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人心

第四百六十五章 人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室内只剩下华贵妃与太子二人。

    太子不明所以,端详着华贵妃脸色问:“母妃,父皇不是说您病重吗?”

    华贵妃心乱如麻,掩面泣道:“什么重病,琛儿,你父皇要赐死母妃啊!”

    “什么?”太子大惊,想起自己的怪病,赶忙稳定情绪,拉住华贵妃问道,“母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因为太后在寿宴上中毒,父皇就要赐死您?”

    华贵妃擦擦眼泪,拉着太子走至床头,压低声音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太子愣了好一会儿,才声音打颤问道:“母妃,您是说,皇后当年在关雎宫产下一名男婴,那名男婴只比我大几天?”

    华贵妃轻轻点头,想起邓安的叛变,不禁咬牙切齿:“我早该知道邓安那个狗奴才是靠不住的。当年本宫命他监视关雎宫,他就一直没有发现皇后有孕的消息,才让那个孩子生了下来!若不是本宫后来及时发现,琛儿,现在太子到底是谁来当,可就难说了。”

    太子浑身发冷,寒气仿佛是从心底丝丝往上涌,让他说话都有些抖了:“母妃,既然邓安靠不住,那他当年真的依着您的吩咐把那个孩子处理掉了吗?”

    华贵妃一怔,随后缓缓道:“谅他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藏匿下那个孩子。今日皇上叫邓安前来对质,邓安交代,当年依着本宫的吩咐把那个孩子捂死后悄悄埋了。”

    “那就好。”太子只觉心中大石猛然落了地。浑身一松,整个人的反应都显得有些迟钝。

    “琛儿,现在你父皇要赐死母妃。母妃百般哀求,才得以见你一面。”

    “母妃——”太子心中发苦。

    华贵妃紧紧握住太子的手:“琛儿,你父皇是彻底厌弃了我。母妃现在能指望的就只有你了。”

    “母妃要我怎么做?”太子怔怔地问。

    华贵妃含泪望着太子:“你去求你父皇,就说你不能没有母妃,哪怕把母妃打入冷宫都可以,只要别赐死母妃。”

    只要她能活着,冷宫也好。甚至浣衣局都无所谓,熬到太子继位那一日就苦尽甘来了。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到那时,她贵为太后,是全天下最尊贵的女人,而皇上却永远不知道。新君身上流的血是她华家的,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一想到昌庆帝丝毫不念旧情要赐死她,而她的侄子将来要继承昌庆帝的一切,华贵妃就觉得痛快。

    听了华贵妃的话,太子不禁沉默。

    父皇子嗣不多,以他的了解,父皇对皇子公主们很是宽容慈爱,母妃却杀害了皇后之子,可以想见父皇对母妃有多么恼怒厌恨。

    他若是去求情——

    想到昌庆帝那些不满的话语。嫌弃的眼神,太子心里一紧。

    不成,他若是这个时候撞上去。父皇对他定然会越发不满。

    太子看了华贵妃一眼。

    他豁出脸面去求情,父皇说不定会开恩留下母妃性命,可只要母妃还活着,父皇的不满就会越积越深。

    他是太子没错,可父皇年富力强,等到老去那一日。说不定五弟、六弟早已长大成人了。

    纵观历史,年老的帝王往往多疑糊涂。在日积月累的不满之下,他的太子之位焉知就能安稳无忧?

    “琛儿?”见太子迟迟不语,华贵妃忍不住唤了一声。

    太子缓缓抽回手,忽然跪了下去。

    华贵妃大惊:“琛儿,你这是干什么?”

    她伸手去拉,太子纹丝不动,仰着头道:“母妃,我知道您一直最疼我,那么现在就多疼疼儿子,别逼我了。儿子前不久才出过丑,去年还因为程三的事闭门思过。若是这个时候去求父皇,他一定会对儿子更加恼怒的,到时候儿子的太子之位保不保得住都难料了。”

    “琛儿?”华贵妃喃喃喊着。

    太子跪在她面前,她明明居高临下,却有种坠入深渊的错觉。

    “琛儿。”华贵妃抬手,落在太子头顶,“你已经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太子,怎么会这么想?”

    太子苦笑:“母妃,父皇可不只我一个儿子,再过十几年五弟、六弟都是二三十岁的人了,难道就没有一争之力?不,父皇对我越发不满的话,说不定他们都不用争,我就要给他们腾位置了!母妃,您想想啊,就算儿子去求情,父皇把您打进冷宫,以后每当父皇看到儿子都会想起您做错的事……”

    华贵妃怔怔后退,喃喃问:“做错的事?”

    华贵妃几乎想大笑。

    她就算做错了多少事,可为的,都是跪在眼前的这个儿子啊。

    而他,却在求她去死!

    华贵妃只觉心寒、荒唐、可笑,忍无可忍之下,抬手打了太子一个耳光。

    清脆的响声在室内回荡,太子捂着脸站起来,看着华贵妃笑了:“母妃,您别这样,谁没有一死呢,可总要死的有价值不是?现在父皇虽然恼怒,可时日久了,父皇那个人容易心软,一看到儿子想起亲口赐死了您,说不准对儿子还多几分怜惜呢。”

    华贵妃圆睁着眼,像是头一次认识太子,指着他冷笑:“好,真好,我没想到熬心熬力二十多载,最后养出一个这样的好儿子来!”

    太子拨开华贵妃的手:“母妃,您别这样说,儿子也是为了大家都好。您想想外祖母,想想沐恩伯府吧。”

    说到这里,太子上前一步,凑在华贵妃耳边,声如蚊呐:“对吧,姑母。”

    华贵妃猛然后退,死死盯着太子良久,颓然道:“太子,你走吧。”

    太子跪了下来:“那儿子就告退了,母妃慢走。”

    随着太子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口,泪水模糊了华贵妃双眼,后悔、痛恨、不甘,种种情绪涌上心头。

    是啊,一切都为了沐恩伯府。

    那她呢?她算什么呢?

    太子步履沉重走出去,见到停留在台阶上的朱洪喜,脚步一顿。

    “太子看过贵妃娘娘了?”

    太子缓缓点头,眼圈发红:“本宫都知道了,还望朱公公能让贵妃走得体面些。”

    见太子远去了,朱洪喜对几个内侍使了个眼色,几人一起进去。

    推开房门,就见华贵妃悬于梁上摇晃着,一只金丝红缎软底绣鞋静悄悄落在纤尘不染的地毯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