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迁怒

第四百五十五章 迁怒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魏无行请来的当地名医给程澈看诊过后,依旧瞧不出端倪来。

    “什么当地名医,我看都是浪得虚名!程兄弟你别急,回头我再派人去别的城镇请人。”

    魏无行的热心让程澈心中微暖,笑道:“将军不必再麻烦。两位大夫都说了,属下身体比寻常人还要强健,至于咳血,许是气血逆行,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行军打仗之人见血是常事,听程澈这样说,又有两位大夫的诊断,魏无行便放下心来。

    此后二人配合默契,联手对敌,很快就有捷报传入京城。

    昌庆帝大悦,恰逢太子前来请安,脸一黑,指着文书道:“太子,你看看,那魏无行不过三十出头就已立下无数功勋,程澈与你一般年纪,能文能武,出类拔萃。你身为太子,心心念念想的就是内院那点事儿,难道不惭愧吗?”

    太子听了心中大恨。

    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父皇竟然还念念不忘。什么内院那点事儿,他想娶一个能添助力的太子妃,也错了吗?

    更可恼的是,最终非但没娶成,还丢了大丑!

    昌庆帝犹自数落着:“程澈是朕见过的最优秀的年轻人,将来有这样的人才辅佐你,那是你的福气。太子,朕不求你才华无双,至少德行要说得过去,能让这些才华横溢的臣子将来心甘情愿为你做事。”

    太子默默听着,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咬牙切齿。

    什么叫他的福气?

    难道没有魏无行与程澈,将来他就当不好一国之君?

    昌庆帝的恨铁不成钢落在太子耳里,悉数化作了忿恨。等回到东宫,直奔程彤那里。

    程彤正在哄小皇孙容煊玩耍。

    容煊快两岁了,抱在手里沉甸甸的,程彤就把他放在铺着织毯的地板上,用一只摇铃引他过来拿。

    “瑜哥儿,来呀,你走过来。姨母就把这个给你。”

    容煊听了站起来。颤巍巍走了几步一下子就栽倒,四仰八叉在地上胡乱踢蹬,显得很滑稽。

    太子站在门口瞧见这幅场景。眉头就是一皱,越发气闷。

    有这么个傻儿子在,简直是时时刻刻戳他心窝子!

    “咳咳!”太子重重咳嗽一声。

    程彤听到动静忙回头,嘴角笑意一收。敛衽施礼道:“拜见太子殿下。”

    太子大步走过来,盯着地上的容煊。略显不耐烦地问:“都这么大了,还走不稳?”

    程彤对太子已经是如避蛇蝎的心态,不过她与程雅不同,学不来那种逆来顺受。淡淡道:“瑜哥儿已经进步许多了,等殿下下次再来,定然会比现在还要好。”

    太子嗤笑一声:“那本宫要一年后再过来吗?”

    此时小容煊爬了起来。站在原地好奇打量着来人,并不懂得畏惧。更不明白他的亲生父亲正以一种嘲讽的语气议论他。

    他只是呵呵笑着,嘴角流下口水来。

    太子皱了皱眉,冷冷道:“程良娣,让人把瑜哥儿带下去吧。”

    程彤身子一僵,吩咐乳母道:“带小皇孙出去散散步,注意别磕碰着他。小皇孙怕热,记得带上扇子。”

    等人都走了,太子勾勾手:“过来。”

    那样的轻佻与不屑,好似在呼唤妓子。

    程彤忍着羞辱走过去,一言不发。

    她知道,太子有了不顺心的事,又该找她发泄怒火了。

    “怎么,程良娣不愿意见到本宫?”

    “不敢。”

    纵有千般婉转手段,面对这样的人,她却不愿使出半分。

    也许,这就是她与母亲的区别。

    太子最是见不得程彤这副要死不活的表情。

    他不懂程家这些女人一个个都在得意什么,除了程雅那个早死的还算好拿捏,其余的一个比一个能折腾。

    想起程微,太子心中一阵愤恨,转而想到仿佛销声匿迹的程瑶,则在恼怒之余多了几分躁动。

    程瑶抄袭事件一出,他并不像那些人一样觉得不能容忍。

    在他看来,一个女子在少女时就凭着一本鲜少人知道的书名扬京城,这份胆量已经不简单了。

    至少,比那些一辈子平庸寡淡,连面孔最后都让人记不住的女子有趣多了!

    更何况——

    想起程瑶异于常人之处,太子心中一热,直接把程彤抓过来丢在床榻上。

    后背被床柱擦了一下,火辣辣的疼,程彤闭了闭眼,把将要涌上来的泪死死压了下去。

    真是好笑,以往她受了一丁点委屈就要掉眼泪,现在反而不想哭了。

    太子压了上来,没有半点体贴抚慰,长驱直入,就好似烧红的烙铁落在她身上。

    程彤忍痛抓紧了床褥。

    “怎么,对本宫不满意?”太子扬手打过去一个耳光。

    程彤头一偏,面颊上顿时红肿一片。

    “太子……这是白日……”

    太子一声冷笑:“白日又如何?这是本宫的地方,难道想睡一个女人,还要看别人脸色不成?”

    程彤闭着眼,紧紧咬住唇。

    她不懂,将来的一国之君为何如此荒淫。

    还是说,独独对她程彤如此?

    “别给我装死人,本宫瞧了晦气!”太子那些不满化作戾气,尽数发泄在程彤身上,“你不是有个当国师弟子的姐姐吗,那又如何?她是能替你受苦,还是能给你撑腰?忘了告诉你,本宫原本想娶的太子妃是她,可惜她不识抬举,这才找你填补上的。说起来,你现在过得花团锦簇的好日子,还要好好感谢你那位姐姐呢。”

    “对了,还有你那位好兄长,真是春风得意啊。因为他,让父皇把本宫一通好骂!程彤,有这样的兄姐,你真有福气!”

    太子仿佛魔障般自说自话,一通折磨发泄过后,扬长而去。

    程彤爬起来,猛然冲进净房,拼命清洗着自己。

    许久后,她披上干净衣裳,一步步走了回去,默默坐在床榻上发呆。

    “良娣,您这是何必呢,若是有了身孕,太子殿下说不定会——”

    贴身宫女心生怜悯,忍不住劝道。

    不过是个刚及笄不久的小姑娘,太子委实太狠了些。

    程彤眼神一冷,断然摇头:“不,我是不会有孩子的!”

    她才不要生下孩子来,管那样一个禽兽叫父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