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四十八章 逼问往事

第四百四十八章 逼问往事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在邓安印象里,他已经许久未曾踏入慈宁宫了,久得仿佛是上辈子的事。

    太后虽久不管事,深居简出,可慈宁宫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依然透着股生机勃勃的劲头,特别是牡丹花丛里那一株豆绿,饶是跟着华贵妃早已对奢华之物习以为常的邓安,依然忍不住看了好几眼。

    大梁人好牡丹,尤以娇贵难以开花的“豆绿”为最,如慈宁宫园子里这株豆绿牡丹,绿色如此纯正,可以算得上稀世之宝了。

    “邓公公?”领路的内侍见邓安驻足,忍不住喊道。

    邓安回神,态度客气了许多:“走吧。”

    由此可见,太后虽不是皇上生母,又多年很少见面,皇上对太后还是很上心的。

    进了殿里往内走,光线渐暗,层层叠叠的纱帐因开了门窗而轻轻拂动着,把一阵阵淡淡香味送来,熏人欲醉。

    邓安恍惚记起,太后与皇后都好熏香。

    不知为何,这层叠如雾的纱帐,袅袅不绝的暗香,都令他心头莫名有些不安,脚步不由迟缓起来。

    “邓公公,太后就在里面等您呢,请吧。”一位头梳高髻的宫娥迎上来,款款引路。

    邓安把心头莫名的紧张挥去,默默跟着往里走,便见到了太后。

    见到太后时,邓安有些吃惊。

    宫里女人,哪怕身份再尊贵,到了六十来岁的年纪,又郁郁深居多年,瞧着都会有几分暮气。

    可太后非但没有给人迟暮之感,眼神反而格外明亮,就像是一株老松。虽然历经风雨,却苍翠如初。

    “奴婢拜见太后。”

    太后眯了眼,仔细打量着邓安。

    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大,一点不似宫中常见的内侍,身材纤细矮小不说,还常常佝偻着身子。那股卑微从骨子里就透了出来。

    这个邓安。相貌堂堂,若是在外面遇到,哪里会想到他是一名内侍。说是侍卫反而更让人相信些。

    这就是他成为华贵妃心腹,哪怕参与了那般惊天的秘密,依然安稳活到现在的原因么?

    尽管太后知道这种想法有些迁怒,可眼底依然闪过一抹厌恶。

    太后迟迟不语。邓安一派沉稳,规规矩矩低着头。

    许久后。太后轻叹:“你就是华贵妃身边的总管吧?哀家记得,华贵妃还是婕妤时你就跟着她了吧?”

    邓安恭敬回道:“太后好记性,奴婢一进宫就跟着贵妃娘娘了。”

    “一进宫?”太后拧眉,“你是哪一年进的宫?”

    “奴婢是承平元年进的宫。”

    “承平元年?你那时应该是少年了吧?宫里像你那个年纪才进宫的可不多。”

    邓安摸不透太后的想法。但是有一点他明白,能当上太后的女人当然不是那么简单,恐怕不会与他一个内侍闲话家常。

    无论心中如何猜想。邓安还是老老实实回道:“您说的没错,奴婢那年十四岁了。”

    “十四岁?是家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吗?”太后淡淡问道。

    邓安悄悄皱了皱眉。回道:“奴婢进宫之前,父亲过世了,母亲重病卧床,家中尚有几个幼弟幼妹要养活,没有出路,恰好赶上宫中招内侍,就进了宫。”

    太后深深看了邓安一眼,忽地笑了:“是,哀家知道,你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如今两个妹妹嫁人多年,一个嫁给了京郊富户,一个嫁给了宫中侍卫,呃,现在那位妹夫已经是侍卫长了吧?”

    “太后?”邓安终于忍不住抬头,心中一跳。

    太后仿佛没有察觉邓安的异样,继续道:“你三个弟弟前程也不错,其中一个还做了官,好像是在户部当主事吧?官职虽不高,却是个好差事。邓安,你很会为弟弟们安排啊。”

    邓安扑通一声跪下来,冷汗淋漓。

    到这时他再不知道太后是冲着他来的,就真是白在宫里混这么些年了。

    甚至,太后低调了这么多年,皇上忽地提起要为太后庆寿,贵妃娘娘自然而然接手了这件差事从而派他前来,都很可能是太后为了顺理成章见到他。

    还有什么比贵妃娘娘主动派他前来更不引人怀疑呢?

    邓安细思恐极,终于忍不住看了太后一眼。

    太后紧绷着唇角,从这个角度看去,两颊法令纹有些明显,终于显出几分老态来。

    这老态,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冷厉与坚韧。

    太后缓缓笑了:“看来邓公公是聪明人。只是不知,你可否舍得用自己换几位弟弟妹妹及其一家老小的安危呢?”

    从太后一提起他的家人,邓安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结果,此刻心头惊骇不亚于狂风暴雨。

    不过他能成为华贵妃的左右手,遇事的镇定果断是常人不及的,当即双手伸出,以额贴地,颤声道:“奴婢哪里犯了错,请太后明鉴。奴婢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太后满意笑了:“很好,哀家喜欢识时务的人。那邓公公就说说,二十二年前你从关雎宫抱走的小皇子,后来怎么样了吧?”

    邓安颓然倒地,愕然抬头紧盯着太后:“太后,您——”

    “哀家只想知道,当年的小皇孙如何了!”太后嘴唇微颤,尽管心中明白那个本该是大梁嫡皇子的可怜孩子恐怕早已化作枯骨,可还是执着地想要亲耳听到。

    邓安心念急转,一时沉默。

    “说!”太后狠狠一拍桌子,陡然站起。

    那一刻,邓安忽地明白,有些人哪怕一直沉睡,依然是猛兽,你若是把他当成柔弱的羔羊,那就错了。

    “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太后声音扬起,“邓安,不要考验哀家的耐性。该疯的疯了,该死的死了,比起撬开你的嘴图个死心,哀家亦不介意先出口恶气。”

    邓安闭了闭眼,缓缓道:“太后,奴婢真的不知道小皇孙是生是死。当年奴婢从关雎宫把小皇孙抱走,就把他放入木桶,偷偷放进了护城河里。”

    太后绝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个答案,要知道这后宫里的女人一旦出手,哪有斩草不除根的道理。

    “邓安,你别告诉哀家,你的主子会有这等好心,给小皇孙留一线生机。”

    邓安抬头,轻声道:“太后,奴婢是燕州人。”(未完待续。)

    ps:晚上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