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赐死

第四百六十四章 赐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邓安自知大难临头,想起太后先前的保证已是无憾,自是事无巨细对昌庆帝讲明。

    不过他虽有了心理准备,可毕竟过了这么多年锦衣玉食的日子,在昌庆帝的质问下,依然免不了两股战战。

    “朕问你,那木盆有多大?”昌庆帝踢了邓安一下。

    “啊?”邓安一怔。

    一旁的朱洪喜轻轻咳嗽一声。

    邓安回神,表情呆滞比划一下:“大概这么大吧。”

    昌庆帝一看大怒:“狗奴才,你当时怎么不选个大点的木盆呢?那么小的木盆,说翻就翻了!”

    邓安……

    为什么他觉得皇上关注的重点不大对劲?

    昌庆帝一想他曾经有个嫡出的小皇子,才出生就乘着说翻就翻的小木盆顺河飘,心都要碎了,把邓安连踢好几脚:“朱洪喜,叫人看好了这狗奴才,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不能让他死了!”

    “是!”

    等到邓安被拖下去,昌庆帝枯坐良久。

    朱洪喜忍不住劝道:“皇上,奴婢扶您去榻上歇一歇吧。”

    昌庆帝看着朱洪喜,问:“朱洪喜,你说,朕那个儿子会不会还活着?”

    朱洪喜一脸纠结。

    这皇帝身边的差事不好做啊,总被皇上问这种要命的问题,谁能受得了啊!

    昌庆帝似乎没有指望朱洪喜的回答。喃喃道:“他是朕的嫡子,秉承天命,也许就有神明保佑呢。朱洪喜。你说是不是?”

    朱洪喜心中咯噔一下,更不敢接话了。

    嫡皇子,秉承天命……皇上这是出于对嫡子天生的重视,还是对太子的不满已经到了极点?

    “朱洪喜,叫锦鳞卫暗卫长来。”

    朱洪喜暗暗心惊。

    锦鳞卫分明、暗、内三卫,短短数日,内、暗两位卫长已经接连被召唤。貌似平静的皇宫早已风起云涌。

    不多时,一个眉眼普通的男子出现在昌庆帝面前。单膝跪地:“请皇上吩咐。”

    “玄影,你即刻召集所有没有差事的暗卫,彻查京城及四周郊县年满二十二岁、生于四月的年轻男子。记着,凡是身世不同寻常的务必要重点标记出来。”

    “是。”

    昌庆帝挥挥手。男子躬身而退。

    “等等。”昌庆帝喊住暗卫长,“朕想尽快知道结果,为了节约时间,面容鄙陋的就不必追查了。”

    向来沉稳低调的暗卫长怔了怔,这才退出去。

    朱洪喜死死低着头,猛抽嘴角。

    这世道,还给不给丑人活路了!

    数日后,负责彻查太后中毒一事的锦鳞卫内卫长把一个册子呈到了昌庆帝龙案上。

    昌庆帝翻阅过后,把小册子狠狠掷于案上。沉声道:“带华贵妃来见朕!”

    室内气氛凝重,华贵妃走进来时,心中一沉。

    “皇上——”

    昌庆帝示意朱洪喜把小册子拿给华贵妃看。

    华贵妃伸手接过。一张张翻阅,到最后已是汗流浃背。

    那小册子上记载着近二十年来长春宫悄无声息被处置的奴婢们。无一例外,那些人都是中了夹竹桃的毒而死。

    用这种方式把不老实的奴婢们神不知鬼不觉处理掉,她一直是满意的,而此刻,小册子上记载的每一条人命。却成了她毒害太后的有力指控。

    华贵妃一下子瘫倒在地。

    “华贵妃,你还有什么话说?”昌庆帝看着曾经的宠妃。只觉心中发堵。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究竟是怎么狠下心肠害了一条又一条性命,这其中还包括他的嫡子!

    “皇上,臣妾虽然知道夹竹桃有毒,用它处置过一些犯事的奴婢,可太后的毒,真的不是臣妾所下啊!”

    华贵妃哭得梨花带雨,跪行到昌庆帝跟前,伏地恸哭:“皇上,您想想,臣妾没有任何理由害太后啊。臣妾是太子的生母,已经贵为贵妃,于情于理都没有害太后而让自己置身险境的理由。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昌庆帝居高临下看着华贵妃,冷笑,一字一顿问道:“难道不是因为,你怕太后有朝一日从皇后那里得知你曾害了嫡皇子的事吗?”

    华贵妃大惊,好一会儿才找回声音:“皇上,您说什么?”

    昌庆帝疲惫闭了闭眼:“华贵妃,到这时候你还要蒙蔽朕吗?传邓安——”

    不多时邓安现身,默默跪下。

    华贵妃彻底白了脸,等邓安在昌庆帝的问询下再次说起往事,自知有口难辩,厉声道:“邓安,你这个吃里扒外的狗奴才,本宫绝饶不了你!”

    “够了!”昌庆帝面无表情,眼底一片悲凉,“华贵妃,你谋害嫡皇子在先,毒害太后在后,更是毫无慈悲之心,手上沾染无数鲜血。这样的你怎么配主持后宫,更不配将来入主慈宁宫!”

    昌庆帝背过身去,淡淡道:“念在你生育了太子,朕给你留个体面,白绫和鸩酒,你选一个吧。对外,朕就说你愧疚太后中毒一事,抑郁而亡,也算是全了太子的颜面了。”

    “皇上!”华贵妃满脸不可置信,“您不能啊,臣妾真的没有毒害太后——”

    昌庆帝早已不愿多看这蛇蝎妇人一眼,喊道:“朱洪喜,送华贵妃回长春宫!”

    朱洪喜走至华贵妃身旁:“娘娘,请吧。”

    华贵妃浑身一震,挣脱了朱洪喜的手,喊道:“皇上,您让臣妾见见太子!求您了,看在臣妾伺候了您二十多年的份上——”

    朱洪喜看向昌庆帝。

    昌庆帝背转着身,没有回头,声音听起来尤为陌生:“朱洪喜,去东宫传朕口谕,就说华贵妃病重,特许太子前往探望。”

    华贵妃被送回了长春宫,太子很快得到消息,匆匆赶了过去。

    “母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进屋就看到披头散发的华贵妃,太子大惊。

    “你们都出去。”华贵妃道。

    长春宫的内侍宫婢们闻言默默退出,朱洪喜带着数人却纹丝不动。

    华贵妃眼一瞪:“朱公公,太子来见本宫,是皇上亲口答应的。莫非连我们母子叙话,你也要在一旁听着?”

    朱洪喜行了一礼:“奴婢不敢。奴婢在外面候着,娘娘和殿下慢聊。”(未完待续。)

    ps:感谢woai4901打赏的香囊,夏日炎凉、*只为你而来*、琪薇兰、amiao喵、好名字都让猪改了、无欲乘风归去、唯乐hai、吾爱夏日长9、lillian00、一个人丫打赏的平安符,感谢投票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