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六十章 帝后相见

第四百六十章 帝后相见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昌庆帝的心情很复杂。

    自从发生那件事情,皇后被幽禁,他就再也不曾见过她了。

    不,知道皇后发疯的消息,他曾悄悄去关雎宫看了一眼。

    而那一眼之后,让他更不想相见。

    年轻时候的他以为那是纯粹的愤怒,随着年岁渐长,他却渐渐明白,或许里面还有后悔与歉疚。

    后悔当时的冲动么?证据确凿之下,继续寻查下去,会否还皇后一个清白?

    还是说,更加坐实皇后的罪名,让他连最后一点自欺欺人的念想都没法留住了?

    昌庆帝有时候也会鄙视自己。

    别人都以为皇后犯了错,被他厌弃幽禁关雎宫,可谁又能知道,面对皇后,他更多的是不敢见呢。

    从来不曾预想,再见皇后,是在这种情形下。

    “皇上,皇后到了。”朱洪喜凑在昌庆帝耳边,轻声道。

    昌庆帝睫毛颤了颤,一睁眼,就见到了冯皇后。

    随着程微的治疗,冯皇后大半时间都如常人一般安安静静的,显出娴雅的气质。

    今日冯皇后梳着高髻,露出光洁的额头,樱口琼鼻,高贵风华一如往昔。尤其是那一双分外美丽的眼睛,因为心智有失,纯如稚子,反而格外明亮清澈,闪烁着动人的神采。

    昌庆帝站起来,声音一滞。

    他没想到皇后是这般模样,他以为要看到的,会是一个疯疯癫癫披头散发的妇人。

    皇后的疯病,莫非好了?

    青娥默默扶着冯皇后,垂眸遮住眼底的情绪,想起在里边生死难料的太后。心底涌上无尽的佩服。

    太后交代一旦皇上要见皇后,定要把皇后收拾的精精神神,她忍不住问:“为何不让皇上看看。皇后这些年过得有多惨?”

    太后像个慈祥的长者那般看着她,轻笑道:“青娥啊。身为女人,永远不要指望凭借男人的怜悯活着。那怜悯只能换来一时的心软,却换不来一世的心动。何况,那个男人还是皇上!”

    当时,青娥将信将疑,可是此刻看到皇上眼底一闪而过的惊讶,这才对太后心悦诚服。

    “可皇后神志不清,就算表面再好。一旦开口,就遮掩不住了啊。”青娥当时还问了这么一句。

    太后冷笑道:“这样才好。越是美好的东西,一旦轰然崩塌,始作俑者才会有所触动。就如那锦缎绫罗掉在地上被践踏才会令人惋惜,若别人踩着的是一块抹布,你还会心疼那块抹布不成?”

    青娥对太后的话再无质疑,悄悄观察昌庆帝反应。

    昌庆帝仿佛忘了室内还有旁人,一步步走向皇后,离她数尺之遥停下来,声音微沉:“皇后。你来啦?”

    冯皇后个子高挑,只需要稍稍抬起下颏,就能与昌庆帝对视。

    她的眼睛黑亮纯粹。就如夜幕上最明亮的星,让昌庆帝眼神闪烁。

    昌庆帝不由自嘲,一晃二十载过去,他果然是没有忘记过皇后的,不然怎么一见了皇后这双眼,就觉无比熟悉呢?

    “皇后,你是不是忘了朕了?”见皇后一味盯着他瞧,却不发一言,昌庆帝心情复杂地问。

    冯皇后忽然偏头一笑。神情欢愉犹如不谙世事的少女:“太子哥哥,你怎么把我当成姑母了?我是真真呀!”

    “皇后——”昌庆帝一惊。

    冯皇后皱眉。娇嗔道:“你再这样喊,我可要告诉姑母啦。谁是你的皇后。你羞不羞?”

    昌庆帝怔住。

    少时的他知道想要登上那个位置离不开养母的支持,而冯真真又是养母最疼爱的侄女,他对她自是百般疼宠迁就。

    渐渐的,那份疼宠就由最开始带着动机转为有了几分真心真意。

    豆蔻少女秀美纯善,好似枝头最俏的那一朵迎春花,他娶了她,既能得到养母全力的支持,又能有一位可爱美丽的妻子,有什么不好的呢?

    于是他悄悄对刚满十三岁的她说:“真真,待我登上那个位置,便要你当我的皇后,你可愿意?”

    “真真——”昌庆帝回神,望着笑容纯真的皇后,苦涩难言。

    冯皇后忽地伸手,挽住昌庆帝的手。

    昌庆帝一震。

    冯皇后却无比自然:“这就对啦,让姑母知道你乱喊,该骂咱们了。姑母呢?我好像很久没见到她了。”

    昌庆帝握住冯皇后的手,一时之间竟无言以对,不由看了扶着冯皇后的青娥一眼。

    青娥忙道:“皇上,皇后她神志不清,有时候记忆就停留在少时。”

    昌庆帝闭了闭眼,看向冯皇后,声音轻柔苦涩:“真真,我带你去见姑母。”

    二人手挽手相携而去,青娥立在原地,好一会儿才默默跟上。

    太后靠在引枕上,神情痛苦,乔嬷嬷守在一旁不停替她擦汗捏手。

    听到动静太后睁开眼睛,见到帝后携手走进来,忙合上双目,才掩去复杂的情绪。

    再睁眼,太后眸中只剩下激动:“真真,快到姑母身旁来,姑母好想你!”

    冯皇后站着不动。

    昌庆帝用哄孩子般的语气哄她:“真真,快过去啊,你不是想见姑母吗?”

    冯皇后咬着唇:“可是,姑母没有这么老呀——”

    “那真的是姑母,不信你仔细看看。”

    冯皇后便对昌庆帝嫣然一笑:“太子哥哥说是,那就一定是了。太子哥哥从来没骗过我的。”

    冯皇后奔过去,伏在太后身旁:“姑母,您怎么啦,是病了么?”

    太后抬手抚摸冯皇后鬓发:“是呀,姑母想我的真真,都想病了。”

    说罢,手猛然垂了下去。

    冯皇后不知所措,满是依赖看向昌庆帝。

    昌庆帝一个箭步走过来,先是揽过冯皇后不让她看太后情形,然后握住太后的手,大声喊道:“快请国师来!”

    太后手动了动,勉强睁眼,已是气若游丝:“皇上啊,到如今……你还恨着真真吗?”

    昌庆帝低头,看着怀中犹如稚子的皇后,哑着嗓子道:“不恨了,朕早就不恨了……”

    “不恨就好,真真她……怎么会做对不起你的事啊。以后,皇上替我好好照顾真真吧……”

    “朕会的,其实朕早就想明白了——”

    太后听到满意的答案,虚弱一笑,终于昏了过去。(未完待续。)

    ps:感谢lan710345720打赏的香囊,adulanxing、玺舞玉、洞庭大仙、在此山中、唯乐hai、又软又易推倒の萌y、夏日长9、守财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月底了,呼唤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