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罪己诏

第四百七十二章 罪己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随着陈监正喊完,那轮暗红圆盘已经完全被黑暗吞噬,天地四野瞬间漆黑一片。樂文小说|

    这漆黑,和夜晚不一样,而是一团黑得彻底的墨,浓得化不开,让人看不到一丝光明,心生末日降临之感。

    这些还未来得及散朝的大臣们平日冷静淡然者有之,心思深沉者有之,可此刻无不惊慌失措,或如陈监正那般痛哭流涕,或踉跄奔走大喊大叫,殿里殿外乱成一片。

    更有一些人大喊:“护驾,护驾,保护皇上!”

    不知多少人在奔跑中摔倒、踩踏,黑暗降临的这一刻,百官上朝的大殿几乎成了人间炼狱的噩梦所在。

    在无人看到的地方,太子紧紧抱着红漆立柱,牙关打颤,脸色乌青,甚至有人慌乱间踩到了他的脚,都不敢吭上一声。

    天狗食日啊,这可是亡国之兆!

    原本他只是太子,发生这种大凶之兆,天子与重臣首当其冲要负起责任来,可偏偏京城有关于他的流言四起,父皇才刚刚定下了由他祭天祈福。

    苍天啊,你真要绝我生路吗?

    太子仰望上空,黑洞洞什么都看不到,心中的郁闷翻腾如倒海,恨不得放声嘶吼。

    可他所有的不不甘和愤懑只能隐忍在黑暗里,贴着冰凉的立柱冷静下来,心中忽地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真是因为当年母妃偷梁换柱,他这个太子是个西贝货,上天才接二连三示警?

    不,不!

    太子疯狂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挥去。

    他不能这么想,如果连他都认为是这样,那别人呢?父皇呢?

    真该死!

    太子一拳打在立柱上,钻心的疼抵不过心中的恼恨。

    不知过了多久,对经历着天狗食日的人来说,或许有一辈子那么长,天总算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天亮了,天亮了!”大臣们纷纷跪地痛哭,随着光明重现人间,他们的狼狈和大殿内外的狼藉尽显人前。

    众臣面面相觑,随后默默站了起来,不约而同,重新走进大殿。

    昌庆帝面色凝重,安安静静坐在金銮殿上。

    “参见陛下。”众臣满心惶惶,齐齐拜倒。

    昌庆帝的声音同样沉重:“都平身吧。”

    众臣站起来,有好长的时间,大殿里鸦雀无声,仿佛没有一个人。

    章首辅终于站了出来,看起来像是一下子老了数岁,沉声道:“陛下,近来灾祸频出,地动、日食接踵而至,盖灾异者,天地之戒也。臣身为百官之首,上不能辅佐明主,下不能表率百官,实乃臣之罪过。臣自请辞官,承担天罚。”

    章首辅说完,伏地而泣。

    他三十岁中进士步入官场,兢兢业业数十年,不说功高劳苦,至少没有什么大的过错。

    奈何天狗食日数十年难见,在他担任内阁首辅期间发生这样的大凶之兆,他若不替皇上担下“天地之戒”的罪责,总不能让皇上自己承担吧?

    这就是命,让他背着这样的名声黯然辞官。

    昌庆帝坐得笔直,居高临下看着伏地而泣的章首辅,乃至文武百官的神情,久久不语。

    又有数位重臣站了出来,自请辞官。

    良久,昌庆帝一声长叹,缓缓道:“诸位爱卿平身吧。余一人有罪,无及万夫……”

    “陛下!”众臣大惊。

    昌庆帝并不理会,接着道:“朕德不类,不能上全三光之明,下遂群生之和,变异频仍……天道不远,谴告匪虚,万姓有过,在予一人。今朕痛自刻责,避正殿,减常膳,素服斋戒,祭拜天地……”

    昌庆帝罪己诏一出,百官立刻下跪,齐声道:“陛下,不可啊,是臣等无能!”

    昌庆帝一脸疲惫站了起来:“众爱卿不必再多言,朕意已定。诏令钦天监拟定祭天吉日,太常寺准备祭天诸事,朕与……”

    昌庆帝看了太子一眼:“朕与太子将一同祭天,此后尔当协朕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查冤狱,以平天怒。”

    “臣等遵旨,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臣终于散去,临去前皆不由自主看了太子一眼,太子如芒在背,等人去殿空,对犹坐在金銮殿上的昌庆帝跪了下去:“父皇,儿臣——”

    昌庆帝摆摆手:“太子,你起来吧。不必多言,回去准备祭天事宜。”

    “是。”太子闭了闭眼,默默告退。

    昌庆帝这才站了起来,抬脚向慈宁宫走去。

    天狗食日,慈宁宫的内侍、宫婢们同样惶恐不安,见到昌庆帝齐齐拜倒。

    太后闻声而出,与昌庆帝对视。

    昌庆帝先开口道:“母后没有受惊吧?”

    太后摇摇头,请昌庆帝进去坐,语气唏嘘:“天狗食日,哀家曾经历过。”

    “母后?”

    太后笑了笑:“当时皇上还小,恐怕不记得了。那次天狗食日,群臣请清君侧,陈妃就是那个时候被先帝下令赐死的。”

    说到陈妃,昌庆帝没有任何印象,却对这个名字如雷贯耳。

    陈妃当年宠冠后宫,甚至公然处置有孕的嫔妃,先帝对此却视若不见,其父兄更是横行无忌,致使百姓怨声载道,官员义愤难平。

    后来陈妃一死,陈氏家族被拔根而除,前朝后庭这才安定。

    “皇上,近来异象频出,天狗食日更是自古以来被视为君臣失德的象征,不知你有何打算?”

    提起这个,昌庆帝就满心烦闷:“朕已经下了罪己诏,诏令钦天监选定良辰吉日与太子一同祭天。”

    “太子?”太后目光闪了闪。

    昌庆帝不由问道:“母后莫非也听到了那些流言?”

    太后缓缓点头。

    “正是因此,朕才让太子随朕一同祭天。朕不能让一国储君因为谣言被废,不然此例一开,后患无穷。”

    太后沉默良久,叹道:“皇上这样想固然不错,可皇上是否想过,那万一不是谣言呢?”

    昌庆帝豁然而起,失声道:“母后莫非知道什么?”

    “不,哀家知道的并不比皇上多。只是空穴来风必有因,谣言还是真相,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就需要皇上好好辨别了。”

    见昌庆帝沉默,太后淡淡道:“哀家只是觉得,华氏既然能作出谋害嫡皇子的事来,偷龙转凤的事未必做不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