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凶之兆

第四百七十一章 大凶之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翌日天晴。

    太子早早就穿戴妥当,精神抖擞出现在朝堂上,一改昨晚心神恍惚的模样。

    众大臣掩下惊诧,心思各异。

    程修文是最高兴的人之一。

    自从与韩氏和离,他就渐渐失了圣宠,处处不如意,要是太子再有个什么情况,那可真真是把所有的路都走绝了。

    “皇上驾到——”

    随着殿上太监一声喊,昌庆帝出现在众臣面前,朝议开始。

    “边北与边西的战事如何了?”昌庆帝先问。

    兵部尚书出列,奏道:“回禀陛下,边北战事平稳,韩将军生擒了北齐王幼子,来报询问是押解进京,还是接受北齐的条件,以五百匹战马换之。”

    “换马!”昌庆帝毫不犹豫地道,心想总算有点让人高兴的消息了,韩家军果然名不虚传。

    不过,一个王子只换五百匹马?北齐王忒小气!

    “告诉韩将军,让北齐以一千匹战马来换。”

    “是。”

    “边西情况如何?”昌庆帝不动声色地问,心中不由有些紧张。

    兵部尚书立刻换上一副沉重的表情:“陛下,边西战况危急!”

    “嗯?”

    “边西来报说,西姜突然冒出一员猛将,武功盖世,已经连杀我军三员大将,连魏将军都受了伤。其率领的贪狼军更是所向披靡,虽然人数不多,却能以一挡十,擅长奇袭,西征军前不久占领的百叶城已经被西姜军夺回去了。”

    “竟如此严重!”昌庆帝心一颤,急忙问道,“那程澈,呃,朕是说闫监军、程参议这些人如何了?”

    兵部尚书一脸古怪:“回陛下,闫监军等文臣坐镇后方,自是安全无虞。”

    昌庆帝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程澈那小子亦是文臣,没有性命之忧就好。

    昌庆帝才这么想着,兵部尚书紧跟着道:“不过战报上提及,程参议受了些轻伤。”

    昌庆帝脸色一变:“程参议不是坐镇后方吗,如何会受伤?”

    察觉到昌庆帝对程澈的关注,太子气得暗暗咬牙。

    父皇对那个程澈果然非同一般,竟比对他这个儿子还要欣赏了。

    吴越楼那个废物不知道在搞什么,密函送过去这么久,到现在人居然只是受了轻伤!

    “回禀陛下,战报上说西姜猛将接连斩杀我军三员大将,气焰嚣张,是程参议出马才把敌方击退的,他是在打斗时受了轻伤。魏将军和闫监军联名替程参议请功呢。”

    “请什么功!”昌庆帝眼一瞪,怒气冲冲,“一个小参议不好好跟着上司出谋划策,跑去打仗,简直是不务正业!李尚书,传朕旨意,把程参议给朕调回京城,朕要好好问问他!”

    李尚书张了张嘴,下意识去看其他人的反应。

    莫非是他听错了,这有功之臣还成了不务正业了?

    见其他人同样面色古怪,李尚书这才确信没有听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大清早的,他们皇上一定忘了吃药吧?

    “李尚书?”昌庆帝板着脸喊了一声。

    “臣在。”

    “朕刚说的,你没有听清?”

    “臣听清了。但如今边西军中唯有程参议可与西姜猛将一站。臣担忧若是把程参议调回京城,西征军损失会更大。”李尚书一脸为难地道。

    “朕不管这些。朕只知道,各司其职、各归其位才是正道,赶紧把程参议调回来!”昌庆帝一脸任性。

    那有可能是他的嫡皇子,他再爱民如子,能有亲儿子重要?

    李尚书几乎要忍不住翻白眼了。

    他们皇上就算不是那种千古明君,可平时都还正常啊,现在一副昏君附体的模样是怎么回事?

    “咳咳。”察觉有些不妥,昌庆帝咳嗽两声,解释道,“程参议是文状元,未来的国之栋梁,万一折损在战场上,那是大梁的损失。满朝这么多武将,难道要一位状元郎去冲锋陷阵?你们不觉得羞愧吗?”

    这个魏无行,平时威风八面,原来也不过如此,还要让他儿子上阵杀敌。

    昌庆帝越想越气,脸色沉得难看。

    上朝的武官再也站不住,皆跪下来请罪。

    李尚书赶忙应了下来。

    昌庆帝气顺了些,又问:“直沽地动,众臣以为该如何善后?”

    这个议题已经讨论了数次,此番再次提起,众臣自是抛出各自见解。

    昌庆帝瞥了太子一眼:“太子有什么想法?”

    太子出列,朗声道:“父皇,儿臣以为,直沽地动必有大量伤亡,而此时正逢盛夏,要尽快准备大量防疫药材运往直沽,安顿灾民、防止瘟疫蔓延是当务之急。”

    “嗯。”昌庆帝听太子说得有模有样,点了点头,“还有么?”

    太子沉吟了一下,道:“自古地动被视为不吉之兆,且直沽临近京城,更易引起人心惶惶。儿臣认为该采取祭天等措施,安抚民心。”

    昌庆帝不料太子还能想到这里,赞许地点点头:“太子说的有道理,众爱卿以为如何?”

    众臣纷纷称是。

    “陈监正,尽快选定良辰吉时,祭天祈福。”昌庆帝说完看向太子,“太子,此次祭天,就由你负责吧。”

    太子大喜,单膝下跪道:“儿臣领旨。”

    父皇让他祭天祈福,无疑是在向全天下人宣告,他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那些流言不过是无稽之谈罢了。

    思及此处,太子难掩激动,拢在衣袖中的手忍不住轻颤。

    众臣纷纷领会到昌庆帝的用意,再看向太子就比先前更多了几分恭敬,下朝时围过来问好的臣子明显多起来。

    太子一改先前的倨傲,与大臣们寒暄客套,谦逊中带了矜持,瞧着比以往还多了些储君风范。

    许多人心道,看来那些流言是动摇不了太子的储君地位了。

    众臣各怀心思往外走,才走到殿外,忽觉眼前一黑,不由同时抬头望天。

    就见那轮光芒四射的金乌此时变成隐隐发红的圆盘,忽地就少了一块。

    众臣一时反应不过来,怔怔而立。

    钦天监陈监正大惊失色,狼狈倒地,痛哭流涕喊道:“天狗食日,天狗食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