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后果

第四百二十六章 后果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二人对视,有那么一瞬间天安地静,心绪都有些复杂。``

    韩止最终未发一言,冲程微点点头,狼狈离去。

    程微心里叹了口气。

    曝出程瑶抄袭前人诗词,国公府瞬间成为各府茶余饭后的谈资,要说影响,定然是有的,特别是对止表哥将来子嗣的影响。

    试想,谁愿意娶一个母亲品行如此恶劣的女儿呢?

    不过——

    程微无声笑笑。

    程瑶身有寒毒,是生不出孩子来的呀。

    要问后悔么?丝毫不。

    难道程瑶躲在国公府的羽翼下,就该一辈子顶着才女光环来膈应人吗?

    她相信,比起一个外表光鲜内里龌龊不堪的孙媳妇,外祖母等人情愿认清其真面目,别让她教歪了子孙后辈。

    程微挺直脊背,抬脚走进去。

    陶氏躺在床榻上,脸色枯黄,像是刚刚生了一场大病,见到程微进来,勉强挤出一抹笑容:“世孙与微儿来啦。”

    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卫国公叹口气:“世孙、微儿,你大舅母乏了,你们先回去吧。”

    程微屈膝行礼,与容昕一同退了出去。

    “程微,你别郁闷啊,这么点事,动摇不了国公府的根基。放眼京城,哪个府上没有点丑事呢。”

    程微好笑看容昕一眼,道:“我不郁闷,只是也没什么可高兴的,不是么?”

    真不知道小霸王的喜上眉梢从何而来,这家伙该不会又要出幺蛾子了吧?

    “怎么没有可高兴的事,你等着,很快就有了。”容昕挤挤眼,甩开程微大步往前走。

    程微一脸莫名其妙,摇摇头,抬脚回了蘅芜苑,吩咐画眉去请程澈过来。

    等人的时间总是煎熬,程微在室内来回踱步。总算听到画眉在门口喊:“姑娘,二公子到了。”

    程微脚步一顿,吩咐道:“你们都出去吧。”

    程澈出现在房门口,画眉与欢颜退了出去。

    “微微——”程澈望着程微笑。

    程微冲过去。直接扑到程澈身上,修长双腿勾住他的腰,八爪鱼般把人缠得死死的。

    程澈瞬间呆滞,颇有些无措,不知手该往哪里放才好。慌乱道:“微微,快下去!”

    “偏不,好久没见二哥,我想你了呢。”程微边说边往上爬了爬,笑盈盈问,“二哥想不想我?”

    软玉温香在怀,程澈身心甜蜜又煎熬,傻站着一个字说不出来。

    胖鱼踱着步走过来,歪头看看二人,向后退几步。随后一个箭步窜进了程澈怀里,毛茸茸大尾巴蹭了蹭程微,举起爪子按住了程澈衣襟:“喵——”

    程微扑哧一笑:“二哥,你看,胖鱼都想你了呢。只有你,口是心非。”

    程澈忙走到罗汉床旁把程微放下,无奈道:“别总戏弄二哥。今日高兴了?”

    程微抿唇一笑:“二哥,那《拾珍遗录》是你传出去的吗?”

    程澈有些好笑:“不然呢?当初咱们不是说好了,这个事交给二哥来处理。”

    “可那纸张是怎么回事?”程微最想不明白的是这个。

    “我有个朋友是开书坊的,正好有一些放了数年的纸张未曾用过。”

    “二哥居然还有开书坊的朋友。那他认不认识寒酥先生?”

    “据说是认得的。”

    程微立刻来了兴趣:“那寒酥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见她这样兴奋,程澈颇不是滋味:“微微认为寒酥先生是什么样子的?”

    “寒酥先生啊——”程微想了想道,“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寒酥寓指雪花。想来寒酥先生是个爱雪之人。不过他的话本子格外精彩,主人公感情细腻真挚,还常常有情不自禁之举,而正是这偶尔出格的小举动,才促成了一桩桩良缘。所以我猜啊,寒酥先生一定是个外表冷清。内心火热骚动的人。”

    程澈听到最后嘴角一抽。

    内心火热就罢了,骚动是个什么鬼?这绝对不是他!

    “二哥?”

    程澈清清喉咙:“罢了,不相干的人你就少关注些。”

    绝对不能让微微知道他就是寒酥先生!

    程微撇了撇嘴,又问:“那书怎么还能传到岭西去呢?岭西离京城这么远。”

    “这个微微应该知道啊。”

    “嗯?”

    程澈揉揉她的发:“有钱能使鬼推磨。”

    程微恍然:“不错,二哥没看到我今日捐出一万两银子后大舅母的脸色呢。”

    她说着看程澈一眼,后知后觉地问:“二哥不会怪我乱花钱吧?”

    程澈失笑:“怎么会,赚来的银子不就是用来花的嘛。不过以后还是要注意些,不然会惹来麻烦。”

    “麻烦?”

    程澈叹气:“很快你就知道了。”

    蘅芜苑里气氛温馨,韩止那里却如外边的天气,冷彻心扉。

    “世子,你听我解释——”程瑶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惶恐不知所措。

    在诗会上被人揭穿,和在大街上被人剥光了衣服几乎没有差别,若是承受能力差的,此时恐怕就要寻一个地方了结了。

    但是她不能,她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身份地位,怎么能这样就被人踩在脚下永不得翻身?

    “止表哥,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现在只有你了啊。”程瑶投入韩止怀里,伸手牢牢环住他的腰,纤细的身子轻轻颤抖。

    熟悉的体香与触感让韩止瞬间有些异样。

    他猛然推开程瑶,苦笑:“瑶表妹,我心悦你,一直以来把你放在心尖上,但这并不代表我是傻子!”

    程瑶面白如纸:“止表哥——”

    韩止后退一步,闭了闭眼:“瑶表妹,你让我冷静一下吧,我要好好想一想。”

    他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处停了下来,并未回头:“以后我会住在书房或者盼盼那里,你不必等我用饭休息了。”

    门咣当一声合上,程瑶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伸手一拂,把桌上杯盏扫落在地,跌坐在椅子上痛哭起来。

    这个事情到底没有瞒住段老夫人,她一得知此事,立刻把儿子儿媳们叫了过来。

    “陶氏呢?”

    卫国公道:“陶氏有些不舒服,喝了药躺下了。”

    段老夫人面沉如水,扫一眼长子,淡淡道:“让她过来,不能走就让丫鬟们抬过来。这个事情,今日我必须当着你们的面说清楚。”(未完待续。)

    ps:  感谢莫莫莫洁vi打赏的和氏璧,萝卜丝饼2005打赏的桃花扇,狗狗最爱的泡泡、涂墙、龙吉xiao仙、azi打赏的香囊,布丁芒果奶茶、唯乐hai、晚照清空、书友160509014712636、夏日长9、大牌老鼠、卷福是也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推荐不要扫雪的《金枝欲嫁》:

    简介:孟夏的人生只有两个阶段:

    一是受尽欺凌,只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悲惨死去的弱小绝望,

    二是母亲死后,那带着血与恨崛起的坚韧辉煌!

    幸运的是,还有个人不离不弃,陪她经历完整的人生。

    如此好的人遇都遇上了,那就——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