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地动

第四百六十九章 地动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韩氏听了,嘴角忍不住往上翘。

    这都是她闺女的功劳,美白符、嫩肤符之类的轮番给她用过,哪有不年轻的道理。

    不过这些事就不能对外讲了,不然京城那些夫人们还不把她闺女生吞活剥了。

    太后见韩氏美滋滋的,不由好笑。

    这个韩明珠,还是那么简单,因为别人一句随意的称赞就欢喜起来。不过正是这种性子,才会在经受了多年冷落磋磨后依然保持乐观吧。

    许是深宫太寂寥沉重,太后对韩氏很有几分真切的喜欢,拉着她的手道:“明珠,你随我来。”

    韩氏跟着太后走进一间室内,见到冯皇后不由愣了。

    “真真?”韩氏快步走过去,抱住冯皇后就哭,“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嘤嘤嘤……”

    冯皇后眨眨眼,居然认出韩氏来,笑盈盈道:“明珠,你哭什么?你不是说能嫁给喜欢的那个人很欢喜吗,恨不得马上就成亲呢。”

    冯皇后说着,掩口笑起来。

    手帕交之间说的悄悄话被冯皇后当着太后的面说出来,令韩氏脸一红,慌忙看了太后一眼,忽然又意识到不对劲:“真真,你——”

    韩氏不由看向太后。

    太后叹道:“皇后的病一直没有好。只是皇上开恩,允许皇后跟着哀家住在慈宁宫了。”

    韩氏跟着叹了一口气:“当年明明那么好的。怎么就这样了呢?”

    已至中年,韩氏却越发茫然起来。

    如果说她与程修文的婚姻,是因为她强求来的。落得如此结局是咎由自取,那么皇后呢?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最终怎么也落得这般下场?

    不,比起她来,皇后的下场甚至更惨。

    韩氏不由想到长女程雅,暗道天家无情。幸亏微微如今亲事可以不必受人摆布,将来与这吃人的地方扯不上丝毫关系。

    看完冯皇后。韩氏随太后去了起居室。

    太后情绪依然低落:“明珠啊,你可还记得,当年你和真真情同姐妹,哀家还戏言。等将来你们有了子女就让他们结为夫妇呢。”

    “是啊。”韩氏干笑道。

    咳咳,若不是世事无常,真真的女儿嫁到她家来自是皆大欢喜,万一是真真的儿子娶她女儿,还是不必了,她不能再送女儿进火坑!

    太后长叹一声:“明珠,哀家真羡慕你。如今你有儿有女,皇后却——”

    韩氏忙劝道:“太后您别这样伤怀,皇后吉人天相。定会有后福的。”

    说到这里她自嘲一笑:“其实我也没什么让人羡慕的。两个女儿没了一个,嗣子如今亦自立门户了。”

    “呃,哀家想起来了。你那个嗣子,听说并不是程家血脉?”

    韩氏点头:“嗯,是从河边捡到的。澈儿仁孝,自从知道自己身世,就一直在寻找生身父母呢。”

    太后啧啧叹道:“这人海茫茫,寻亲哪是这么容易的事。”

    “可不是嘛。澈儿还说一日寻不到父母就不娶媳妇呢,太后您不知道。我一想起这个,就愁得慌。”

    可真是个孝顺孩子!

    太后美滋滋想着,口不对心地道:“这可不成,万一一直寻不着父母,岂不是耽误了终身大事?对了,那孩子身上就没个胎记什么的?要是有的话,以此为线索,哀家再让皇上帮帮忙,说不准就能快点寻到呢。”

    “胎记?我还真不知道。幸亏太后提醒了我,等澈儿回来,我问问他。”

    太后一滞,好一会儿才问道:“你当娘的不知道儿子身上有无胎记?”

    韩氏一脸无辜:“澈儿过继过来时已经*岁大了,我当然不知道啊。”

    太后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有气发不出来。

    合着白费口舌铺垫半天,韩明珠这个傻大姐,她就不该指望。

    送走了韩氏,太后立刻吩咐乔嬷嬷:“去请皇上过来一趟。”

    没过多时乔嬷嬷回来禀告:“太后,朱公公说皇上今日心情很不好,自从下朝一直关在书房里没出来。奴婢想着还是先回来跟您说一声,就没让朱公公通传。”

    太后心中一沉。

    昨晚皇上明明说好今日要吩咐下去,把程澈从边西战场调回来的,怎么下朝后就关在屋子里不见人了?

    糟了,莫非是得到消息,那孩子在战场上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太后再也坐不住了,起身道:“哀家去看看。”

    朱洪喜站在御书房门口,一见太后来了,忙行礼问安。

    太后面沉似水:“跟皇上说一声,哀家过来了。”

    朱洪喜进去通传,片刻后出来:“太后,皇上请您进去。”

    太后示意乔嬷嬷等在门口,抬脚走了进去。

    昌庆帝仰躺在长椅上,一言不发,见到太后才默默站了起来。

    “皇上这是怎么了?“太后吃了一惊,疾步走过去问道,“莫非是那孩子出了什么事?”

    “呃?”昌庆帝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您是说程澈?”

    “是呀,皇上不是说今日下旨把他调回来的嘛。”

    昌庆帝拍拍额头:“朕给忘了!”

    太后……

    昌庆帝却连懊恼的心情都顾不得,沉声道:“母后,长沽地动了。”

    太后大惊。

    时人对种种天象皆心存敬畏,地动、蝗灾等乃不吉之兆,一旦发生,往往手握重权的阁老等大臣要主动请辞,更为严重的,帝王还要下罪己诏以安抚民心。

    “什么时候发生的地动,可有伤亡情况统计?”

    昌庆帝摇头:“昨天夜里地动的,八百里加急把消息传到了京城,目前伤亡情况还未统计出来。”

    昌庆帝说完,母子二人罕有地沉默起来。

    良久后,太后劝道:“皇上莫要忧心,先安排好救灾人员和物资,其余稍后再说。”

    昌庆帝挑挑眉:“朕就是觉得,今年怎么这么多是非呢?”

    有这样疑惑的不只昌庆帝一人,长沽地动的消息传到京城没有两日,一则流言忽起。

    今年之所以战事不断,天灾*,是因为储君非皇室血脉,大梁有皇权旁落之危,上天这才屡屡示警。

    人心惶惶之际,流言总是有着更适合传播的土壤,太子很快得知此事,恼得一拳打在了雕龙柱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