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五十一章 后悔的魏将军

第四百五十一章 后悔的魏将军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抬头,日头依然挂在高空,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能隐隐闻到自己身上散发的腥咸味。

    这是大梁军来到西姜边境后最常感受到的状态。

    魏无行嘴唇干裂,环视着汗流浃背的将士们,眼中闪过一丝懊恼。

    他太急进了,本想速战速决,不料那西蛮人竟然学会了用计,把他诱到这古怪的地方来。

    今日不会就交代在此处吧?那他真对不住皇上的厚望,更对不住指望他们守住边关的大梁百姓们!

    魏无行抬手按了按太阳穴,面上顿时留下几道血指印,眼前阵阵发黑。

    后边一阵喧哗。

    “怎么回事?”魏无行捂着肩膀回头。

    他甚至能闻到肩头传来的*气味。

    “回将军,是一个士兵昏倒了,好像是中了暑热!”

    “走,去看看!”

    魏无行策马过去,就见一个士兵倒在另一位士兵怀里,双目紧闭,面如金纸。

    他猛然想到了临行前程澈所言:“魏将军,天气一日比一日热,咱们大梁将士恐怕很难适应在这般炎热的环境中作战。若是行军途中有将士中了暑热,您要第一时间命围观的人散开,在有人替他遮阴的情况下,尽快喂他服下盐开水。”

    “盐水呢,谁还有盐水?”魏无行大喊。

    将士们面面相觑,副将道:“将军,走了这么久,咱们水囊里早就一干二净了。”

    魏无行抬手去摸自己水囊。

    副将脸色陡然一变:“将军,不能啊,您受了箭伤,咱们什么时候能走出去还难说。要是一点水不留,您可怎么办啊!”

    魏无行解下水囊递给一旁的亲卫,沉声道:“拿去给他喝!我身为主将,既然带你们出来,就带你们回去,断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亲卫接过水囊,咬了咬牙。抬脚走向中暑士兵。

    水囊里的水勉强盖过囊底。小心喂士兵喝了,观察片刻,依然不见那人转醒。且面色越发难看。

    亲卫回头望向魏无行:“将军,还是醒不过来,这人恐怕是不行了。”

    日头晃的人心头发慌,魏无行闭闭眼。

    副将对亲卫使个眼色:“把人抬下去吧。”

    “等等!”魏无行猛然睁眼。紧盯着副将,“刘副将。你可还记得,程参议刚来军营那一日,说起中暑是如何处理的?”

    副将回忆:“就是让注意通风,喝盐开水或者绿豆汤。”

    “不。还有!我记得他提过,要是在外行军没有这些,该怎么办来着?”魏无行有些懊恼。

    他当时认为程澈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乱语,并没听进去。现在却恨不得绞尽脑汁想起来,死马当活马医。

    “将军,属下想起来了,程参议说若是在外面没有条件,或者喝下水依然不见好转,就用炙脐法!”

    “炙脐?那你快些给他试一试!”魏无行完全没有印象,催促道。

    刘副将一脸古怪:“将军,属下……属下不行。”

    “如何不行?”

    迎上将军冷厉的眼神,刘副将苦着脸道:“将军您莫非一点没印象了?程参议所说的炙脐,是要用路边黄土沿中暑之人的肚脐周围撒上一圈,然后对准他肚脐撒尿……”

    周围将士闻言一脸惊恐,皆望向主将。

    魏无行神色同样古怪,咬咬牙道:“谁来试试,无论成与不成,若能回去,本将军定然重赏!”

    无人应答,魏无行沉声问道:“怎么,没有一个人想试试?谁愿意试一次,回去我赏他十两银!”

    将士们面面相觑,终于有一个士兵厚着脸皮道:“将军,不是我不想,天这么热,出了这么多汗,哪还有尿啊!”

    他这样一说,众将士纷纷点头:“是啊,别说尿了,现在嘴干得都要张不开了!”

    魏无行抖抖嘴唇,竟无言以对。

    难道要他一军主将当众解裤子?

    罢了,同袍性命比什么都重要!

    魏无行正要豁出去了翻身下马,一个小兵怯怯道:“将军,属下可以试试。”

    魏无行如蒙大赦:“快些!”

    见众人目光灼灼,他眼一瞪道:“你们都别盯着人家看!”

    那小兵照着刘副将所言照做,昏迷不醒的士兵居然真的醒了过来。

    众将士一阵欢呼。

    魏无行喝道:“都省省力气,继续出发!”

    “将军,这样下去不行啊。再不补充水,大家都受不住了。”

    刘副将猛然一拍头:“将军,属下想起来了,程参议还提起过,此地有一种藤,其茎中富含水分,咱们可以用那个补水!”

    “什么样的藤?”

    刘副将挠挠头:“属下想不起来了,这些藤瞧着都差不多啊。”

    魏无行大手一挥:“大家分成几组,一个个尝试!”

    约莫两刻钟后,一个士兵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他拿起被刀剑割断的藤条,对准断口处就去吸吮。

    刘副将大喊:“等等,那汁液颜色不对,我想起来了,程参议说,如果汁液是乳白色的,大半有毒!”

    话音才落,那士兵已经倒地,抱腹打起滚来,没过多久就四肢抽搐,一动不动了。

    众将士鸦雀无声,好一会儿才有人问道:“将军,还找吗?”

    “找,如果发现汁液格外丰富的,不准先喝,等确认后再说!”

    许是天无绝人之路,此后不久,将士们又陆续找出七八种汁液丰富的藤类。

    刘副将奉命辨认,险些落下泪来:“将军,属下真的不行啊,当时以为程参议一介文臣只会纸上谈兵,没好好听他说啥呀!”

    魏无行抬眼望天,默默流泪。

    曾经有一个见多识广的能人,他没有珍惜,还打发那人跟着队伍去运粮,不带人家玩。

    老天若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要抱紧那人大腿喊一声:兄弟,跟我走,这辈子咱俩也别分开了!

    魏无行下马,走向拿着藤类的将士。

    “将军?”亲卫见状大急。

    魏无行甩开亲卫:“本将军亲自试试,反正不能补充水分,都离不开一个死字!”

    刘副将吓了一跳,抓起其中一根藤喊道:“将军,还是属下来试吧。属下隐约记得程参议说可以喝的汁液是这种颜色的!”

    说罢,不等魏无行说话,刘副将对准断口处吸吮起来。(未完待续。)

    ps:对了,书评区提到太监自称奴婢的问题,在这里说一下。虽然历史上很早就有了奴才这个词,但在清以前,太监是不会这样自称的,宦官一般自称内臣或者奴婢。而普通百姓见了贵族同样不会动不动跪拜。到了清朝,不只是宦官,许多王公大臣为了讨好皇帝嫔妃都开始自称奴才了。可以说,这是清王朝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