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四十七章 邓安

第四百四十七章 邓安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门打开,光线涌进来,仿佛陡然间换了一个世界。

    太后看到程微一身狼狈的瞬间大惊,忙去看皇后,就见皇后安静躺在矮榻上,除了鬓发比先前凌乱,并无其他异样,这才松了一口气,看向程微:“玄微道长,你这是——”

    程微心跳如鼓,望着太后一时之间竟不知从何说起。

    太后看到程微身上的抓伤了然,语带歉疚问道:“是被皇后伤的吧?实在是抱歉,皇后有时候力气会很大……那今日的治疗……”

    程微脸色苍白:“太后,请您屏退左右,我想单独和您说说皇后的情况。”

    另换了无人打扰的屋子,太后开口道:“玄微道长要不要先收拾一下?哀家看你肩头渗血了。”

    程微没有接话,抬眸看着太后,开门见山地问:“太后,皇后娘娘生育过小皇子?”

    太后一怔,随即摇头:“并无。皇后入宫的第二年就生下了大梁的嫡公主。只可惜小公主病弱,没到一岁就夭折了,连序齿都没赶上。皇后为此伤怀好几年,在发生那件事前再未怀上过。”

    “那发生那件事之后呢?”程微不动声色问。

    太后一愣,显然一时不明白程微问这话是何意。

    程微把皇后的话如实重复一遍。

    太后完全愣住了,喃喃重复道:“皇后说,华婕妤派邓安抱走了小皇子,关雎宫只剩下她和青娥,怎么都拦不住?”

    好一会儿后,太后猛然回神,一把抓住程微手腕:“玄微道长。皇后果真如此说的?”

    程微手腕本就被皇后抓得一片乌青,再被太后这么一抓,顿时疼得倒抽一口气,缓缓道:“太后,我是一字不落重复的皇后的话。原本按着您所说皇后心结,我用符法化解,谁知不但化解不成。皇后更加癫狂。由此可见。皇后真正的心结不是皇上的误会。或者说,至少不完全是,而是有让她更伤心的事。”

    太后松开手。渐渐冷静下来:“是了,皇后被幽禁之前,华贵妃还只是婕妤的身份。她说关雎宫只剩下她与青娥,那只可能是被幽禁之后。”

    “乔嬷嬷。去把青娥带来,哀家有话问她。”

    乔嬷嬷在门口应一声是。

    程微自觉参与这些事不合适。喊道:“太后——”

    太后勉强笑道:“无妨,反正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也不在乎留下听听了,这样对你以后治疗皇后还有帮助。”

    程微嘴角微抽。

    总觉得“你知道的太多了”这句话不是夸奖!

    不多时青娥进来。拜倒在地:“太后——”

    “青娥,你起来回话。”

    “是。”青娥站起来,一抬眸发现太后身旁的程微。不由愣住。

    太后察觉端倪,问道:“怎么。你认识哀家旁边的姑娘?”

    青娥收回目光,忙摇头:“奴婢不认识。”

    “青娥,你跟着皇后,有二十多年了吧。”

    “是,当年婢子年纪小,犯了错被女官责打,皇后娘娘瞧见了把奴婢救下来,从此就跟着皇后了。”

    “既如此,你对皇后算得上忠心吧?”

    青娥一听,立刻跪了下来:“太后明鉴,奴婢对皇后娘娘自是忠心不二。”

    太后啪的一拍桌子,厉声道:“既如此,皇后被幽禁后产子,你怎么不设法告诉哀家一声,让人平白害了小皇孙去!”

    青娥猛然抬头,满脸震惊望着太后,失声道:“太后,您,您都知道了?”

    太后这才彻底相信程微所言不是信口雌黄,拿起手边茶蛊掷向青娥:“还不把当年的事仔细说给哀家听!”

    青娥匍匐在地痛哭:“太后,是娘娘不许奴婢对任何人吐露半个字,娘娘她也是没法子啊。”

    青娥陷入了回忆:“当年娘娘被幽禁关雎宫,终于明白过来是情同姐妹的华贵妃动的手脚。娘娘恨过、怨过,甚至想过一死了之,可是后来,娘娘发觉竟有了身孕。娘娘当时又喜又怕,喜的是从此有了一个血脉相连的孩子,哪怕是在冷宫之中亦有了努力活下去的动力。怕的是一旦让皇上或华贵妃知道孩子的存在,一定不会允许这个孩子活在世上的。”

    太后听得额角青筋直冒:“皇上他——”

    她再也说不下去。

    当年,皇上误会皇后与其他男人私会,皇后担心皇上把她肚子里的孩子当成孽种除去是很正常的。

    而她虽贵为太后,可在皇上盛怒之下,为了避免引起皇上更大的怒火,在那个关口只能选择冷处理,思量着等皇上冷静下来后再作打算。

    却没想到,还不出一年,关雎宫就传来皇后疯了的消息。

    青娥哭道:“娘娘说,皇上不信她,那自然会怀疑她腹中孩子是孽种,就算向您求救,一旦被皇上知道也保不住孩子的,还会连累了您。谁知娘娘千方百计隐瞒,小皇孙生下没多久还是被华贵妃知晓了。她派邓安来带走了小皇孙,娘娘自此就开始神志不清。太后,皇后娘娘这些年真的太苦了——”

    “你是说,皇后在冷宫生下了小皇孙?”太后眼角湿润。

    青娥连连点头:“是小皇孙没错,小皇孙的脐带还是奴婢亲手剪断的。”

    “那小皇孙去哪了呢?”太后喃喃自语,只觉胸口窒息发痛,险些要喘不上气来。

    邓安……

    太后在心里念了这两个字,挥手让青娥退下,对程微道:“玄微道长,今日之事,哀家希望你出了这个门口,就忘了吧。”

    “太后放心,我是符医,只会治病救人,别的左耳进右耳出,不会记在心上。”

    太后一脸疲惫,深深叹了一口气。

    慈宁宫那场问话好似风吹过湖面,过而无痕,宫里一派风平浪静。

    很快就是四月过半,北齐、西姜两处打得如火如荼,战事越发紧张。

    这一日昌庆帝来了长春宫,对华贵妃道:“今年母后比往年喜欢热闹些。朕想着一个多月后就是她老人家六十大寿,不好如往年那样悄无声息过了。这样吧,贵妃管着后宫,此事朕就交给你了,你可要依着母后喜好把这件事办妥了。”

    华贵妃满口应下来,回头就命邓安前去慈宁宫给太后请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