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七十四章 废太子

第四百七十四章 废太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鱼目混珠,太子无德,请天子改立太子!”百姓的呼唤声犹如海浪,一层高过一层。

    汹涌的民意让御林军们无法再维持秩序,他们同样被祭天旗迎风自燃的异象给惊呆了。

    而太子在最初险些被祭天柱砸到的心有余悸过后,脑袋已是一片空白,脑海里不停闪着一句话:完了,他这个太子是彻底当到头了!

    万民瞩目之下,昌庆帝还算沉得住气,喝令御林军迅速扑火,而后在亲卫护送下匆匆离去。

    回宫后,昌庆帝迅疾传召内阁学士并数位朝廷重臣,御书房的大门紧闭,一直到掌灯时分才缓缓打开。

    沉重的开门声带来了一则对某些人沉痛万分而对大多数人欢呼雀跃的消息:废斥太子琛,改封幽王。

    废太子本是大事,但凡太子不是太过不堪,自会有臣子替之求情进言,以免动摇国之根本。

    可这道旨意一出,朝中百官竟无人敢发一言。

    先是雪灾后是战事,紧跟着又是地动与天狗食日,祭天之时祭天旗自燃,堂堂太子险些被砸死,这都不能说明太子气数已尽,还能说明什么?

    替太子求情?别开玩笑了,没见那些百姓是怎么喊的吗?太子要是一直坐在这个位子上,那才是真的动摇国之根本!

    一时之间四方缄默,废太子一事竟有种众望所归的感觉。

    旨意传到原太子现今的幽王耳中,接旨时,他表现得竟颇为平静,面无表情问道:“本宫……本王什么时候搬离东宫?”

    传旨太监道:“陛下已命内务府与工部尽快修建幽王府,等王府修葺完毕,王爷就可以入住了。”

    说是修建幽王府,其实西大街上有现成的宅子,正挨着平王府,只需要稍微修整就可以住人了。

    “本王知道了。”幽王接过圣旨,等传旨太监离开后,抱着圣旨一步一步走进内室,这才大哭起来。

    哭过之后,又是大笑。

    “早知如此,早知如此……”

    母妃,早知如此,你何必把我弄进宫里来,当了近二十年的太子,一朝之间被打回原形。

    而他若早知如此,又何必逼死母妃……

    幽王双手掩面,痛哭流涕。

    昌庆帝心里同样不舒坦。

    地动日食,那是天意难测,要说祭天旗起火仍是天意,就是把他当傻子了。

    这是有人想把太子拉下马而落井下石呢!

    无论太子身世有无疑点,一国之君被人牵着鼻子走还不知道那人是谁的感觉都不好受。

    这个时候的昌庆帝,从没往自己另一个宝贝儿子平王身上想过。

    毕竟一个与帝王之位无缘的跛脚王爷没有任何理由与太子过不去。

    于是昌庆帝言辞狠厉,命锦鳞卫彻查此事。

    平王终于等到了太子被废的消息,听闻幽王府就在他王府旁边,从此以后要和被废的太子做邻居,又是高兴又是不爽。

    这样纠结了没几日,他就被昌庆帝叫进宫里大骂一通。

    “容臻,朕没想到祭天旗自燃是你动的手脚,你好大的胆子!”

    “父皇,儿臣——”

    没等平王哭诉完,昌庆帝就眼一瞪,威胁道:“你敢喊冤枉,朕就踹死你!”

    平王一想到昌庆帝踹小杌子时的劲头,赶忙咽下后面的话,心念一转道:“父皇,儿臣不是有意与二弟过不去,是觉得二弟既然有可能不是皇室血脉,怎么能……怎么能当储君呢?儿臣也是为了大梁江山着想啊,这才——”

    昌庆帝气得吹胡子瞪眼,劈手打了平王一掌:“别人信那些流言也就罢了,你堂堂一个王爷居然也会信那些风言风语?糊涂蛋!”

    平王一脸羞愧,心中却在冷笑。

    父皇若是半点不信那些流言蜚语,会如此干脆利落的废了太子?要知道,容琛可是当了十几年的太子了!

    平王猜得不错,在昌庆帝内心深处,祭天的事情一出,隐隐生出了顺着台阶下来的念头。

    全天下人都在议论太子不是他儿子,说不膈应是骗人的。

    也因此,昌庆帝对平王的恼怒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重,劈头盖脸训斥一顿,命他回府闭门思过,并罚俸一年,事情就算揭过了。

    平王回了府,却有些发愁。

    他现在以听信谣言为借口把父皇糊弄过去了,可等他把腿好的事情抖出去,父皇就该猜疑这些流言是他传出去的了。

    父皇现在对他处罚不重,实则还是怜他是跛脚之人,可到那时就没有这么简单了,一旦失了帝心,他就与皇位彻底无缘。

    罢了,看来这跛脚还得继续装下去,以后寻机会再看,反正短时间内父皇是不会立太子的。

    平王老老实实闭门思过,幽王悄无声息搬进了隔壁王府,京城种种风波似乎平静不少,边西那边,战事却风云突变。

    厮杀声震天,旌旗烈烈,程澈手持一杆银枪,刺入敌人心口。

    银枪拔出,一串血花随之喷出,飞溅到他早已血迹斑斑的白袍上。

    “程将军,援军还没有到!”一个小将奔过来,大声道。

    因为发现程澈武艺出众,魏无行临时任命了他先锋一职,对这些整日厮杀的将士们来说,“将军”自是比“参议”叫得顺口。

    程澈紧抿薄唇,用长枪挑飞欲要趁机袭击小将的敌人,冷声道:“再探!”

    这白扇河是双方必争之地,一旦失去,大梁军将会陷入缺粮断水的境地,必须死守到底。

    当初定好的计策,是他率兵守护白扇河,引诱近来令大梁军闻风丧胆的西姜猛将耶律洪前来攻打,魏将军则领兵绕到敌人后方,突袭敌方阵地,事成后再折返白扇河,与他来个两面夹击,把这股西姜军消灭于此。

    约定的时间早已过去,援军却迟迟不见踪影,而当初为了诱敌,留在白扇河的兵士本就不多。

    “程将军,守不住了啊!”副将大喊,“属下护卫您先走吧。”

    程澈头也不回,冷冷道:“我与魏将军立下军令状,誓与白扇河共存亡,岂有先退的道理?这种话不必再说!”

    他话音才落,不知何处飞来一支冷箭,直直没入肩头。

    “程将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