,如今该怎么说?”

    能见到程瑶出丑倒霉,韩氏险些忍不住叫好,当即就不假思索地道:“自然是去和隔帐另一端讲清楚,魁首另选他人。”

    见韩氏没有为了卫国公府的名声包庇程瑶,众女心中这才畅快了些。

    拿前人诗句来赢这魁首之位,实在太恶心人了。

    隔帐另一端其实早就隐隐听到女客这边混乱起来,众人吃酒之余竖起耳朵听,待女先生一过来,便都停下了筷子。

    女先生冲南安王一福:“王爷,您这边评出来的魁首取消了。”

    “怎么回事?”南安王淡淡问道。

    女先生面红耳赤,显然对即将说出来的话深以为耻:“那两首诗乃前人所作,并非卫国公世子夫人所作,魁首自然要另选他人。”

    这话一出,许多人震惊得连杯中酒都洒了大半,溅到衣襟上浑然不觉。

    韩止愣神之后,猛然站了起来:“这不可能!”

    他大步走到女先生面前,勉强露出一抹笑容:“先生,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女先生一脸鄙夷:“那两首诗被人叫破乃前人所作,已经有小娘子连书都拿出来了,想来是没有世子所说的误会。”

    卫国公府门第虽高,作为一个授业先生,哪怕身份再低微,亦无法容忍这种事。

    “什么书?在哪里?”韩止脑中嗡嗡作响,不明白这陡然间的天翻地覆是怎么回事。

    瑶表妹抄袭前人诗作?这怎么可能?

    “内子于诗词一道素来颇有天赋,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

    女先生撇嘴一笑:“那书是数年前著成,世子夫人那时不过十来岁女童,纵是生而知之,也不可能作出这般水平的诗来。”

    这时有声音响起来:“那书是叫《拾珍遗录》吧,我一年前外出游历,偶然从一路人那里匆匆翻阅过此书,今日见到那两首诗,还以为自己记岔了呢。”

    立刻又有一个声音附和道:“不错,我也曾读到过今日两首诗中的一首,刚刚一直在纳闷是怎么回事,原来如此——”

    韩止面色惨白,强自镇定冲南安王一礼:“王爷,请容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南安王神色淡淡:“世子请去吧。”

    陶跃然起身:“世子,我陪你一起去吧。”

    韩止心乱如麻,胡乱点了点头。

    待二人一离去,议论声顿时响了起来。

    本来把诗会当成凑热闹的小霸王容昕眼睛发亮,问南安王:“王叔,闹出这么大的事来,怎么不见您奇怪?”

    南安王唇畔笑意浅浅,目光淡然通透:“王叔曾读过世子夫人流传出去的诗作,本来诧异其年纪轻轻如何会写出不同风格、感悟的佳作来,现在么,正好不奇怪了。”

    容昕听得一头雾水,起身道:“我也瞧瞧热闹去!”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ps:  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