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男配 > 第四百八十八章 父子相见

第四百八十八章 父子相见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我的竹马是男配最新章节!

    一见程澈走出来,昌庆帝下意识站了起来,满脸激动。

    程澈垂眸见礼:“微臣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朕听国师说,你才醒来,还使不上力气。朱洪喜,给程……程参议搬把椅子。”

    落座后,昌庆帝越看程澈越欢喜。

    瞧瞧,这才是他儿子,这么虚弱小腰板还能挺得笔直,像他年轻的时候。

    “程澈啊,国师有没有和你说?”

    程澈看着昌庆帝。

    昌庆帝忽地有些不好意思:“就是国师这次救你,需要生身父母的精血为引。”

    程澈闻弦歌而知雅意,露出惊讶神色:“皇上的意思是……微臣的生身父母找到了?不知他们现在何处?”

    “莫急,莫急,看你高兴的——”昌庆帝瞥见程澈冷然的神色,一下子顿住。

    好一会儿,老皇帝问:“程澈,朕看你不大高兴?”

    程澈淡淡道:“不敢欺瞒皇上,微臣此刻心情颇为复杂。微臣一直在寻找生身父母,是不想当无根之人。可只要一想到他们当年那般舍弃我,何谈高兴?”

    说到这里,他深深看昌庆帝一眼:“或许,微臣如今若是目不识丁,成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夫,或者走街串巷的小贩,当年弃我之人根本不想认回我也说不定。”

    昌庆帝老脸一红,辩解道:“话不能这么说,虎毒尚且不食子,为人父母的,若没有特殊原因,怎么会舍弃自己的孩子?”

    程澈淡淡一笑:“陛下不了解民间内宅之事。对母亲来说,儿子自然是他的全部,甚至是立足后宅的根本,可对父亲来说,就不是如此了。比如那妻妾众多的,偏宠妾室,无视发妻、嫡子的大有人在,有那生性凉薄的,任由妾室害了发妻嫡子亦视而不见呢。”

    他停了一下,再看昌庆帝一眼,嘴角含笑:“人说,生养在母,教养在父。微臣虽不敢说出类拔萃,却粗通文武,尚可称一句成才,只要一想到那养而不教害微臣被弃河里的父亲现在平白捡一个儿子,心里颇不是滋味。”

    昌庆帝老脸红得更厉害,后面的话一下子被堵在了喉咙里。

    程澈这才抬眸,问昌庆帝:“陛下,不知我那生身父母现在何处?”

    “这个……”昌庆帝脸皮发热。

    他要是现在说一句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会不会太丢脸啊?

    情急之下,昌庆帝瞥了朱洪喜一眼。

    朱洪喜死死低着头,佯作不见。

    这情景,啧啧,他都替皇上脸红!

    昌庆帝恨得咬牙。

    这老太监是越来越不机灵了!

    “陛下?”

    昌庆帝忙回神,勉强挤出个笑容:“程澈啊,你才醒,不能久坐,还是赶紧回屋躺着吧。朕还有一些折子没有处理,就先回宫了。”

    认亲的事,他还是拜托太后好了。

    冷眼看着昌庆帝落荒而逃,程澈嘴角笑意收起,再无一丝温度。

    小厮站在门外问:“程大人,要不要扶您回屋?”

    “劳烦了。”

    回到室内躺下,望着帐顶银钩,程澈轻轻叹了口气。

    事情真是麻烦了。

    他曾想过生父非富即贵,却没想到,是皇宫里那位!

    身份转换,他不畏惧,只怕微微将来不能适应天家生活。

    程澈转了个身,头一次觉得事情有些脱离了控制。

    所谓一力降十会,当面对绝对的皇权时,他除了暗讽几句拖延一时,却终究要面对认亲的局面。

    “来人——”程澈喊了一声。

    “程大人有何吩咐?”

    “你去卫国公府上打探一下,程三姑娘是不是有什么事。另外,去国公府西边的麻雀巷第三户人家,跟那家人说,叫八斤来伺候我。”

    “嗳。”小厮领命而去。

    程澈疲惫闭上了眼睛,想想为了寻找生身父母开的十数家六出花斋,还有寻到生身父母后一旦发现他们不靠谱而作的那些打算,只觉天意难料,戏耍的往往是这些苦苦挣扎之人。

    卫国公府一大早就被丫鬟的惊叫声打破了宁静。

    “好端端的,怎么会叫不醒呢?”段老夫人在蘅芜苑急得打转。

    请来的太医解释道:“从脉息来看,玄微道长没有什么异常,应是疲劳过度所致。”

    送走了太医,段老夫人心疼得直掉眼泪:“也不知在长沽累成了什么样。”

    卫国公夫人陶氏压下心中不快安慰道:“老夫人莫急,太医不是说了,微儿没有大碍,只要让她睡足了自会醒了。”

    段老夫人又是一叹:“微儿立了大功回来,以后世人恐怕只知她是玄微道长,而不知她是国公府的表姑娘了。这样下去,以后她可怎么嫁人。”

    一提起这个,陶氏更是心烦。

    当年止儿若是与微儿成了,也不至于娶那么一个恬不知耻的丧门星进门!

    这时良辰走过来:“老夫人,宫里公公来了,说请表姑娘入宫赴宴。”

    段老夫人摇摇头:“这个时候微儿哪里还能去赴宴。罢了,我去跟公公说一声,你们也都散了吧,莫扰了微儿休息。”

    程澈那边得到了程微沉睡不醒的消息,再也躺不住,吩咐八斤道:“去雇一辆平稳的马车,送我去国公府。”

    八斤一脸为难:“公子,这不行啊,您还没恢复呢。”

    程澈淡淡瞥过来一眼,八斤立刻老老实实应了一声是。

    太医们得到消息,一窝蜂涌进来,堵着门口不让程澈主仆出门。

    “程大人,您可不能为难我们啊,被皇上知道您离开太医署,咱们的脑袋可就要搬家了。”赵院使扯着程澈衣袖痛哭流涕。

    “赵院使,我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回一趟卫国公府,很快就回来。”程澈耐着性子道。

    赵院使一副我听不见的样子,喊道:“你,你,你,你们几个留下照顾好程大人。对了,病人都爱说胡话,可不能由着他来。”

    说完,老太医抬脚遁了。

    程澈张了张嘴,这才发觉对上赵院使这种滚刀肉竟只能干瞪眼。

    昌庆帝回宫后,同样急得干瞪眼。

    “母后,您是说,等程澈身体彻底好了,再和他说这些事?”

    “不然呢?病人最忌情绪大起大落,皇上还是稍安勿躁吧。”太后慢条斯理劝道。

    哼,让皇后受了这么多年的罪,也该让他急一急了。(未完待续。)