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怒打登徒子

第四百四十五章 怒打登徒子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觉得这是她听到最动人的话了,心中欢喜得恨不得变成胖鱼扑进程澈怀里蹭一蹭,转而想到二哥即将出征,又揪心起来。

    “二哥,刀剑无眼,战争无情,你真的要去战场吗?”

    她知道,以二哥的聪明,若是不想去,定然有办法避开的。

    程澈拉起程微:“微微,你来。”

    他拉着她来到窗边,推窗往外看。

    三月的京城街头熙熙攘攘,往来百姓衣着齐整干净,无论是脚步匆匆还是闲庭信步,总比别处的百姓多了一丝从容自豪。

    这是天子脚下的百姓独有的一种气质,说是虚荣也好,说是骄傲也罢,这些再普通不过的人就是无端多了些精气神。

    恰逢卖花的小娘子从窗下路过,抬头看到临窗而立的二人,粲然一笑,举起手中花篮喊道:“公子,可要为您旁边的娘子买几支花?”

    程澈就朗声笑道:“劳烦姑娘给我几支红蔷薇。”

    卖花的小娘子脆生生道一句好,精挑细选了几支开得正好的红蔷薇,用柔韧的青草捆成一束,喊道:“公子是要我送上去,还是扔上去?”

    “就扔上来吧。”

    “公子您接住了。”小娘子显然已经是驾轻就熟,手一扬就把蔷薇花准准的扔了上去,笑着喊道,“十五文钱。”

    程澈伸手接住飞来的红蔷薇,手指一弹,一块小小的碎银子落在小娘子手心,把花递给程微:“喜欢吗?”

    程微接过红蔷薇,笑道:“这花虽然有刺。但我很喜欢,多谢二哥。”

    程澈倚窗缓缓开口:“微微,你看,现在的京城多么热闹安详。可是此时边疆战乱已起,百姓人心惶惶,朝不保夕,京城的繁华安稳是守卫边境的将士们用血汗换来的。

    程微望着川流不息的人流。默默听着。

    “微微一定听过‘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国若破,家何以存。所以无论是为了我们自己,还是为了大梁。二哥都义不容辞,你明白吗?”

    程微垂眸,明明知道程澈说的有道理,可一想到此去生死难测。还是苦涩难言,喃喃道:“可朝中那么多武将——”

    程澈伸手。揉揉程微的发:“不是我,就是别人。可要是所有人都寄希望于别人,那大梁就危险了。微微,我不只是你的兄长与心上人。还是大梁的儿郎。当初顾先生教我,老卫国公教我,他们一定不想看到我用一身所学。只是为了勾心斗角,蝇营狗苟。在那泥潭般的卫国公府站稳脚,你说呢?”

    程微抬眸,望着程澈:“二哥更不想,是不是?”

    程澈便温柔地笑了:“是,二哥更不想。二哥愿用一身所学为大梁、为百姓们做点什么,更希望用踏踏实实挣来的功勋光明正大娶你。”

    “我懂了。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这是二哥的志向吧?”程微抿唇一笑,“无论怎样,我会一直等着二哥,绝不给二哥拖后腿。”

    “放心,二哥虽有那样的志向,却更有凯旋而归的自信,安心等着我回来就是了。”

    百味斋一谈,不过三日,程澈就以参议的身份随军离京。

    送别那日,程微把熬了一宿做出来的护身符塞给程澈,笑着道:“二哥,我们等你回来,到时候你还给我做鹿肉火锅吃。”

    “好,一言为定。”程澈翻身上马,回头望一眼送别的亲人们,策马而去。

    三月底的清晨犹带凉意,和舒紧了紧披风的带子,走至程微身旁:“回去吧。”

    “嗯。”

    程微面上一点看不出离别的感伤,马车上,韩氏就嗔道:“你这丫头心还真大,一点看不出来担心你二哥的样子。”

    程微笑吟吟道:“西姜蛮夷,二哥出马还不是手到擒来,我回去要亲手酿一坛好酒,等着二哥回来喝。”

    当她知道,无论碧落黄泉,总能与二哥在一起时,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你还会酿酒了?”韩氏来了兴趣。

    “咳咳,梅子很快就可以摘了,到时候去老四酒肆打一坛好酒,把梅子丢进去就是了。”

    这也行?

    韩氏忽然觉得把闺女养成这样,将来要想嫁人,任重道远。

    程澈不在身边的日子,对程微来说就像是揣着无尽心事的夏风,忽然就放缓了脚步,迟迟不见来到。

    她白日沉浸在符法研究中,待到夜深人静之时,却辗转难寐。

    这一日,程微准备妥当,上了宫里来接的马车,前往慈宁宫开始对皇后进行下一个阶段的治疗。

    因嫌车厢里气闷,她掀起车帘无意间往外看了一眼,不由一怔。

    这条路不是去皇宫的,看路线,似乎是……去平王那所民宅!

    程微皱眉。

    这个平王,明明腿脚已经好了,还几次三番约她见面,被她推拒了后,竟然动上歪脑筋了。

    这是打算劫人啊?

    程微越想越恼。

    她知道平王选在这个时候见面,为免打草惊蛇,定不会把她怎么样,可这种被人逼迫的滋味,实在令人气闷。

    马车绕来绕去,在一处民宅隐蔽的后门停了下来。

    平王见程微心切,一直等在那里,一见车子停下便对车夫点了点头。

    车夫弯腰:“姑娘,请下车吧。”

    里面一点动静也无。

    车夫一愣,不由看向平王。

    平王担心程微有什么意外,立刻大步流星走过来。

    车夫见状忙悄无声息退至一旁。

    平王盯着纹丝不动的车门帘,缓了缓神,伸手去掀车门脸,竭力摆出一张温和的脸笑:“三——”

    里面一只绣花鞋劈头盖脸打过来。

    “哪里来的登徒子,竟敢劫持姑奶奶!知道我是谁吗?我师父是国师,我外公是老卫国公,我舅舅正在北齐浴血奋战,我兄长正前往西姜边境的路上。我的亲人师长,都在为大梁卖命,要是这样姑奶奶还被歹人欺负了去,简直没脸见人了!”

    从车厢里利落窜出来的少女举着绣花鞋闭眼就打,毫不留情。

    平王完全懵了,一时竟躲不过被鞋底啪啪抽了好几下,赶忙抱头鼠窜,喊道:“三姑娘,别打,别打,是本王!”(未完待续。)

    ps:感谢萧瑾儿打赏的香囊,晚照清空、天外幻想、汀兰岸芷0116、吱吱的妖精、吾爱夏日长9、龙吉xiao仙、苏阿白、坐在红屋顶上、alina5868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