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三十九章 平王问母

第四百三十九章 平王问母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人在屋里?”一位中年男子匆匆走来,问冬娘。

    冬娘点点头,低声道:“侯爷,那人应该有些来历。不过在这京城,房顶掉下一块砖头都能砸死一个五品官,总不能因为他有些来历就能胡作非为。不然此例一开,咱们不忆楼以后就别想安心迎客了,您说呢?”

    “这个我心里有数,先见到人再说。”中年男子推门走进去,就见屋里男子迎窗而立,听到动静缓缓转过身来。

    中年男子陡然色变:“平——”

    收到平王警告地眼神,急忙咽下后面的话,顿了顿喊道:“原来是平兄。”

    平王挑眉笑着:“我说这不忆楼是谁开的,原来是背靠诚意侯府的大树好乘凉。”

    “平兄说笑了。”诚意侯想去擦额角渗出的冷汗,碍于冬娘在一旁,强行忍下来。

    冬娘冷眼旁观,心渐渐冷了,涌起浓浓的悲哀。

    看来阿紫今日是白死了,此人来头比她想象的还要大,瞧侯爷那样子,就差卑躬屈膝了。

    诚意侯面对平王这位煞星,实在无法镇定。

    放眼京城,谁不知道这位王爷因为腿疾性情乖戾,别说弄死一个妓子了,就是打死一位朝廷官员,又能如何?

    谁还天真的相信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成?

    平王很满意诚意侯的识趣,嘴角翘了翘,目光落在沉默不语的冬娘身上,凉凉道:“侯爷,你这不忆楼是不错,不过这鸨儿实在差强人意,可不怎么机灵啊。”

    “是。是,回头我定会好生教训她,平兄勿要与她一般见识。”

    平王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了两步:“我当然不会与她一般见识,只是我平白耽误了这么久,心里很不高兴,你说怎么办呢?”

    说着,目光在冬娘身上转了转。

    诚意侯嘴角笑意一僵。走到平王身旁。压低声音道:“不瞒王爷,南安王每次过来喝茶都是找冬娘的,您看——”

    平王直了直身子。诧异看冬娘一眼,笑道:“我竟看不出,这位妈妈还是我叔叔的红颜知己,既然如此那便算了。我有事先走一步。”

    “多谢平兄,多谢平兄。”诚意侯暗暗松了一口气。

    平王跛着脚往外走。走到冬娘身边时停了下来,似笑非笑打量她一眼,这才抬脚离去。

    冬娘看向诚意侯,神情复杂地问:“刚刚那人说。南公子是他叔叔?”

    诚意侯擦一把冷汗:“是,幸亏如此,他才没与你计较。冬娘。我说过多少次,你的脾气总要改一改。不然会吃大亏的。”

    说罢,诚意侯摇摇头,抬脚去追平王。

    冬娘站在原地许久没动,低叹道:“在这种地方,若是连最后一点脾气都没了,又有什么意思。”

    她脑海中闪过南安王温和的笑,还有刚刚那人的狠厉,只觉心头一片茫然。

    平王一离开不忆楼,连王府都没顾得上回,直接递了牌子进宫去见淑妃。

    “这是从哪里来,怎么瞧着风尘仆仆的?”淑妃上下打量着平王,只觉儿子近来行径越发难测了。

    以前除了逢年过节,就连初一、十五儿子都鲜少过来,最近这段时日却往她这里跑得格外勤。

    她原该是高兴的,可不知怎的,心里却有些不安。

    平王与淑妃一同进了里间,待宫婢们退下,直视着淑妃的眼睛问道:“母妃,对华贵妃与太子,您知道多少?”

    淑妃陡然色变:“臻儿,母妃不知道你这么问是何意。”

    平王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故作平静问道:“当年您弄伤儿子的腿,不就是为了保护儿子免遭华贵妃迫害吗?那么母妃可否告诉我,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把您吓成那个样子?”

    面对平王的质问,淑妃神色复杂,沉默许久后叹道:“臻儿,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你就算问了又有什么意思?”

    “儿子不甘啊!”平王冷笑,“儿子总该知道牺牲了这条腿究竟值不值得。难道不是母妃太胆小了吗,不然五弟怎么没事,六弟怎么没事?”

    “臻儿!”面对儿子的指责,淑妃心如刀割,张嘴想说什么,又觉得无从说起,最后叹道,“木已成舟,你的腿不可能恢复如初,追问这些徒劳无益。”

    “不,母妃,正因为儿子已经如此,做个明白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儿子这辈子只能安分做一个闲散王爷,难道您忍心等儿子闭眼那一天还稀里糊涂吗?”

    平王的话让淑妃心一软,心中争斗许久,终于道:“是,母妃是胆小。臻儿,你只看到五皇子、六皇子平安无事,怎么忘了与太子年龄相近的二皇子、三皇子,现在在何处呢?”

    平王心一沉。

    太子行四,除他这个皇长子之外,上面还有两位兄长。

    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他还能隐约记得两位弟弟胖墩墩的样子。

    淑妃的话唤醒了平王儿时有限的记忆:“二弟三弟是在太子出生那一年夭折的?”

    淑妃怜惜望着平王,叹道:“准确的说,是太子出生之后。那时皇后已被软禁,贵妃气焰滔天,眼见着两位皇子先后夭折,你让母妃怎么办?总不能眼看着你步他们后尘,再追悔莫及。”

    “父皇并不是昏聩之人,难道就任由贵妃一手遮天?”

    淑妃冷笑一声:“自古以来,帝王总以为能掌控一切,有多少心思会放在后宫女人争斗上?不只这皇宫里,就是各个府上,男人看到的与女人看到的根本是完全不同的事物。若没有确凿证据,难道要男人们相信柔弱美丽的枕边人比毒蛇还要毒上三分吗?”

    平王沉默。

    淑妃伸手把平王垂落下来的碎发捋到耳后,柔声道:“臻儿,这些都过去了。回头你娶了王妃,生儿育女,等将来若有那一日,母妃能出宫与你们同住,尽享天伦,就不枉这一生了。”

    这些话在平王心中激起了一串小水花,可很快就被滔天激流吞没,不见踪迹。

    他一字一顿问:“那么太子呢,他有没有可能不是华贵妃的儿子?”(未完待续。)

    ps:大概是今天红包雨,等了一晚上才能进去后台更新。更伤感的是,手都快翻断了,抢到最大的包是十四个币,简直没法爱了(谁留言炫耀抢到大包我就翻脸啊)。感谢蛋糕分你一半打赏的和氏璧,豆扣、世芥茉日、龙吉xiao仙打赏的香囊,坐在红屋顶上、书友160329221151277、卷福是也、执笔、写流年、adulanxing、米妮妠、待雁、ujfj、唯乐hai、夏日长9、绿色冰霜、龙吉xiao仙、霖琳2016、老猫yaoyao、晚照清空、一池萍醉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