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两份急报

第四百七十七章 两份急报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程微步履沉重回到屋里,伏案痛哭。し

    师父说二哥会转危为安,现在,就是二哥的危机了吗?

    世间万物,瞬息而变,师父毕竟不是神人,万一算错了呢?

    程微难以入睡,烙饼似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歇在外头的欢颜实在忍不住,披上衣裳走进去:“姑娘,您到底怎么啦?”

    程微堆被而起,抱膝不语。

    欢颜走至床边坐下来:“姑娘,您有什么心事,跟婢子说说呗,说出来或许就好受了。”

    程微摇摇头:“没有什么可说的。我不得不作出一个选择,可这个选择,时时刻刻让我心如刀割。”

    “那您就别这样选择呀。”

    程微苦笑:“若是那样,二哥不会原谅我,我亦无颜做人。”

    她实实在在享受到了国师弟子带来的荣耀与好处,又怎么能在需要肩负起国师弟子的担子时,重新做回那个平凡的少女呢?

    欢颜眨眨眼,显然不懂主子在说什么。

    程微看着欢颜:“欢颜,师父命我明日前往长沽。”

    欢颜“啊”了一声,跺脚道:“姑娘,您怎么不早说呀,婢子还什么都没收拾呢。”

    “不必收拾什么,顶多带两身换洗衣服就是了,北冥师兄会与我同去。欢颜,明日你便下山,回国公府去吧。”

    欢颜蓦地睁大了眼:“姑娘,您不要婢子跟您去啦?那谁伺候您呀?”

    “我不需人伺候。欢颜,你且记着,回到国公府后事事留心,一旦有二公子的消息,就求母亲安排两个护卫,护送你去长沽找我。”

    “二公子?”欢颜若有所悟,“婢子知道了,姑娘放心就是。”

    程微勉强挤出一抹笑意:“那你下去歇着吧,我也准备睡了。”

    欢颜退下,程微侧躺在榻上,盯着窗外群星出神。

    观星之术委实神奇,这天上,哪一颗星星是二哥,哪一颗又是她呢?

    数日后。

    昌庆帝是被半夜急报惊醒的。

    两份急报,前脚后脚被送进乾清宫内,昌庆帝拿起那份标有加急记号的战报,匆匆打开,猛然站了起来,露出狂喜的神色。

    “……西姜猛将耶律洪真实身份乃西姜储君耶律明拓,白扇河一战,亡于白扇河旁树林内。据暗探回报,西姜国君因此一病不起,数位皇子陷入皇/储之争……”昌庆帝兴奋念着,读到最后怔住。

    “程澈程参议骁勇善战,机智无双,率三百军士力战敌方千人,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用计与耶律明拓同归于尽。白扇河一战,西姜痛失储君,士气大跌,我军乘势出击,大胜。此功尽归程参议一人矣……”

    昌庆帝手一松,战报飘飘荡荡往下落去,被守在一旁的朱洪喜手疾眼快抓住。

    昌庆帝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

    递急报进来的中书舍人暗自疑惑。

    西姜失了储君陷入内斗,看来边西战事不久将以大梁军的胜利而结束,怎么皇上跟丢了魂似的呢?

    难道是高兴坏了?

    他不由看向朱洪喜。

    朱洪喜同样一脸沉重。

    身为昌庆帝的心腹,他当然知道,远在边西的那位程参议,很可能就是皇上的嫡皇子。

    如果程澈真的是嫡皇子,那可就令人唏嘘了。

    西姜痛失储君,大梁同样没占便宜!

    完了,完了,难怪皇上伤心呢,他把自己的嫡皇子给作死了!

    朱洪喜瞄了战报一眼,眼睛一亮:“陛下,您看!”

    他把战报递过去,指着一处道:“您瞧这里!”

    “……我方军士发现程参议与耶律明拓二人之时,程参议一息尚存,奈何伤在肺腑,回天乏术……”

    “陛下,程参议没死!”

    昌庆帝瞥了一眼“回天乏术”,恨不得把朱洪喜踢飞。

    伤在肺腑,回天乏术。

    没断气和没死能一样嘛!

    中书舍人一头雾水,硬着头皮提醒道:“陛下,还有一份急报,是有关长沽疫情的——”

    昌庆帝回神,拿起了另一份急报,这一看,整个人更不好了。

    长沽爆发瘟疫,死者已达数千人。

    “那么多赈灾银款,那么多药材,竟还是爆发了瘟疫!”昌庆帝头疼欲裂,吩咐道,“朱洪喜,你去玄清观守着,明早请国师上朝!”

    翌日,朝堂上大臣们喜忧参半。

    喜的是西姜内乱,边西战事不日应能平息,忧的则是长沽疫情。

    “国师,史料记载,七十年前静阳爆发瘟疫,就是你施以神术,解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此次长沽疫情,朕想托付国师前往,不知国师何意?”

    靑翎真人立于百官前列,平静道:“陛下有所不知,七十年前静阳爆发瘟疫,实是静阳有此一劫。贫道逆天而行,虽救得静阳上万百姓性命,却遭受天罚,从此困于京都,不得离开半步。”

    “竟有此事!”昌庆帝动容,想到长沽疫情,不由黯然,“自古面对瘟疫,寻常医者从来束手无策。此次长沽有难,没有国师相助,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陛下不必忧虑,数日前,贫道已派北冥、玄微二位弟子前往长沽。”

    昌庆帝面露喜色:“呃,这么说,北冥真人已经继承了国师神术,可以解决长沽疫情?”

    文武百官沉重的心情同样为之一松。

    是了,他们怎么忘了,北冥真人是国师座下首席弟子,将来国师的不二人选,定然早已继承国师衣钵。

    靑翎真人丝毫不理会众人心中如何想,一脸平静解释道:“学成贫道驱疫之术的,并不是北冥,而是小弟子玄微。”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甚至忘了这是在朝堂之上,就与左右低声议论起来。

    昌庆帝更是忍不住问道:“朕记得玄微道长拜在国师门下不过一年余,竟能学会如此神术?”

    靑翎真人淡淡笑道:“道术奥妙万千,难以用常理揣之。驱疫之术乃我玄门八道奇符之一,只讲机缘悟性,无关学习长短。”

    靑翎真人一番话,让昌庆帝与满朝文武对程微彻底改观。

    原以为是那小姑娘运道惊人才有幸拜在国师门下,却原来是国师独具慧眼,早早看出其天赋绝伦。

    不少人悄悄瞄了程修文一眼。

    这样的女儿却被亲爹推出门去,这人一定是睁眼瞎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