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六十三章 获悉真相

第四百六十三章 获悉真相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昌庆帝走到安置冯皇后之处,免了宫婢们的行礼传报,抬脚走了进去。

    冯皇后正坐在雕花梳妆镜前,青娥立在身后替她一下一下疏通头发。

    岁月总是会偏爱某些人,冯皇后正是那样的女人。

    尽管幽居关雎宫,可因为心智失常,反而感受不到凄苦飘摇,岁月在她那张白皙的面庞上没有留下多少痕迹,一头青丝如瀑,光亮顺滑。

    “皇上——”青娥听到动静,忙退至一旁行礼。

    昌庆帝摆摆手:“你下去吧。”

    青娥犹豫了一下。

    “嗯?”昌庆帝淡淡瞥她一眼。

    “是。”青娥放下牛角梳,默默退下。

    眨眼间,小小的室内只剩下帝后二人。

    昌庆帝的脸在梳妆镜里清晰可见。

    冯皇后回眸一笑:“太子哥哥,你替我画眉吗?”

    昌庆帝一怔,脑海中又晃过青葱岁月的往事来。

    他刚过小成年礼,按着宫里规矩,会有四名调教好的宫婢教他男女之事。

    年少冲动,初尝鱼水之欢,有好些时日他颇为沉迷,自然有些冷落冯真真。

    为此,冯真真与他怄气,足足半个多月没有理会他,他颇无措,还是请教了小太监,亲自挑选上好的黛螺替她画眉,二人才算和好如初。

    那时候他想,冯真真脾气真大,他是太子。将来的帝王,总不可能只守着她一个,对她不懂事的做法颇有微词。

    再后来。他登上那个位置,渐渐有太多的女人比冯真真懂事,比冯真真温柔,比冯真真百依百顺。

    步入中年的昌庆帝偶尔会想,他们的裂痕也许是注定的,谁让那时候,两个人都那样年轻呢。

    而今。再听到冯真真这样说,昌庆帝只剩下感慨万千。

    “好。我替你画眉。”昌庆帝俯身拿起眉笔,替冯皇后轻扫峨眉。

    冯皇后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直笑:“太子哥哥手法生疏了。”

    昌庆帝再也画不下去,把眉笔掷于一旁,抬手按住冯皇后肩膀。认真道:“真真,当年是朕错了,朕不该误会你,其实朕内心深处一直不相信你会对不起朕的。你醒过来吧,后宫缺一个女主人太久了。那个位子,除了你,朕从没想过让别人坐。”

    冯皇后怔怔盯着昌庆帝,眼中一片迷茫,突然像是反应过来。伸手把他推开:“你走开,我再也不要见你!”

    昌庆帝抓住冯皇后的手:“真真,你别说这种孩子气的话。咱们从小一起长大。将来也会一起安眠在皇陵里,你怎么能不见我呢?你要怪朕,也等好起来再找朕算账如何?”

    冯皇后眼中闪过疯狂:“算账?是,我是该找你们算账的。你还我孩子,你怎么能纵容华丽君抢走我的孩子,他是我们的孩子啊!”

    “孩子?”昌庆帝愣了愣。叹道,“真真。没有人抢我们的小公主,她只是到天上去了——”

    冯皇后猛然甩开昌庆帝的手,嘶声道;“不是小公主,是小皇子,是我千辛万苦生下的小皇子,可是你却不要我们了!”

    “你说什么?什么小皇子?”昌庆帝再次愣住。

    他不清楚疯癫之人是不是会发癔症,把没有发生过的事当成发生过的,可皇后的样子委实让人心惊。

    冯皇后忽然矮下身子,死死抱住昌庆帝大腿:“求求你,不要杀了我的孩子,他才那么小……”

    青娥听到动静冲进来,一边去扶冯皇后一边对昌庆帝道:“皇上,皇后又犯病了,这个时候受不得刺激。”

    昌庆帝缓缓神,道:“青娥,你安抚好皇后,过来回话。”

    约莫一盏茶的工夫,青娥轻轻走过来,跪下:“皇上。”

    昌庆帝抬手去端茶盏,发现是空的,又默默放下,平复了一下心绪把那个疑惑问了出来:“青娥,皇后口口声声说有人抢她的孩子,是怎么回事儿?”

    青娥以额贴地,瑟瑟发抖。

    “嗯?”本没往深处想的昌庆帝正色起来,见青娥一味惶恐不语,厉声道,“说!”

    青娥身子一颤,缓缓抬头:“皇上,娘娘没有胡说,她因为失去了小皇子,伤心过度,才变成现在的样子!”

    “你说什么!”昌庆帝猛然站了起来。

    青娥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当年娘娘被关进关雎宫,不久后就发觉有了身孕,后来生下了小皇子。可惜好景不长,小皇子才几天大,就被华贵妃,也就是当时的华婕妤知晓了,派了她的心腹邓安过来把小皇子抱走了!”

    “此话当真?”昌庆帝心头巨震。

    青娥举掌发誓道:“奴婢所言字字属实,若有假话,情愿天打雷劈,死无葬身之地!”

    昌庆帝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汹涌的情绪,质问道:“既如此,当年为何不禀报朕?”

    青娥垂眸苦笑:“当年皇上恼了娘娘,娘娘在关雎宫里连一个能传递消息的可靠之人都寻不到,生怕所托非人,消息在传到皇上耳中之前就传到别人耳朵里去了。”

    说到这里青娥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娘娘还担心,皇上会不信任娘娘——”

    “傻子!”昌庆帝咬牙。

    若是当时他知道皇后有了身孕,他——

    昌庆帝忽然间有些不确定二十多年前的他会如何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再生气也不会让怀着身孕的皇后呆在冷宫里。

    “好了,青娥,朕知道了,你且照顾好皇后,皇后再有任何事都速速禀报于朕,不得再有隐瞒!”

    “是。”

    昌庆帝大步离开慈宁宫,青娥立刻去向太后禀报。

    太后点头道:“哀家知道了,皇上定然传邓安问询往事去了。”

    青娥忍不住问:“太后,您为何没有直接告诉皇上——”

    太后笑道:“比起别人告诉的,人们往往更相信自己查到的。青娥,你要记着,哀家对这些往事并不知情,所有的事都是皇上起了疑心,自己查到的。”

    “奴婢明白了。”

    暗室里,昌庆帝盯着跪地认罪的邓安,恨不得用目光把他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狗奴才,你当年真的把小皇子放到木盆里扔河里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