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四十章 有喜

第四百四十章 有喜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淑妃蓦地攥紧手腕上的佛珠:“臻儿为何这么问?”

    平王目光微闪:“儿子得到一个消息,说当朝太子不是华贵妃所生,而是从娘家抱来的,他的亲生父母是沐恩伯夫妇!”

    “你从何处得知的?”淑妃猛然抓住平王手腕。

    平王不动声色:“这个母妃就不用追究了,儿子自是有消息来源。儿子就想知道,华贵妃当年有无可疑。”

    那布囊中的提示,他不知道是真是假,可只要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就不能放弃扳倒太子的这条线。哪怕送他布囊的人居心叵测,亦无所谓。

    “那绝无可能。”淑妃眼中闪过思索,“当年我记得清楚,华贵妃有孕后时而出血,皇上召众太医会诊过,后来一位姓季的太医调理好了华贵妃见血症状,这才安稳下来,从此华贵妃就专请季太医替她请脉了。若是华贵妃怀孕有假,当初那么多太医怎么会诊断不出来呢?”

    平王目光闪了闪,追问道:“那么沐恩伯夫妇呢,当年可有异常?”

    “异常?”淑妃蹙眉想了许久,深深看平王一眼,“我倒是想起一桩事来,说是异常也算不上,不过要强行往你说的事情上按,或许有点意思。华贵妃查出有孕后不久,沐恩伯夫人亦查出有了身孕,比之华贵妃晚了一个月。后来沐恩伯夫人早产,孩子没保住,华贵妃反而是在沐恩伯夫人后边生下的太子。”

    人总是会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平王抚掌:“这就是了,定是当时华贵妃生产出了问题,于是把沐恩伯夫人所生的孩子抱了过来,就是现在的太子!”

    淑妃摇摇头:“这也不对。沐恩伯夫人产子在先。如何会知道华贵妃的孩子保不住?总不能一生下孩子,就未卜先知对外宣称孩子没了。”

    平王一脸茫然。

    女人生孩子真复杂!

    淑妃叹口气:“臻儿,这些你就不要想了。退一万步讲,就算太子真有问题又如何?你莫非还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成?真到那时候,不过是平白为他人作嫁衣。”

    平王笑笑:“母妃放心,儿子只是想当个明白人罢了。”

    从昭纯宫离开,平王并不死心。悄悄安排了密探追查起往事来。

    转眼就是烟花三月。和风细雨。燕子衔泥,京城的青瓦白墙蒙上一层温润水汽,多了几分烟雨江南的柔软。

    可是京城的气氛却格外紧绷。西姜终于撕破了脸皮。与大梁宣战。

    “朕就知道,西姜求娶公主是假,以和亲不成为由挑起战端才是真!哼,不过是看我朝北伐。想趁机浑水摸鱼罢了!”昌庆帝一拍龙案,气得吹胡子瞪眼。“来人,宣德昭长公主进宫。”

    不久后,一顶锦帷小轿把德昭长公主抬进了宫。

    “皇妹脸色不大好,可是近来没有休息好?”昌庆帝一见到德昭长公主。不由一愣。

    他这位皇妹从来都是英姿飒爽,怎么一段时日不见,成了霜打的茄子?

    “无事。”德昭长公主开门见山。“皇兄是要说西姜的事吧?”

    昌庆帝犹豫了一下,点头:“魏无行前些日子已经离京。此时想必已经快到西姜边境了。只是受到北伐受挫的教训,朕想选个可靠的谋士辅助魏无行。原本驸马是最好的人选,不过皇妹身体不适,驸马还是留下好好陪你吧,朕再看看有谁合适。”

    “皇兄不必如此。让驸马随军出征,本来就是我的主意。就如皇兄所言,驸马早年曾与我一同征战西姜,对西姜人的习性颇为了解,正是合适人选,怎能因我一人而误了战事。”

    德昭长公主想起当年顾先生对她穷追不舍,竟追到了边境战场去,二人联手大胜西姜军,便忍不住微笑起来。

    昌庆帝叹道:“是朕对不住皇妹甚多。皇妹既然进宫,正好让御医瞧瞧身体。”

    “不必了吧,我近来在吃药调养身体,可能是有些副作用,有些睡不踏实。”

    “还是看看吧,朕也能放心。”

    德昭长公主想了想,点头。

    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她也很想知道现在身体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比之御医当年的会诊,情况有无好转。

    不多时,当值御医匆匆赶来,垫着帕子替德昭长公主号脉,眉头越锁越深。

    “究竟如何?”昌庆帝沉着脸问。

    太医擦擦汗,小心翼翼道:“皇上,可否允许臣移开帕子再替长公主殿下把脉?”

    昌庆帝心提了起来,看德昭长公主一眼,见她点头,道:“可。”

    太医松了一口气,把帕子抽走,重新替德昭长公主号脉,心里越发没底。

    长公主这脉象……似乎是喜脉?

    可这脉象又太不明显了些,切脉本来就是毫厘之差结果失之千里,许多脉象相似的症状更是难以分辨,他要是诊错了,让皇上与德昭长公主空欢喜一场,那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可是,万一对了呢?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就这么放弃实在不甘心啊。

    太医这么一纠结,把脉时间就格外长了起来。

    昌庆帝终于忍不住催促:“到底怎么了?”

    太医回神,忙松开手,满头大汗道:“皇上,可否请几位太医一同会诊?”

    昌庆帝脸色一变,看一眼大太监朱洪喜:“宣——”

    很快几位当值太医全都匆匆赶了过来,一个个跑得满头大汗,一一替德昭长公主把脉,一个比一个用时要长,随后就凑在一起低声议论起来。

    “是不是那样?”

    “我觉得像,但不敢肯定。”

    “是啊,脉象太弱,难以判定。”

    几位太医都犹豫了。

    这要是换作寻常人家,说一句疑似有喜,过些日子再次确认也就是了,可长公主不一样啊。

    长公主这么多年没有孩子,连皇上都为此自责不已,这要是让他们空欢喜一场,谁能承受天子雷霆之怒。

    “到底怎样,几位太医直说就是了,皇上与我都不会怪罪的。”德昭长公主实在不耐烦几位太医磨磨蹭蹭的样子,淡淡道。

    事情总要有个定论,见长公主如此说,一位太医被推出来,硬着头皮道:“臣等研究了一下,都认为长公主是喜脉。”(未完待续。)

    ps:听到还有童鞋没抢到,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